|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重生八零之軍妻撩人 >第162章 楚花心(五更)

第162章 楚花心(五更) (1/2)

小說名稱《重生八零之軍妻撩人》 作者:北風棠  更新時間:2018-03-03 14:57  字數:2359

「宇冰塊,你不是說你對女人沒有興趣嗎?」楚泓翹著二郎腿,看著對面的莫司宇打趣著。

天知道他收到消息的時候,還以為報信的人出錯了呢。

莫司宇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天在部隊里,他一年能見到莫司宇一面就不錯了。

自他認識莫司宇之後,就從沒見莫司宇對哪個女人另眼相待過。

他勸過,也說過,甚至是將漂亮的女孩送到他的床上,哪怕對方脫光光了,莫司宇也依舊是無動於衷。

有時候楚泓甚至懷疑,他是不是不喜歡女人?

莫司宇反唇相譏道:「我可不像某些人,恨不得對全天下所有的女人都有興趣。」

楚泓那雙桃花眼揚了起來,與莫司宇相反,他的相貌是極其張揚的。

「宇冰塊,不是我說你,你這萬年冰塊,若是這麼繼續下去的話,小姑娘可會跑的。」楚泓打趣的說著,看了一眼門外的方向,他斂色,問:「你是認真的?」

他們相識幾年,他從來沒見過他帶任何人過來,更別說是帶女人過來了。

有時候他甚至在想,莫司宇是不是根本就沒有朋友。

「我會娶她。」莫司宇簡短的話語,卻將他的勢在必得透露了出來。

「嘖嘖嘖,沒想到,你喜歡的是這樣的……」楚泓摸了摸下巴,先著沒瞧著正臉,只覺得很仙很純,年紀略小。

「某些人的眼光確實比較獨特,只喜歡胸大無腦的花瓶。」莫司宇清冷的聲音響起。

楚泓正要回擊,一陣輕盈的腳步聲響起,楚泓瞪了他一眼,轉而看來門口了。

唐悅穿著一身白色的裙子,烏黑的高高的綁著一個馬尾,隨著她走進屋,一種青春洋溢的感覺撲面而來。

她落落大方的走進來,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她主動走到莫司宇身旁椅子上坐了下來。

「她是唐悅,我的未婚妻,這是楚泓,我的結拜兄弟。」莫司宇介紹完,又提醒道:「你身邊若是有朋友,可千萬別被他那張好看的臉給騙了,他可是一個花心大蘿卜,只喜歡那些身材妖嬈的美女。」

「莫司宇,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我仇人呢。」楚泓瞪了他一眼,那雙勾人的桃花眼微向上揚著,嘴角掛著大灰狼哄小白兔的笑容道:「鄭重的介紹一下,我姓楚,單名一個泓字,一泓碧波的泓,很高興認識你。」

楚泓的手剛伸出來,就被莫司宇一巴掌拍了過去。

「小氣。」楚泓收回手,嘴上雖然這般說著,但根本沒介意莫司宇的動作,他問:「唐姑娘,你是怎麼被這廝騙到手的?他那冰塊臉,你就不覺得冷的慌?」

唐悅:……

從進門之後,她就沒機會開口。

她什麼時候成為莫司宇的未婚妻了?

還有眼前這個楚泓,那痞痞的笑容,怎麼都像是一個花花公子啊,那一雙四處放電的桃花眼,似乎在隨時隨地捕捉著獵物。

不過,他和莫司宇兩個人雖然一直在互損著對方,但,兩個人的感情,應該是很好的。

「該不是人家小姑娘還沒同意吧?」楚泓瞪了莫司宇一眼,對唐悅可是好奇極了,他繼續問:「你多大了?看著沒滿十八歲吧?」

「楚花心,你這是查戶口呢?」莫司宇冷睨了他一眼。

楚泓摸了摸鼻子,沒好氣的說道:「先了解了解,若是等你去了部隊,你不是也希望我照顧照顧?」

莫司宇倒是也沒反駁,他在軍隊里,經常要出任務,對於家裡並不能時時照顧著,若是小悅出了什麼事情,他不清楚,更加鞭長莫及,所以,才會想著臨走的時候,帶她來見楚泓。

楚泓雖然花心,但卻十分的有原則。

「小悅在望江一中,開學上高二。」莫司宇怕唐悅不自在,主動開口。

楚泓瞭然的點頭道:「我就說呢,看著不像滿了十八歲。」楚泓一臉同情的看向莫司宇,之前沒有女人也就算了,現在有了女人,只怕,這麼小的年紀,他也下不了嘴吧。

唐悅坐在原地,想要開口解釋,但,又覺得不妥當。

「小悅,若是以後,有什麼事情解決不了的,儘管找他。」莫司宇睨了他一眼,似乎在說,我願意等,又如何?

楚泓拍著胸.脯,十分騷包的保證道:「小悅,你放心,整個望江縣,還沒有我楚泓解決不了的事。」

楚泓斂容說著,這是給唐悅的承諾,也是給莫司宇的承諾。

「莫司宇,我什麼時候成你未婚妻了?」剛出了一品居,唐悅就忍不住開口。

先前在包廂里,她不好駁了莫司宇的面子。

「你是我未來的妻子,難道不是未婚妻?」莫司宇反問。

唐悅:……

「那個楚泓家裡,是做什麼的?」唐悅好奇的詢問著,剛剛楚泓那不可一世的樣子,就像他是望江縣的土皇帝,沒有他擺不平的事一般。

「你只要記得,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有什麼事情,找楚泓就可以。」莫司宇霸道的說道:「我在你身邊的時候,你直接找我。」

唐悅在心底嘀咕著,她就是良民一個,能有什麼事情?

「對了,剛剛的飯錢,是多少?」唐悅剛剛離開的時候,可沒瞧見莫司宇買單。

莫司宇的眸色,頓時就沉了下來,他的腳步停了下來。

唐悅一個不查,整個人差一點撞了上去。

「你怎麼突然就停了?」唐悅揉著被撞疼的腦袋,嘀咕著他的背難道是鐵打的不成,太硬了。

「小悅,錢我已經付過了。」莫司宇目光幽幽的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