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四百七十八節:爺傲奈我何

第四百七十八節:爺傲奈我何 (1/3)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8-06-12 09:55  字數:4585

諾曼彷彿是瞎了一般,完全看不到周圍那些人看著他猶如在看瘋子的眼神。

他似乎覺得自己這個用紋身來偽裝成野蠻人的方法很具有天才性,甚至想要進一步推廣,於是就向站在他身旁的雅各看去。

諾曼的目光從雅各的頭往下移動到胸部,再從胸部繼續往下移動到下體,上下來回仔細打量,像是在市場上挑選新鮮的牛肉一樣,看得雅各心底不由有些發毛,產生了一種不詳的預感,而接下來諾曼的話語也證實了雅各心中那種不詳的預感。

「雅各騎士,」

諾曼在打量了雅各一番後,突然開口了,「你的身材非常高大,如果由你來偽裝的話,那可能比馬休他們更能讓人信服。」

雅各雖然脾氣很溫和,但是能成為一名青銅騎士,他的體形還是非常健碩的,不過他對於諾曼的這個提議可是沒有半點興趣。

你還知道體形的問題嗎?!

雅各心中已經咆哮了起來,不過面上卻還算是克制的住。

他深吸了兩口氣之後,勉強地笑了一下,回絕了諾曼的這個提議。

「謝謝,不用了。」

「哦,那真是可惜。」

諾曼表達了一下自己的遺憾,臉上表情很是惋惜,之後就繼續坐了下來,開始給面前的馬休繼續紋起身來。

至於雅各,站在諾曼身邊的他不斷地呼氣,吸氣,呼氣,吸氣,用這種方式來壓抑自己內心的憤怒。

在剛才和諾曼對話的過程中,他已經不止一次地想過自己的決定是否是錯誤的,他和魯斯恩是否不應該遵照唐恩大人的遺願、把巴頓推上這個領導者的位置,不過在反覆激烈的思想鬥爭過後,他終究還是沒有直接站出來要推翻這一切。

畢竟從昨天晚上到現在,才過去了一天都沒到的時間,若是他現在就反悔的,那顯得當時他和魯斯恩的決定也太過兒戲了。

還是再繼續相信唐恩大人吧,希望他沒有看錯人。

雅各心中這樣想到。

而也只有想到唐恩大人曾經那堅毅溫和的面容,他現在焦躁不安的心才稍微能平靜一些。

不過這裡雅各是再也呆不下去了。

他生怕自己再繼續在這裡呆下去,終究會忍不住爆發出心中的怒火來,所以他像魯斯恩之前那樣,選擇了離開。

諾曼並沒有留意到雅各的離去,因為他現在看著馬休的背部,目光卻是沒有焦點,正一副神遊天外的模樣。

他在留意直播間中的彈幕。

雖然他的精神力成為了現在的歸一狀態,但是他的精神力總量並沒有減少,直播間中的觀眾又已經大量流失,所以直播間的彈幕對於他的精神力造成不了任何壓力,只是沒有了分神技巧,他若是想要仔細每一條彈幕的話就會陷入這樣的出神狀態。

「哈哈哈哈哈,真來精忠報國啊,牛\逼!」

「6666666666666」

「異界岳飛,我服了。」

「岳飛什麼時候加入共\產\黨了啊?」

「傻\逼還在直播呢?竟然還有傻\逼在看,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滿嘴噴糞的玩意兒趕緊滾,這裡不歡迎你。」

「護主狗出來咬人咯。」

「再來個『鐵拳鎮九州』。」

「人家都是用武器的,要我說應該來個『一劍無血』。」

「一人超生,全村結紮!」

「哈哈哈哈哈,全村結紮什麼鬼?還不如要想富,多種樹,少生孩子多養豬呢。」

……

諾曼他們這支隊伍中的這些人身處在危險的環境中,領導者的靠譜與否直接和他們的性命攸關,所以他們對於諾曼的表現自然是非常嚴肅認真地對待的,但是直播間中的那些觀眾們不同。

那些直播間的觀眾們雖然是第一人稱視角觀看到這一切,可是他們不會因為諾曼他們的處境困難而死,所以他們終究是把這一切當作一場戲來看的,自然是娛樂性第一了,而諾曼現在這種在人身上刺青稀奇古怪標語的行為正好符合了他們對於娛樂性的追求。

至於通用語的障礙,對於這些觀眾來說並不是什麼大問題。

隨著諾曼直播間的興盛,在過去的一年當中圍繞此產生了很多相關產業,其中最成功的一項就是異界語知識的販賣學習。而能在現在這種境況下還留存在直播間中的觀眾,大多都是死忠粉,很多都學過異界語,起來問題不大。就算是那些不懂異界語的,直播間中也有很多熱心觀眾對他們做免費的翻譯,自然也都明白了這人身上所刺青的那些通用語是什麼意思,並為此感到興奮有趣,紛紛提供著他們的意見,參與到了這件事當中來。

而諾曼也終於一改他最近一段時間以來的沉默,主動和這些觀眾們互動了起來——他剛才所刺青的那條「共\產\主\義衛士」,以及那條「精忠報國」,就都是從彈幕中挑選出來的。

這也就更進一步地刺激了直播間觀眾貢獻彈幕的熱情,使得直播間觀眾觀看的留存率大大太高,直播間在線觀眾數量在經過了近大半個月的持續下降之後,竟然首次出現了小幅度反彈!彈幕數量也是最近一段時間裡最多的一次了。

直播間狀況在好轉,真實世界中,諾曼卻沒有關注彈幕太長時間,很快他就挑選了一條出來,重新把注意力轉向了他面前的馬休身上。

「另一隻手。」

馬休雖然羞愧難當,但是主人的命令卻是不能不聽的。

他內心天人交戰了一番後,最終生存的慾望佔據了上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