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四百三十一節:沈君竹

第四百三十一節:沈君竹 (1/2)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8-04-26 03:33  字數:3202

天壇海拔極高,從上面可以將周圍天空中的景象一覽無餘,因此諾曼清楚地看到那發出聲音的東西究竟為何物。

那一共是六條龍,正從南方向著臨安飛來。

來到臨安近前後,那龍吟聲總算歇止了,其中有三條龍停了下來,就那麼盤旋在空中,另外三條龍則是繼續向著天壇上飛來。

這三條龍一前二後,呈一個三角形,飛到天壇上後就降落了下來,天壇上的眾龍族也早已自覺地讓開了一條路,通往天壇的中心部分,也就是紀若兮他們此刻所站的地方,而那三條龍就從他們讓開的路中向著諾曼他們這裡走來。

當先的那條龍通體碧藍,體形龐大,卻並不像蕭伯年那樣看著魁梧,而是給人一種清瘦的感覺,要是放到人類身上大概會是一個高高瘦瘦的形象。另外,在這條碧藍龍的胸口有一一處明顯的傷口,整體有兩張方桌那麼大,呈現出淡淡的黑色,上面的龍鱗都不見了,只剩下一些斷裂的尾部還掛在他身上。

這碧藍龍後邊的那兩條龍則是一綠一紅,亦步亦趨地跟著,而他們的身上也並不是完好無損,綠龍的左翼、紅龍的前爪都有明顯的傷痕。

這三條龍像是剛經歷過一場戰鬥。

隨著三條龍的入場,現場龍族們也小聲地竊竊私語起來。

「沈御史也回來了,這下倒是齊全了。」

「沈御史都受傷了,看情形,沖霄關狀況似乎不妙。」

「章寒怎麼也上來了?他可沒資格參加朝會。」

「魯達初呢?身為左將軍,他怎能不來述職。」

……

「柳夢生剛死,沈姑娘卻在此時回來,怕是有些麻煩了。」

一道若有若無的嘟囔聲從諾曼身後傳來。

那是秦昊的聲音,他正站在諾曼他們身後拱衛著呢。

沈姑娘?沈御史?

諾曼差不多知道這正昂首闊步行來的碧藍龍是誰了,在陳清河昨天對他言說的龍族現狀中,曾經提到過這位龍物。

沈君竹,龍族御史大夫,專職監察百官,從地位級別上來說和方相如、蕭伯年是一個等級,合為龍族三公。只是從實際權勢上來看,尤其是在紀正當皇帝的情況下,沈君竹的實權比起另外二公是大有不如的。

另外,這位沈御史還有一個古怪的癖好,那就是比起沈御史來,她更喜歡別人叫她沈姑娘,這也是諾曼對這位龍族御史大夫印象深刻的原因之一了。

沈君竹剛來到紀若兮面前站定,還沒歇上一口氣,方相如就突然率先開口了。

「沈御史此番辛苦了,不知沖霄關如今戰況如何?」

沈君竹卻沒有理他,先是對紀若兮打了聲招呼,「郡主,」又對方相如稱了聲「方相」,期間目光還從紀若兮腳邊的諾曼身上掃了一眼,眼神中的若有所思一閃而過,這才終於回答了方相如的問話。

「父神教厲兵秣馬加強布置,沖霄關現已無法通行。我等曾嘗試強行通關,但是在父神教的請神術下卻未能成功,反而累得己方傷痕纍纍,魯將軍為了掩護我們後撤,更是丟了性命。」

此言一出,天壇上的眾龍族又是一陣騷動。

「魯達初竟死了?!」

「我龍族又損失一員大將!」

「這白山真是如鯁在喉,不吐不快,終有一天要將其夷平!」

「蕭伯年,柳夢生,杜懷瑾,張奉孝,魯達初……真是多事之秋。」

「那些傲慢的蟲子不會是妄想打進北地之境來吧?」

……

不止在場的眾龍族騷亂,方相如乍聽這個消息也是不由動容,眼神哀婉,默默地嘆了一句:「天妒英才……」

不過他也很快抹過這縷情緒,問道:「父神教此番動作是為何,難道他們妄想進攻北地之境?」

沈君竹搖頭,「應該不是。我想這應和先皇的隕落有關,我族動蕩之下,父神教不知內情,應是誤認為我族想要重返大陸,這才如此緊張。」

她說完之後,左右環顧了一圈,似乎是察覺到了魯達初的死訊對於現場的龍族們來說是一種打擊,於是又以頗為傲然的語氣說道:「魯將軍雖然戰死,但是父神教也為此付出了代價,一位樞機司鐸,一位紅衣主教,十幾位牧師和聖堂騎士已經為他殉葬。若非及時請神,他們傷亡無疑會更重。」

這消息令在場眾龍族的情緒稍高亢了一些,方相如則是稍嘆道:「原來如此,可惜。若那些人類真是狂妄到想要進攻北地之境,反倒是一件好事了。」

要是換做之前的諾曼,怕是聽不明白方相如在可惜什麼,但是經過陳清河昨天對他的一番講解,他對此也算是有所了解了。

龍族之所以一直被困在北地之境,除了沖霄關的阻擋外,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就是白山。

作為聖靈長眠之地、教廷所在地,白山有著種種不可思議的妙處,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項,就是請神降臨。

真正的神。

真神的力量是非常恐怖的,這從諾曼曾施展過的那個神級禁咒精神風暴就能夠看出來了。在那種真神降臨的情況下,就算是代表了龍族武力頂端的太尉蕭伯年、再加上他的一群精英手下都無法抵擋,只能等死。

偶爾的一兩隻龍過關教廷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若是龍族大舉過境的話,那就會觸動到教廷的神經,極力抵擋,進而請神,這也是為什麼龍族始終困居在北地之境的原因了。

嘆了一番後,方相如又說道:「沈御史方從前線返回,對於我族境內的一些事可能還有所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