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四百一十六節:夢幻泡影

第四百一十六節:夢幻泡影 (1/2)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8-04-11 13:59  字數:4623

地球世界,那個熟悉的大廳中

那彷彿永遠都站在大熒幕前的男子雙手背在身後,抬頭望著面前的大屏幕,眼神閃爍不定。

之前曾見過的那身著制服的女子站在男子身邊,也在看著眼前的大屏幕,同樣不發一言。

男子突然開口,視線卻是一直盯在眼前的大屏幕上,沒有挪開分毫。

「能行嗎?」

女子沒有正面回答他的這個問題,而是道:「我們的方案是根據他精神力狀況、現實狀態量身定製的,並選取了成功概率最大的方案。只是概率終究只是概率,究竟能不能成功,只能看運氣了。」

說完之後,女子還不動聲色地輕瞥了男子一眼。

這位首長一向頭腦清晰,如今卻問出這樣一個毫無意義的廢話問題,可見他現在這副平靜外表下的心緒究竟有多亂了。

當然,女子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

聽到女子的回答之後,男子也不說話了,只是繼續默默地盯著眼前的大屏幕。

他們身處的這座大廳從來都是嘈雜無比,鍵盤聲、說話聲彷彿永遠不會停歇一樣,但是此刻這裡卻是反常地死寂一片,聽不到任何一丁點聲音。

不知道是誰的筆從桌子上滾了下來,落在地上發出「啪嗒」一聲脆響,整個大廳清晰可聞。

卻沒人循著聲音來源望去。

所有人現在都站起了身來,或是站在他們自己的位置上,或是站在過道上,一齊抬頭向著最前方的那巨大屏幕靜靜地看去。

屏幕上,如潮水般的紅色正向著他們席捲而來,如巨獸的血盆大口,下一秒就要將他們吞噬進去。

……

諾曼能夠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精神力此刻正極度亢奮,在最深層次的地方,則是病入膏肓的疲憊。他也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冥想空間中的魔力澎湃飽滿,魔力之海整體平靜。

他能看到四面八方是五顏六色的浪潮向著他席捲而來,欲將他吞噬,他也能透過這些半透明的浪潮,看到一片瘡痍的翡冷翠大地。

大地皸裂,坑凹遍地,龍族屍體遍布,散落無數白骨,這一切都顯示了之前的那場惡戰有多麼激烈。而那隻曾經無比強大的龍族,現在已然是一具無頭屍體,殘破卻龐大無比的身軀彷彿依然在訴說著這具身軀的主人曾經的輝煌。

縱然他曾縱橫北境,幾乎成為龍族之主,又如何?

現在不過一具白骨而已。

諾曼若有所思,咒語從口中自然而然流出。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根據聖殿騎士團的記錄,諾曼在真實世界中只有5秒的存活時間,時間一到,他就會像上次一樣被拖入輪迴世界中去了,現實也證明了聖殿騎士團的推測沒有錯。

眼前的紅色浪潮,已經席捲到了諾曼眼前。

從直播間畫面來看的話,整個直播畫面現在已經全部腥紅一片,再沒有旁的東西。

按照之前的那次經驗,下一刻直播畫面就會光怪陸離起來,一片色彩亂閃之後會重新出現正常的人間畫面——當然,是輪迴世界中的人間畫面。

但是這次卻沒有。

1秒,2秒,3秒……

時間滴答滴答而過,直播畫面卻是始終沒有變化,依然是滿屏的腥紅色。

「成功了!」

「哦!」

「太好了!」

「萬歲!」

……

地球世界中那個熟悉的大廳中,之前的死寂被瞬間打破,無數歡呼聲轟然響起,像是要把大廳的房頂給掀翻一般,每個人都滿臉狂喜,興奮地像是個個都中了五百萬一樣。

就算是素來老成之輩,此刻嘴上嘟囔著「只是初步成功,結局還不一定」,嘴角卻也是抑制不住地上揚了起來,整個大廳像是過節了一樣……

諾曼雙眼所見,就是直播畫面所呈現。直播畫面是滿屏腥紅色定格不動,諾曼所看到自然也是滿眼的腥紅色不動,畢竟他比直播間觀眾們感受得更加清晰。

他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到,這紅色浪潮似有實質一般,已經觸及到了他的睫毛,再稍進一步就能輕易地將他吞噬。

但它就是定格在那裡,無法再進分毫了。

腥紅色浪潮定格的原因在於諾曼的體內:諾曼的冥想空間中,那原本整體平靜的魔力之海正掀起滔天巨浪!

隨著諾曼的那一聲咒語,巨量的魔力正從諾曼的魔力之海中源源不斷地湧出。

這還是諾曼第一次真正用自己的魔力來施展禁咒,感覺非常新鮮。不過諾曼當然沒有因此停住,口中的咒語繼續不斷向外迸出。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諾曼的精神力本就是極度亢奮的狀態,在這禁咒的引導下,竟是愈加亢奮了起來。那種異常的亢奮狀態,甚至都有些令人擔心它們會不會一下子崩斷掉,不過對於現在同樣異常亢奮的諾曼來說,自然是不會注意到這一點的。

他還在不斷念咒。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

作為禁咒的主導者,敖燁當然注意到了這裡的異樣。

他還在為這位令自己由衷欽佩的敵人鼓掌呢,卻突然見到如此異樣,這令他的雙手僵在了半空中,拍不起來了。

是禁咒。

敖燁立馬判斷出了這點來,但是他的眼神旋即又疑惑起來。

他沒有感應到任何一點法術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