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三百四十節:乘龍(上)

第三百四十節:乘龍(上) (1/2)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8-01-30 05:36  字數:3834

巨大的雙翼,細長的脖子,小山般大小的軀體,粗壯的尾巴……

一隻龍正飛翔在天空。

是陳清河!

曾經見過陳清河真身的諾曼一眼就認出來了眼前的這條龍是誰。

斯坦利沒有給他錯誤的解藥配方,那解藥製作方法是真的!解藥起作用了!

雖然諾曼也不知道為什麼解藥到現在才起作用。

「吼……」

陳清河不知道是不是憋了太久,飛在天空中伸長了脖子叫個不停,聲音連綿不絕,響徹整個杜阿拉,一時間把狂風雷鳴聲都掩蓋了下去。

對於諾曼來說,這道身影或許非常親切,叫聲聽著都悅耳,但是對於其他人來說,卻是一種截然相反的感官體驗。

漆黑的天空下,電閃雷鳴,雷蛇四走,一隻只在傳說中聽說過的龐然大物飛翔在天空中,長相猙獰恐怖。

它的全身覆蓋著厚重的鱗片,脖子上長滿了犄角,一路延伸到頭頂,口內的牙齒尖銳,像蛇一樣的眼睛閃爍著滲人心魄的寒芒,蝙蝠一樣的巨大雙翼緩緩扇著,從下方看去,雷電彷彿在它的身邊環繞。

這一切可實在讓人親近不起來。

和它的駭人外表相比,它的叫聲更為恐怖。

在陳清河的長吟之下,杜阿拉的絕大多數人類心膽俱裂,渾身顫抖,趴伏在地上一動不敢動,有些倒霉的,旁邊剛好有狂風捲起樹木向他們砸來,他們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一動都動不了,最終只能任由樹木把他們砸的頭破血流,昏死過去。

這是來自於基因深處的等級壓制。

「阻止他們!」

諾曼對著陳清河狂吼起來,手向阿道夫他們三人的方向狂舞個不停。

「別讓他們完成這個禁咒!」

陳清河也不知道是自己叫夠了,還是因為諾曼的原因,終於閉上了嘴不叫了。

它的那一雙看著冰冷冷毫無感情的雙眼向著那三位白袍法師的方向瞧去,眼瞼眯成了一條縫,看著令人心底發毛,然後雙翼一揮,整隻龍向著那三人的方向一下沖了過去,如利箭一般。

這三個疑似海族的法師不愧是能夠合力施展禁咒的存在,陳清河剛才的龍吟對於他們來說似乎沒有半點干擾作用,現在看到陳清河向著他們沖了過來,他們的臉上也都沒有半點慌亂,依舊在有條不紊地念咒。

而就在陳清河快要飛到他們面前時,諾曼見到陳清河快如利箭的身影突然停了下來。

這一幕諾曼太熟悉了,很顯然,陳清河也遇到了那無形的屏障。

這猛地撞了一下對於陳清河來說也很突然,這撞擊的力道之大,更是龐然,諾曼光是看著陳清河在空中不受控制亂晃的身體、彷彿都能感到那片空間在震動一般。

不過還好,陳清河修鍊《葬日心經》的時間比起諾曼來可要長的多,身體也要強壯得多,只是亂晃了兩下後就穩住了身子,平穩地漂浮在空中。

然後諾曼看到,陳清河縮了一下脖子,緊緊閉上了嘴巴,隨後雙翼大張,猛地向前一探脖子,嘴巴也張到了最大,一股近乎於純白色的火焰從它的嘴裡噴了出來!

這道火焰並不長,最多也就六七米,卻極為耀眼,可以說是杜阿拉此刻附近的空間中最閃耀的存在了。而在陳清河嘴裡噴射出來的這道純白火焰的作用下,諾曼隱隱覺得它前面的那片空間看著有點問題。

那片空間隱隱扭曲,瞧著像是被燒化了一樣,而接下來陳清河的舉動讓諾曼知道他的感覺沒有錯。

陳清河忽地閉嘴,把那道純白色的火焰吞回了肚子里,同時雙翼一揮,整個龍向前飛了過去,再沒有任何阻礙。

那道無形的屏障確實被它的這純白色火焰給燒化了!

這招厲害,連禁咒的起勢階段都能給破了,實在兇猛。

諾曼心中大讚,一雙眼睛一眨不眨地牢牢盯緊了陳清河的身影,不敢有片刻放鬆。

現在能不能阻止阿道夫他們把眼下的這個禁咒施展出來,就全看陳清河的了。

見到陳清河破了無形屏障繼續飛了過來,那三位白袍法師的臉上還是沒有變色,只不過不知不覺間在空中挪動了一下位置:原來他們三個是平行漂浮的,現在一個人上浮,兩個人下沉,在空中隱隱呈現出了一個立體的「品」字型站位。

而「品」字的最上面那一位,正是最靠近陳清河的一位。

那是除阿道夫外的另外兩位白袍法師中的一位,看著四十多歲,面色木然,皮膚乾枯,一雙眼睛耷拉著,彷彿永遠也睜不開來一樣。

此刻這位法師除了像另外兩位一樣繼續念咒外,雙手還緩緩伸出,在面前慢慢擺動起來,比划出一個又一個的手勢。

隨著這位法師的手勢,陳清河的飛行勢態突然又是一頓。

他的前方又出現無形的屏障了。

有了剛才的經驗,陳清河現在應對起這種狀況來就駕輕就熟了,深吸一口氣後,又是一道純白色的火焰噴出,花了兩秒鐘的時間順利地把面前的屏障給燒化了,雙翼一展,往前飛去,可是它的雙翼這一下揮出還沒收住呢,它的身形又停了下來。

前面又出現無形的屏障了!

陳清河再噴火過去燒,然後再出現,再噴火……

就這麼反覆了三四次後,陳清河和那三位白袍法師的距離沒有拉近多少,他從嘴裡面噴出來的白色火焰倒是弱了許多——即使是遠遠作為旁觀者的諾曼都能看得出來,陳清河最後一次噴出來的火焰和第一次從顏色上來說已經相差極大了,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