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三百三十四節:御劍

第三百三十四節:御劍 (1/2)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8-01-24 14:05  字數:2531

5級法術都沒有對這片海水造成任何損傷,如果想要按照諾曼原本想的那樣把這片海水炸出一條路來的話,那所需要的能量真不知道要多大了。

至少得需要一個8級法術?9級法術?還是禁咒?

諾曼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可不會什麼8、9級的法術,禁咒的話,亡靈天災和精神風暴對於眼前的這個法術似乎也沒有什麼作用。

對於這個法術,他一時之間竟然束手無措了。

這究竟是什麼法術?

「是海之結界。」

突然一道聲音傳來。

循著聲音看去,見到是紀若兮,她正從窗口的位置走了回來,看樣子已經是見過天上的那異象了。

「這是海族的法術,我曾經在壁畫中見到過。」

海族的法術?

諾曼聞言一怔,萬萬沒想到這件事竟然和海族牽連在了一起!

他上次接觸到海族還是在尼卡羅的時候,那時候的諾曼因為無意中暴露了自己身懷《趕海心經》的事實,從而被一位海族追殺,不過還好他戰勝了那位名叫布尼爾的海族,並從對方的口中拷問出了《趕海心經》的來歷。最後也是在殺了布尼爾滅口之後,他從對方變形的屍體上才猜出了對方的海族身份。

生活在大海之中的海族確實是一個遠離人類社會的神秘種族,那也是他這輩子唯一的一次接觸海族的經歷,從那以後他再也沒有遇到過海族,沒想到在這裡竟然有可能再一次地遇到了。

白袍法師阿道夫實際上是一位海族?那麼他的那位白袍同伴是否也是?

如果是的話,那就有趣了,這代表著王國的二皇子很可能和海族勾搭在了一起:先是有皇室成員和龍族串通,現在又有皇室成員和海族串通,再加上本就摻合在這件事裡面的外戚、教會,這皇權戰爭的成分那是越來越複雜了。

「這個法術是幾級的法術?」

既然紀若兮認得這個法術,諾曼也不用自己去妄自猜測了,直接詢問了起來。

「海族和我們龍族一樣,有他們自己的一套法術分類的辦法,在他們的這套辦法中,海之結界也算是一個非常強大的法術了,換成你們人類的法術分級,應該相當於9級。」

果然,和諾曼之前所觀察出來的結果一致,這法術確實強大。

這也讓諾曼的眉頭皺的更深了:既然這是一個9級法術,也就意味著他想要破解這個法術,那麼就需要施展相對應的9級法術或者禁咒才行,但是他可不會什麼9級法術呀。而他曾經所施展過的那兩個禁咒,先不說他現在能不能再一次地施展出來,就算他施展出來了,面對眼前的情況似乎也派不上什麼用場。

這下怎麼辦?

接下來,更糟糕的情況發生了:通過鷹眼術,諾曼發現這海之結界並不是靜止的,它在一點一點地收縮、往下壓!

他沒有多少時間去想辦法了,照這種趨勢下去,用不了多久這海之結界就會把整個城堡中的所有人包括他在內全部給吞噬進去。到時候,身處這9級法術內,他真不知道自己這經過《葬日心經》改造的身體是否能夠頂得住,因為爆裂翡翠已經在前面開過一個頭了——通過鷹眼術,可以見到爆裂翡翠爆開的綠色能量,現在已經一點不見,全部都在這海之結界給同化了。

就在這時,蘭斯洛特的聲音傳來了。

「我們臨時想出了一個辦法來,因為時間有限,接下來的話我只能說一遍,你要儘力去理解記憶!」

這話讓諾曼聽了精神一振。

還是聖殿騎士團靠譜,關鍵時刻靠得住,竟然這都能拿出一個方案來!

然後他趕緊依言聚精會神地聆聽起來。

「因為我們對於這個法術的了解不多,並不知道這海水對於人類的身體有哪些作用,所以能不接觸這些海水,盡量不接觸這些海水,這是你等會行動的第一要領,請你牢記,接著,是我們在這條要領的基礎下想出來的辦法……」

因為時間緊急,蘭斯洛特這次說得非常快,在直播間中的水友們看來就是長篇大論複製粘貼了論文往彈幕上扔一樣,看都看不過來,更別說理解了。

不過諾曼在128核全開的精神力高速運轉下,倒是完全能夠跟上。

然後他行動了。

諾曼先是囑咐紀若兮他們呆在房間里別亂跑,隨後他自己在龍翼術的加持下從房間中沖了出去,又經過了一陣緊張刺激的貼地飛行,很快就來到了相隔一條走廊的房間附近。

這一片區域還是隸屬於希瓦爾的,是希瓦爾的藏室之一,諾曼這段時間以來幫希瓦爾打造的武器基本上都暫時貯藏在了這裡,諾曼因為有幾次也幫著運送武器,跟到這裡來過,所以認得。

只是不知道今天還在不在,但是按照聖殿騎士團的分析,應該是還在的。

「從各種方面的細節分析,今天阿道夫所代表的二皇子一方的行動大概率屬於臨時行動,倉促之下,他們為此準備好的武器很可能根本沒來得及拿出來,這從現場就可以看出來——除了拜倫的那柄劍,在人類群體定身術降下之前,我們並沒有看到其他你的作品。所以那些東西很可能還在它們原本應該在的地方……」

希望聖殿騎士團分析的沒錯。

諾曼心中暗自祈禱了一聲,然後異常粗暴地直接沖身撞進了房間內,果然驚喜地見到了房間內的地面上擺放著許多個大小不一的箱子。

這些都是他親手裝箱的,他當然知道裡面都是些什麼東西,正是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