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三百二十五節:撲朔迷離

第三百二十五節:撲朔迷離 (1/2)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8-01-15 06:37  字數:4724

好好的一場舞會突然動起了武來,這是誰都沒有想到的,大廳內的眾貴族們都愣住了。

如果是普通平民碰到這種場景,大多已經驚叫起來、然後恐慌地亂作一團,但是這些貴族卻沒有。

他們雖然非常驚訝,更疑惑現在處於下風的怎麼會是杜阿拉的掌控者,可是他們並沒有因為這些全副武裝的士兵們的進入而恐慌,大部分人的表情還算鎮定,這也就體現出了平民和貴族之間的差距來。

這些貴族唯一做的,只是小碎步移動起來,遠離這爭端中的雙方,於是沒一會兒,阿道夫周圍和奧布里他們周圍就空出了兩片空地來。

所有人都在看著對峙中的雙方,靜觀事態的發展,並沒有人說站出來為奧布里搖旗吶喊——奧布里只不過是杜阿拉的城主,並不是他們的家主,他們都有各自的家族。奧布里和他們之間雖然有地位高低之別,但存在於他們之間的更多是類似於合作的關係,這種關係並不足以讓他們為奧布里冒風險,明哲保身才是正經。

而作為事件的當事人,奧布里驚怒交加地盯著眼前的克拉倫斯看個不停,眼中滿是不敢置信。

在他身旁的塞德里克要鎮定多了,在突髮狀況面前臉上表情甚至都沒有變過。

「父親!」

一道怒吼,打破了現場鴉雀無聲的狀態。

一頭金髮的拜倫對著克拉倫斯怒目圓瞪,像一頭髮怒的獅子,身上的肌肉已經繃緊了。

「克拉倫斯,你竟敢做出這種事來!你知道我的實力,我命令你立刻讓你的人把武器放下!」

騎士克拉倫斯連頭都沒有轉過去看上他一眼,面對奧布里驚怒交加的神情他也沒有絲毫羞愧,保持著面無表情的狀態沒有做出任何回應,只是慢慢拔出劍來,做出了無聲的回應。

拜倫不單是個武痴,還是個暴脾氣,一看克拉倫斯的舉動,也沒有再廢話,直接腳一蹬沖了上來,幾個大步就衝到了克拉倫斯身後,一拳向克拉倫斯的腦袋擊去。

克拉倫斯在此刻迅速地轉過身來,手上的十字劍划過一道弧線向著拜倫刺去。

拜倫身體一扭,險之又險地躲過了這一擊,手上的攻勢也不免一緩。正當他要繼續組織起自己的攻勢的時候,卻發現克拉倫斯又是一劍刺了過來。

克拉倫斯的劍勢綿密,如暴風驟雨一般,將拜倫席捲在裡面。在這密不透風的攻勢中,拜倫應接不暇,疲於奔命都來不及,根本就無法組織起有效的反擊,而且克拉倫斯的攻勢這還沒有到頂,越來越快。

在旁人看來,則是見到兩人戰成了一團,眼睛都逐漸跟不上這兩人的速度了,只見到不斷有黃色和紅色的東西飄起。

不過在諾曼眼中,這兩人的動作卻是看的清清楚楚,無一遺漏。

拜倫完全不是這個克拉倫斯的對手。

諾曼從這兩人交手的第一招就看到了戰鬥的結果,所以他也沒有浪費太多的心思在這兩人身上,而是把更多的心思放在眼前這件公然的奪權事件。

他還是第一次看到貴族間的權力鬥爭以這麼光明正大不做任何掩飾的方式呈現出來。

不過這樣也好,以他前段時間觀察到的情況,阿道夫是站在希瓦爾這邊的。阿道夫這邊突然動手,把希瓦爾扶植上了城主的位置之後,那「雨果大師」對於希瓦爾來說用處也不是太大了,畢竟希瓦爾想要拉攏這樣一位武器鍛造大師,本來大部分的原因也是為了在他的奪嫡道路上增加砝碼而已,現在他都當上城主了,雨果大師也就沒那麼重要了,他們的告辭會容易很多。

而且這起突然的奪權事件毫無疑問會讓杜阿拉在這兩天陷入混亂的狀態中,他們就算不告辭悄悄溜走,也會比平時要容易得多,不會引人注目。

不管怎麼看,這突發事件對他來說都是好事一件。

至於參與進去這件事,諾曼完全沒有考慮過。

就在諾曼思索的功夫,拜倫與克拉倫斯的戰鬥已經分出了勝負。

戰團驟然停下,克拉倫斯收劍、佇立,依舊面無表情,臉上不知何時沾染上了幾滴鮮血。

在克拉倫斯對面,拜倫披頭散髮地站在原地,滿臉茫然。

他往日那如獅子一般柔順濃密的耀眼金髮此刻已成了枯草一團,亂糟糟地頂在腦袋上,許多地方已經雜亂不堪,像是被狗啃過一般,縮小了整整一圈。

剛才那些飛起的黃色,就是他的頭髮了,散落地上都是。

除了頭髮之外,他身上從脖子到大腿多處地方布上了傷口,一條條細銳的一字型傷口分布其上,鮮血浸出、染紅了衣服,原本華貴的貴族禮服此刻也一片襤褸,配上他糟糕的頭髮,這位身份高貴的城主之子現在宛若一位乞丐。

「雖然我沒有武器,但是你怎麼可能戰勝我……」

拜倫似乎受到了極大的打擊,喃喃自語著。

聽他的自言自語,似乎克拉倫斯從來都不是他的對手。只不過看眼前的戰局,明眼人也都能看出來為什麼他會有這樣的錯覺了——他以前是城主之子,克拉倫斯自然不是他的敵手。可現在他的老子奧布里都被人拿劍指著了,他自然就不是克拉倫斯的敵手了。

但是克拉倫斯並沒有對拜倫做出解釋,這位騎士先生依舊面無表情,懶得開口。

而作為拜倫的父親,奧布里並沒有因為他的長子現在的慘狀愈加憤怒,反而把目光越過人群投向了他的小兒子,希瓦爾。

「是你,希瓦爾?」

希瓦爾此刻的表情實在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