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九十節:本源法師

第九十節:本源法師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2597

大名鼎鼎的叛神者、四星白袍法師竟然為了讓一個人能參加卡德納斯教會學校的入學考試,從而打算獻出自己的生命?

這是為什麼?

沒有人能想通這個問題。

獅鷲騎士們,天上飛翔著的法師們,萊克公爵,重裝士兵們,現場的黑袍法師和紅袍法師們,他們的學生們,好爾德,卡隆,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諾曼,每個人的眼神都是那麼困惑。

古斯塔夫張嘴欲言,想要拒絕掉。

雖然不知道托瑪仕的目的是什麼,但是毫無疑問,這其中必定有著天大的陰謀,他絕不能中了對方的計!

可是古斯塔夫說不出口。

在不死傷一條人命的情況下,讓自由神教的第二號人物乖乖投降,這是多大的功勞,又是多大的榮耀和威名?縱觀歷代教史,約莫就只遜色於當年聖靈不傷一條人命和龍命、便說動龍族進山的壯舉了。

經過白山一戰,現在父神教正是人手緊缺的時刻,如果他古斯塔夫能掙下這麼大一個功勞,那麼他極有可能從都主教升任為教省主教掌管整個巴內斯所有教區的教務!甚至於,前往白山進入樞機都不是不可能。

而且一旦做到,從今往後,他古斯塔夫的名字很可能也就鐫刻於教史之上,以後人們再提到聖靈說動龍族進山的壯舉時,大概也會隨之提到他古斯塔夫說動異端頭目投降……

名和利的誘惑實在太大了,即使這背後肯定有天大的陰謀,古斯塔夫也無法把拒絕的話語果斷地說出口。

他只能和諾曼一樣,問道:「為什麼?」

托瑪仕和諾曼的談話已經結束,好爾德也把靜音屏障撤去了,古斯塔夫的聲音可以清晰地傳進來。

「你為什麼不讓他在自由神教,而要送到父神教來?」

古斯塔夫現在內心太糾結了,他甚至於隱隱期盼著托瑪仕能說服自己。

巨大的利益面前,這位位高權重的都主教大人也無法自持了。

面對古斯塔夫的問話,托瑪仕則是說道:「他學的是北方語系,自由神教不適合他。」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確實如此。

古斯塔夫內心暗想,口上卻是道:「沒有什麼北方語系,父神所傳授的古語才是正統,其他的都是邪惡的異端!」

不管怎麼樣,作為都主教,他在這種原則問題上還是要堅持的,可不能就這麼默認了自由神教這些異端的古語劃分方式。

然後古斯塔夫又問道:「那你為什麼不自己教導他?」

托瑪仕說:「哈迪應該在這裡吧?這點你可以問哈迪,我相信哈迪能解答你的疑惑。」

哈迪司鐸知道?

古斯塔夫心中一轉,暫時把這個問題略過,再問道:「他是誰?和你是什麼關係?你為什麼願意為他犧牲?」

所有人都把耳朵豎了起來,這也是他們希望知道的答案。

諾曼也把耳朵豎了起來。

如果托瑪仕把和他之間的這一層關係說出來的話,古斯塔夫再問一問,也許他就能知道亞德里安究竟是誰了。

但是托瑪仕並沒有說出和他之間的這一層關係,而是道:「他是誰,我相信哈迪比我更清楚,他和我沒有任何關係,而我為什麼這麼做……很簡單,因為他是一位天才法師,若是有父神教這樣的教育環境,他將成為一名未來的本源法師。我只是單純地希望人類再多一名本源法師而已,為此犧牲我的生命也可以。」

托瑪仕不像諾曼剛才的表情那麼誇張,那樣的悲天憫人,他只是簡單地陳述這樣一件事,但是表情真摯,語氣誠懇,令人自然地就想相信。

當然,他的話語內容更加爆炸。

未來的……本源法師?

古斯塔夫猛地看向諾曼,雙目瞳孔緊縮。

萊克公爵伸長了脖子,從他的那位持盾衛士身後努力地把目光投向諾曼的方向,想要重新再把那位牙尖嘴利的小夥子好好看上兩眼。

好爾德猛地扭頭,盯著諾曼的臉仔細地觀看起來,彷彿諾曼的臉上開了一朵食人花。

天上飛翔著的法師們也全部雙目圓睜,把目光投射了過來,死命地盯著諾曼的腦袋,似乎想要他們的目光把諾曼的腦袋鑽開,進去看看裡面有什麼。

空地上黑袍法師和紅袍法師們齊刷刷地目光投了過來,越過卡隆的身軀,射向諾曼,這其中要數藍伯特的目光最精彩了——震驚、不敢置信、後悔、懊惱、痛苦……

綠眼睛的小姑娘靜靜地望著諾曼,眼含思索,若是細看進去,能發現她的眼眸深處竟然隱含殺意。

不過大多數人則是茫然,不知道托瑪仕話中的含義。

現場大概只有賈斯汀的表情最與眾不同了:這位和同學抱在一起瑟瑟發抖的學生,此刻眼含嫉妒。

賈斯汀對於今天的場景預想過無數遍了,在他的無數遍預想中,他這位卡德納斯之光無疑是今天的絕對焦點,但是諾曼破壞了一切。

現在所有人都在看著諾曼,看著諾曼的那位「黑袍法師」老師,沒有人再看他這位卡德納斯之光,甚至於就連身邊這個和他抱在一起瑟瑟發抖的同學,也都在看著諾曼,而沒有把目光投向他這位卡德納斯之光!

還有他的老師,藍伯特,這位之前拒絕收諾曼為學生的黑袍法師。

賈斯汀現在從他的這位老師臉上能輕易地看到無盡的後悔以及懊惱,顯然藍伯特正在為自己痛失這樣一位學生而痛苦萬分。藍伯特是如此專註地在懊悔著,以至於連自己這位他曾經最為之驕傲的學生看著他都沒有察覺到。

這是我的舞台!我是卡德納斯之光!

賈斯汀很想這樣大喊,讓所有人重新把目光投到他身上來,但是在那位可怕的四星白袍法師面前,他喊不出口。

還是繼續抱著自己的同學瑟瑟發抖吧……

作為所有人矚目的焦點,諾曼現在一頭霧水。

本源法師?那是什麼?

猛盯著他看的好爾德看出了諾曼的疑惑,輕聲解釋道:「本源法師,那是超越白袍法師的存在……」

如果換個人來說諾曼會是未來的本源法師,怕是沒一個人會信,當這個人在說夢話,但是說這話的人是托瑪仕,並且托瑪仕甚至願意為此付出自己的生命……

一個四星白袍法師都願意為之付出生命了,還有什麼不能信的呢?

唯一值得懷疑的,就是托瑪仕這個「叛神者」有這麼偉大嗎?為了人類將來能多出一位本源法師而甘願放棄自己的生命?……

古斯塔夫心更亂了。

他看到這張陰謀的大網越來越大,但同時在他面前的誘惑也越來越大。

也許,除了說動異端頭目自動投降這一項大功勞外,他甚至還可能成為下一任教宗的洗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