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八十八節:節奏大師

第八十八節:節奏大師 (1/2)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3401

一名邪惡的異端分子,經過了精心的策劃,在卡德納斯布置下大量的軍隊,更出動了四星白袍法師這樣的頂級軍事力量,為的,是帶來和平?

這話怎麼聽怎麼荒謬,古斯塔夫第一個不信。

他冷笑一聲,喝斥道:「胡說!你以為你說的這話會有人相信嗎?」

而見到諾曼的話題越跑越遠,已經遠離了父神,他也終於敢再次催促了。

「萊克公爵,請下令進攻!」這次卻是沒有再把父神掛在嘴邊上了,生怕又被諾曼揪住自己的小辮子不放。

怎麼又來了!?

萊克公爵心裡很苦,他這手是舉還是不舉?

還好諾曼阻截了古斯塔夫的命令。

「我們已經充分表達了我們希望追求和平的決心,不然的話,憑藉我們強大的軍事實力,我完全不需要和你說這麼多。如果我們想發動戰爭的話,我相信你和萊克公爵的這些勇敢的戰士早已潰敗!」

諾曼說的跟真的一樣,一幅躊躇滿志的模樣,彷彿此刻他只要一聲令下,就能立刻有無數的士兵從外邊殺進來一樣。

明明是被圍困在裡面了,卻像是他才是掌控全局的人一樣。

「但我們是為了和平而來,托瑪仕先生剛才也說了他有一些話要說,不管怎樣,你都該聽聽我們的托瑪仕先生想說些什麼、給我們一個表達的機會不是嗎?也許一場無意義的殘酷戰爭就能這樣消弭了,誰都不用死!」

「但是你不聽,或者說,你要的根本就不是和平,你要的只是戰爭!因為只有戰爭,才能讓你有得到晉陞的機會,而和平卻不會,你關心的只是你自己的權力!」

諾曼逐漸義憤填膺起來。

「看看這些可憐人吧!」

他把手舉著,緩緩轉了一圈,將全場所有人都指了進去。

「這場戰爭過後,他們都將葬身在這裡,而古斯塔夫,我想你肯定有辦法逃離,到那時,你再將自己包裝一下,就成為了在卡德納斯率眾英勇抗擊過自由神教的英雄!而如果靠著這些英勇的戰士們你僥倖戰勝了我們,你的功勞無疑更大!所以這場戰爭不管勝利還是失敗,你都是最後的贏家。」

「但是,這些勇士們,這些可憐人,不管輸贏,他們都是失敗者!」

諾曼指向一個方向,那裡正是卡隆扔槍衝出來的點,兩位被黑槍刺殺的聖教軍的屍體一時之間也來不及拖走,還躺在地上呢,只是被挪到了一邊,以免影響戰陣,滿地的鮮血卻是沒空去清洗了。

「看看那兩位躺在那裡的可憐人吧,這並不只是兩個死人,而是兩個家庭的破碎!」

諾曼滿臉的痛心疾首,光是看著,彷彿就能感受到他此刻內心那種撕心裂肺的痛苦。

「這兩位勇敢的戰士都有他們的妻子、兒女,我猜他們的女兒可能叫莉莉,兒子叫湯姆。原本這該是一個幸福的家庭,他們的父親有一份正當的工作,能給他們一個安慰的生活,能讓他們有地方住,每天能夠吃上白麵包,節日的時候能吃上牛排,能穿上漂亮的衣服,甚至能供應他們在黑袍法師們的門下學習,將來有機會成為一名法師,生活無限美好,前途無限光明!」

「但是現在什麼都沒了。」

已經徹底入戲的諾曼,此刻面上痛惜、遺憾、同情、悲憫等情緒陳雜,話語飽含深情。

「隨著這兩位戰士的死去,他們的家庭從此就失去了收入來源,他們的兒女無法繼續在黑袍法師門下學習,再也沒有了成為法師的機會,並且他們也無法再在節日的時候吃到牛排,每天只能吃上粗糙的黑麵包,如此下去之後,終有一天,他們甚至連房子都要賣出以維持生活,兩個原本幸福美好的家庭就此破碎!」

最後,諾曼又緩緩指了一圈周圍。

「古斯塔夫,如果你一定要發動戰爭的話,這裡將有無數個家庭就這樣破碎!」

諾曼一幅悲天憫人的大慈悲表情,彷彿心懷天下,普愛世人。

宛若父神降世。

被諾曼飽滿的情緒感染到,廣場周圍的重裝士兵們都沉默了,廣場中的聖教軍們也面色微變。

這些勇敢的戰士或許不怕死,但是身而為人,有很多東西比死更值得他們考慮,比如說諾曼說的那些。

對方是四星白袍法師,周圍還有那麼多埋伏,如果這場戰爭一定要打起來的話,確實就像是諾曼所說的那樣,會有無數個家庭破碎。他們不怕死,他們怕的是自己死後,他們的兒女怎麼辦?父神教和領主府確實會有補償,但是那份補償能管他們一生嗎?說到底,他們自己活著,對於他們的家庭來說才是最切實的保障。

古斯塔夫的意志無疑要比這些戰士們堅定,反駁道:「這是為了父神的榮耀!能捍衛父神的榮耀是我們的榮幸,我相信我的戰士們會為此感到驕傲!」

諾曼卻角度刁鑽:「父神只教導了我們要愛護自己的親人朋友,從來沒有說過要我們為了他的榮耀犧牲掉我們自己的幸福,你依然是在利用父神來完成你自己齷齪的心思而已!而且父神說過要愛護所有人,將所有人視為我們的親人朋友,我們所有人都是父神的子女,我相信父神也肯定不願意見到他的子女們為了你所說的那所謂的『父神的榮耀』而白白犧牲掉!」

古斯塔夫氣的不行,偏偏一時反駁不了。

他飽讀《聖典》,但也確實從來沒有在《聖典》中見到父神說過要捍衛他的榮耀,這一切只是後人因為崇敬而自己加上去的。而反觀諾曼說的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