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八十五節:叛神者

第八十五節:叛神者 (1/2)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3491

那桿黑槍將諾曼面前的康拉德洞穿之後,除了爆開大團的鮮血外,被這股強大的力拉扯,康拉德的前後肋骨大半都斷了,全從背後扎穿了出來。白森森的骨頭浸染鮮血,就這麼掛在體外,斷裂處尖銳的骨刺看得一清二楚,上面還掛著幾塊刺穿的內臟,散發出濃重的血腥味。

屍體康拉德的站姿沒保持多久,很快就噗通一聲仰面倒在了地上,迸起一地血,那些斷裂的肋骨在地面的抵抗下又從胸口再反向扎穿了出來。

生活在現代文明社會下的很多人連殺豬都沒有看過,更何況殺人?而且還是這種兇殘的殺法,放在文明社會完全就是變態殺手的手段,經驗不足的刑警看了都不一定受得了,更何況這些普通人?

諾曼身體里那些法師們的聲音一下子減少了不少,只有少數一些還在說話了。

「太噁心了!就連我這個見慣了各種屍體的都有點受不了。」

「超管趕緊來把這房間給封了,直播殺人啊!」

「我去,剛才我想著看大場面呢,現在想想還是算了,我都不忍再看了。」

「一條人命就這麼沒了?我有點想關掉這個直播間了。」

「直播造人就要封房間,直播殺人就不管了嗎?起源的雙重標準也太嚴重了吧。」

「該直播間暫時無法封停,技術人員正在緊急處理中,請所有觀眾自覺退出該直播間。」

「超管終於有反應了。」

……

但是現在的諾曼已經沒空去理睬這些法師了,面前的事情更為急迫。

「是你們?」

作為整件事的中心,托瑪仕終於開口了。

他看了一眼那乾瘦老頭,略一思索,問道:「你們是為了聖女來的?」

看樣子他也沒有料到會突然殺出這兩個人來。

乾瘦老頭一點頭,道:「是。我和卡隆在這裡監視聖女的動向,沒想到遇到了大主教你。」

卡隆應該就是這位在他們面前橫握著那桿黑色長槍的魁梧男人了。

解釋完他們為什麼會在這裡後,乾瘦老頭又看了托瑪仕兩眼,似乎有什麼話想說,最終開口道:「大主教,你為什麼會突然離開教廷?這幾個月你一直都在卡德納斯嗎?我們一直在找你,還以為你被……」

乾瘦老頭的話還沒說完,諾曼就聽到周圍那轟轟轟的如山川移動般震天的腳步聲終於停止了。

接著,一道聲音從他們身後傳來。

「早上好,托瑪仕先生,」

諾曼、托瑪仕還有乾瘦老頭都轉過身去,見到原本身後的那道臨時崗哨被撤走了,而目光可及處,只見到廣場外是密密麻麻的士兵陣列,都身穿厚重的板甲,頭戴全套的頭盔,只留出兩隻眼睛來,手握著尖銳的長矛,矛尖上寒光閃爍。

剛才一直響徹著的那令地面都震顫起來的腳步聲,應該就是這些重裝士兵所發出的了,那邊黑壓壓的全是頭盔,一眼看過去都不見盡頭,也不知道究竟來了多少人。

而在這些重裝士兵的最前方,是一位身穿貼身袍服的中年男子。

這位男子的衣服整體白色,上面綉滿了星星,一眼看上去宛若璀璨的星空,再仔細一看,隱約可見兩條星河從他的胸前交叉繞過到身後。

男子右手持著一根小臂長短的暗黃色木棒,木棒不怎麼直,略有些彎曲,材質古樸,木紋清晰。而在木棒表面,還有三道血紅色的條形紋路相互交纏著,從木棒頭一路蜿蜒著交纏下來直到木棒尾端。

不過最引人矚目的還是男子的臉了:他有著一嘴的大鬍子,非常濃密也不刮,連嘴唇都看不見了。

在這位大鬍子男人的身側右前方相距不足一步的地方還站著一位身著綠色裹體軟體的國字臉男人。男人體型和諾曼差不多,也極為魁梧,卻沒有拿劍,而是非常罕見地手提一面圓盾,就這麼安靜地站在大鬍子右前方。

「父神教前任樞機主教,自由神教現任大主教,四星白袍法師,正義之錘、叛神者,托瑪仕?卡爾普尼亞?尤里烏斯先生,你能光臨卡德納斯,是我的榮幸。」

大鬍子左手按胸,身體微微向托瑪仕一傾,這麼說道。

大鬍子站在廣場邊緣,離諾曼他們最起碼還有幾十步的距離,而且他說話的聲音也不大,但卻神奇地傳得很遠,諾曼聽著彷彿就在他耳邊說話一樣,聽得清清楚楚,顯然又是法術的力量。

不過最讓諾曼驚訝的,還是托瑪仕的名頭。

父神教前任樞機主教,自由神教現任大主教,四星白袍法師,正義之錘,叛神者……托瑪仕的頭銜長到不可思議,念都要念半天,而其中包含的意義更是令人震驚!……好吧,其實什麼「樞機主教」,什麼「自由神教」,還有那什麼莫名其妙的「叛神者」等等,諾曼全都不知道什麼意思,但是他只需要知道一個意思就夠了。

四星白袍法師。

托瑪仕竟然是四星白袍法師!

他記得胖子哥達說過,黑、紅、藍、白四袍,其中白袍法師是力量最強大的法師,而白袍法師還分為四個等級,其中四星白袍法師是白袍法師中最強大的力量,也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力量。

托瑪仕竟然是這麼牛逼的存在?

而這樣一來,也就能解釋托瑪仕為什麼會突然變了一張臉了。對於人世間最強大的法師來說,變一張臉這種對於普通人來說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對於他們來說應該也不是太難吧?

想到這裡,諾曼又喜又怕。

一方面,他對於自己過去那樣對待托瑪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