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八十一節:趕考

第八十一節:趕考 (1/2)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3738

每年的6月6日,入學考試都會在亞貝大教堂舉行。

坐落在卡德納斯第一區的亞貝大教堂建立於聖誕歷1621年,幾乎和奧古斯都聯合王國同樣年齡。

從建立的那一刻起,亞貝大教堂就是整個卡德納斯最大的教堂,而在歷年間,它總共又經過了3次翻修擴建,每次都使得它的面積更為擴大,所以迄今為止,它已經是整個巴內斯最大的教堂了。也是因為它的面積非常大,最多能夠同時容納一萬兩千人,完全能夠滿足卡德納斯教會學校一年一度的入學考試龐大人數的需求,所以它才會被選做每年入學考試的考試地點。

另外,因為入學考試的緣故,每年的6月6日到8日,第一區會向所有人開放,不少其他區的居民、尤其是下層區的平民們,都會選擇在這個日子去第一區遊覽一番,看一下他們平時不允許進入的第一區到底是怎麼個模樣。於是一年一年下來後,竟是逐漸形成了一個隱性的節日,每到這個時候第一區各處的人就會空前得多,尤其是亞貝大教堂附近,更是爆滿。

諾曼就體會到了這種人滿為患的感覺。

「誰摸了我!」

諾曼大吼一聲,扭頭一看,但是後面茫茫多的人潮擁擠著,都一臉無辜地看著他,實在找不出來剛才是誰在摸他。於是最後也只能無奈地把頭扭了回去,繼續跟著人群一起向前擠去,右手拉好「托瑪仕」,生怕他被人群擠散了——得益於他超乎常人的自愈能力以及達戈尼特的斷臂治療方法,他的右手現在已經好了,跟沒受傷之前沒兩樣。

人太多了!

諾曼一邊拉著「托瑪仕」向前擠,一邊心中抱怨著——來到卡德納斯之後,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多人。

想著想著,諾曼還左右又張望了一眼。

這是一條非常寬敞的街道,足夠四輛馬車並排同行,現在人們都擁擠在街道兩側,中間留下一條空蕩蕩的車道,在人群和車道之間,是身著盔甲的士兵在維護秩序,每隔幾步就有一名。也是因為有這些全副武裝的士兵們的存在,行人們才沒有把車道給擁堵上。

而在諾曼的身邊,「托瑪仕」正一邊隨著人群往前擠,一邊氣喘吁吁、頭上冒汗。

「你還好嗎?」

諾曼看到他這樣子,忍不住問了一句。

這位慈眉善目的老者雖然樣子和托瑪仕截然不同,但是聲音卻和托瑪仕一模一樣,再加上他一直聲稱自己就是托瑪仕,諾曼也只好暫時把他當成托瑪仕了。

托瑪仕擺了擺手,一笑,繼續隨著人群往前挪動,「我沒事。」說著還把脖子伸長了往前看了眼,「前面就是亞貝大教堂了吧?快到了。」

諾曼也探頭向前望了一眼,點頭。

「嗯,快到了。」

話音剛落,左邊空蕩的車道上有一輛馬車駛過。

諾曼下意識地扭頭看了一眼,見到馬車的車窗開著。

在馬車擦身而過的那一刻,他的視線循著車窗進去,在裡面見到一張頗為熟悉的面孔——賈斯汀?柯姆。

這並未使諾曼驚訝,因為這中間的車道本就是為黑袍法師和貴族們所準備的,他一路擠過來的路上已經見到過好幾位黑袍法師帶著學生乘著馬車從上面經過了,而在賈斯汀身側,他也確實見到了那位黑袍法師藍伯特。

賈斯汀也看到了諾曼,這一點諾曼很確定,因為他見到賈斯汀的目光聚焦在他身上,之後略略有些偏移,應該是移到了托瑪仕身上,隨後,賈斯汀的目光有些疑惑,似乎是不明白堂堂一位黑袍法師為什麼要和這些平民擠在一起。

不過更多的信息諾曼就看不到了,因為馬車已經越過人群向前駛去,他只能看到車屁股……

亞貝大教堂的大門前方是一片巨大平整的廣場,同樣是以亞貝命名,稱為亞貝大廣場,最多可同時容納五千人。

現在廣場四周密密麻麻已經站滿了人,都是一年一度來看熱鬧的平民們,而在廣場中央靠近教堂大門的部分,則是空了一大片空地出來。

空地不是自然形成的,同樣是有全副武裝的士兵在現場維持秩序、阻隔平民,這才形成了中間這一大片空地。

現在這片空地上聚集著不少人,一堆堆的分布著,若是細看,就能發現每堆人的中心都是一位身著黑色法師袍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這就是黑袍法師和他們的學生們了。

有相熟的黑袍法師見到了,會相互接近打招呼,並站著聊上一會兒,內容涉及到時政、經濟、法術等各個方面,他們的學生們則是恭恭敬敬地在一旁站著。

「英格瑪,你終於捨得從你那骯髒的狗窩裡爬出來了嗎?」

「我本來不想來的,但是你也知道,今年的政策不一樣了,我不想來都不行。」

「誰說不是呢?這樣該死的天氣,就應該待在法師塔里好好研究法術才對,現在卻要頂著大太陽站在這裡,父神在上……」

「不過今年還好,參加考試的人數比往年要少,否則要是之前的年份你帶著學生來參加考試的話……我不想回憶了,真是痛苦的經歷。」……

亞貝廣場上不允許停放馬車,有新到來的黑袍法師們從馬車上下來後,都是徒步進入中央的這片空地,中間要經過一隊士兵布設成的臨時崗哨。

這一切都被諾曼看在眼裡。

「不要緊張。」

他轉頭給身邊的托瑪仕鼓起氣來,「你看到了嗎?我們就這樣走過去,經過那裡,然後進入那片空地,和那些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