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七十六節:趕海

第七十六節:趕海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2563

亞德里安的筆記本所用的紙張不是羊皮紙而是莎草紙,被水一浸泡,已經變形得不成樣子了,一頁頁濕答答地皺著粘連在一起,分都分不開。上面書寫的筆跡也大多化開了,黑糊糊的一團團都是墨跡,沒幾個完好的古語字形。

諾曼把這本泡過的筆記本翻過來覆過去地看,大秘密沒發現,倒是不小心把已經泡爛了的書頁又撕爛了好幾張。

最後放在桌子上,整本筆記已經破破爛爛了。

「都是銀納爾啊,就這樣沒了!……」

托瑪仕連聲惋惜,看模樣著實心疼得很,視線也聚焦在那本筆記上片刻都捨不得離開,瞧著似乎比諾曼還心疼,不知情的人看到了,還要以為這本筆記的真正主人是他而不是諾曼呢。

作為筆記本真正的主人,諾曼則是怔怔地看著面前這折騰過後的一團狼藉。

說好的大秘密呢?

「66666666」

「扎心了老鐵。」

「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會是這樣,主播你還真這麼干啊?」

「成功地被彈幕帶了一波節奏。」

「好想看看主播現在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你沒發現視角已經定格了好久了嗎?主播現在怕是已經石化了。」

「還是應該先裁的,看吧,這就是不聽我話的後果。」

「裁你媽賣批,都這樣了還要裁嗎?一眼就能看出來什麼都沒有啦,這就是一本簡簡單單的筆記。」

「標準結局,裡面要是真藏著什麼神功寶典我才會吃驚呢,又不是武俠小說。」

……

「……我真不知道你想要做什麼,如果你實在不想要了,把這本書送給我也好啊,」

諾曼還在看著面前的筆記怔怔出神,托瑪仕絮絮叨叨的話語從身邊不斷傳來。

這傢伙對於諾曼就這麼把一本書給毀了的事還在耿耿於懷呢,畢竟這可是一本書啊——用通用語寫的書都很珍貴,更別提這還是一本用古語寫的書了。

怎麼都能換一桶麥酒吧?

「要不然我們拿火烤一烤吧?說不定能烘乾,然後還能再找個人賣出去,換一桶麥酒來喝……」

諾曼聽著托瑪仕一直絮叨到這裡,眼珠子突然動了。

說實話,他也心疼自己所擁有的唯一一本書就這麼毀了:托瑪仕說得沒錯,就算自己不要了,這好歹也是一本書,還是本用古語寫的書,多少也能賣點錢吧?就這麼糟蹋了實在太可惜。

得趕緊搶救一下,托瑪仕說的那個辦法似乎就挺不錯的。

「生火!」

諾曼招呼了一聲,人一下子就躥到了牆角。

那裡多出了一個簡易的土灶,是諾曼為了每天的燒水砌的,現在他的那口破鍋還架在上面呢,旁邊堆著一些木柴乾草。

諾曼和托瑪仕鑽到了牆角一通忙活,協作之下很快就把火給生起來了,然後諾曼又去桌子上把那本筆記小心翼翼地捧了過來,單手托著,以自己的手為支架在火上面烤起來。

而在這時,一直默不作聲的蘭斯洛特終於出聲了。

「恭喜你,又上了寶貴的一課。」

蘭斯洛特的聲音從他心底傳來。

「這一課告訴你,在誘惑面前也要冷靜地思考再去行動,否則帶給你的只有後悔。」

蘭斯洛特的確不常出聲,但是每一次的出聲都讓諾曼記憶深刻,就比如說這次。而諾曼也確實感覺到自己剛才太衝動了,被那些法師們的話語一誘惑就立刻照著去做了,都沒有好好想清楚,這大概就是高文曾經說過的利欲熏心吧。

趁機教育了諾曼一番後,蘭斯洛特又道:「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這本筆記所有的內容我們都已經記錄下,如果你想要了解什麼,直接問我們就行……」

蘭斯洛特的話還沒有說完,諾曼突然感覺手上一陣灼熱,然後順眼一看,見到筆記本燒了起來。

自己明明小心地用手掌托著筆記本,火苗在下方,中間是自己的手掌,上面才是筆記本,而且筆記本還浸滿了水,怎麼就能燒起來呢?!

「……」

一直在絮叨的托瑪仕也不說話了,獃獃地看著筆記本,似乎也不明白這滿是水的筆記本怎麼就能隔空燒起來了。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筆記本上的火焰騰得一下竄了起來,火勢竟比火坑裡的火焰還大。而諾曼也再也托不住了,被這洶湧的火勢灼得刺痛,下意識地把手一翻、把手縮了回來,讓燃燒著的筆記本落在了火坑裡。於是筆記本上的火焰和土灶里的火焰融為一體,火勢更旺了。

諾曼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看到手心已經全黑了——若是不及時縮回來,怕是皮肉都要燒得綻開了。

他也顧不得去舔舐這傷口,直接站了起來又躥到儲水桶旁,一手拎起來儲水桶衝到土灶旁,手一提一翻,直接把儲水桶里的水全部澆了下去。

「嘩!」

「滋!」

儲水桶里的半桶水澆下後直接把土灶給淹平了,原本燒得正旺的火苗掙扎了兩下後就全部熄滅,唯有幾縷白煙裊裊升起。

而諾曼則是看著那堆水坑,怔怔出神。

這下怕是徹底救不回來了……

這土灶還要用來燒水呢,就這麼放著不管顯然不行。於是諾曼接下來又把土灶里的水慢慢排出去,順帶著排出了一堆燒剩的草木灰、紙灰。

當清理到最後時,諾曼的動作漸漸慢了下來,越來越遲緩,最終完全停下,一雙眼睛盯著火坑裡一眨不眨。

那裡發著藍色的光。

諾曼慢慢伸出手去,扒開那東西上面的灰,將它從火坑裡取了出來。

是一張「紙」,藍色的「紙」,上面密密麻麻地寫滿了古語,而在最頂端,寫著兩個古語。

趕海。

他身體里的那些法師們看到這一幕,先是漸漸沒了聲息,然後一下子又是大量的聲音涌了上來。

「我靠,還真有神功寶典啊!」

「趕海?這什麼意思啊?看不懂啊。」

「我去,這不科學啊!異界中世紀的人怎麼還會我們中國的傳統套路呢?」

「剛才泡的時候也沒有看到有東西啊,怎麼一燒就出來了?還真是峰迴路轉,話說這東西是怎麼藏在那本書里的?」

「那麼大的火都燒不壞,絕對的好東西啊!」

「我就說要用火烤吧!這下牛逼了!」

「趕海這個名字太普通了,沒有《葵花寶典》這種有氣勢啊。」

……

在諾曼身後,托瑪仕則是緊緊盯好了諾曼手上的那張藍色紙片,一雙眼中情緒非常複雜:驚詫,疑惑,緬懷,回憶,欣慰,釋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