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七十五節:母牛的產後護理

第七十五節:母牛的產後護理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2489

《葵花寶典》?

諾曼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是這並不妨礙他理解法師們的意思。

聽他們說的,這本筆記里似乎藏著一個大秘密?

諾曼立刻就心動了,想要立刻按照他們說的那樣拿著筆記本去火上烤一烤,但是還沒等他開始行動呢,突然感到身前有些異樣。

諾曼猛地抬頭一看,這才發現托瑪仕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正站在他的身前,低著頭,看著他手上的筆記本。

這老小子什麼時候醒的?下床了也沒發出一點聲音,跟貓一樣。

諾曼暗自腹誹著。

「那是什麼?」

托瑪仕看著諾曼手上的筆記本好奇地問道,一雙眼睛還不停地在上面瞄著,似乎很感興趣的樣子。

「那些是古語?」

到底是當過醫生的人,還是有些見識的,諾曼卻懶得跟他解釋,用簡潔的答案應付了他。

「書。」

可托瑪仕繼續追問道:「什麼書?」

諾曼沒辦法,只好胡謅道:「講母牛生產之後該怎麼進行產後護理的書。」

托瑪仕一聽,更加不依不饒了,「古語不是法師所用的語言嗎?怎麼會用來記錄母牛的產後護理這種小事?」

「母牛的產後護理可不是小事,你知道在農村,一頭牛就是一戶人家的生命嗎?這可是關係到一戶人家生死的大事,所以用古語來記錄也很正常。」

「我怎麼覺得你在騙我?」

「你可是當過醫生的人,我只是一個從偏僻村子裡逃荒來卡德納斯的農民,我怎麼能騙得了睿智的你?」

「你說的沒錯。」

……

諾曼一邊和托瑪仕這個老小子胡謅著,一邊在房間里轉悠起來,瞧瞧有沒有什麼作案的工具,很快就在一個小木桶前面停了下來。

托瑪仕的生活太奢侈了,即使窮到了這種把房子都賣給了別人的地步,每天的飲水還是靠去酒館喝酒來解決,所以之前他的屋子裡連個儲水的容器都沒有。

相比之下,諾曼就持家得多了,這個小木桶就是諾曼弄來的,原本是他那次請託瑪仕喝酒的時候裝酒的木桶。

秉承著農村裡任何垃圾都是寶物的原則,酒桶里的酒喝完之後他沒有扔掉,而是習慣性地藏了起來,結果在他搬進托瑪仕家之後真的又派上了用場,被他從藏著的地方取了出來,放到托瑪仕家當作了儲水桶,這樣也省的他每天跑到河邊去取水,取一次水可以用好幾天了。

看到諾曼在儲水桶前停了下來,托瑪仕也不再追問不休了,轉而說道:「你要開始燒水了嗎?直接喝就好了,為什麼要做那麼多沒有意義的事呢?或者你和我一起去酒館吧,你有那麼多銀納爾呢。」

燒水,這是諾曼在聖殿騎士團的指揮下學會的一件事,而且在聖殿騎士團的口中,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這是保障你生命的關鍵!要麼喝酒,要麼喝燒過的水,絕對不能再直接喝河水,那將慢慢奪走你的生命!」

在聖殿騎士團的一再強調重申下,諾曼現在正在慢慢改掉直接喝河水的習慣,而他的那口破鍋也終於派上了用場。

就是這種行為始終不被托瑪仕所理解:在托瑪仕看來,這種把水燒開了再喝的行為實在太奇怪了,毫無意義又浪費時間,浪費木柴,浪費銅阿司!

不過這浪費的是諾曼的銅阿司,而諾曼現在又是他的僱主,所以托瑪仕平時最多也就抱怨兩聲罷了,倒是不會去阻止。

但是這次諾曼卻不是燒水喝。

諾曼站在儲水桶前,看看左手拿著的筆記,再看看面前的儲水桶,意思很明顯了,他身體里的法師也都看出來了。

「哈哈哈哈,沒錯,就是這樣,趕緊放進去泡一泡,成神就在這一泡了!」

「我覺得不行,還是應該先把封面裁開來看一看,如果封面裡面有夾層,夾層里有東西,這一泡不是泡壞了嗎?」

「我覺得可以,如果泡不行的話,那麼我覺得你裁也不行,你這樣說有失公正。」

「都別說了,糖糖先記下,先泡一下好不好?」

「趕緊的,別墨跡了主播!」

「我喜歡!高文走得好啊,還是蘭太傅合我的胃口,要是高文還在,絕對不會讓主播這麼乾的,那將缺少多少樂趣?高太傅一路走好,永垂不朽!」

……

諾曼聽到他身體里這些法師們的說話,卻是聽不到蘭斯洛特的聲音。

這些法師們說得沒錯,如果是高文在的話,他大概會阻止自己這種荒唐的行為,諾曼甚至都能猜到高文會說的話——「這本筆記有著極大的研究價值,我們不能輕易地摧毀它,需要慢慢地進行研究,這需要一個長期的過程……」叭啦叭啦諸如此類。

但是蘭斯洛特不會。

幾天的接觸下來,諾曼也看出來了蘭斯洛特和高文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高文是一個不管他做什麼都要指手畫腳一番的人,怕這怕那,什麼都要考慮什麼都怕,始終想要追求最優解,而蘭斯洛特正好相反。在大多數時候,蘭斯洛特都不會對他的決定指手畫腳,只會單純地給他講講故事,具體的決定都讓他自己去做,並且不管他的這個決定是不是所謂的最優解。

總的來說,高文和蘭斯洛特兩人一個生怕諾曼摔上哪怕一跤,一個則是樂於見到諾曼去橫衝直撞,諾曼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哪一個對於自己更好……

不過他也沒有在上面想太多,馬上就痛快地把手中的筆記抓進了儲水桶里,仔細地浸泡起來。

「66666666666」

「女士們,先生們,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蹟的時刻!」

「出來吧,神龍!」

「前邊的走錯片場了,這裡有神龍毛線事啊?」

「完了,全完了,應該先裁的!」

……

「你在幹什麼?!」

諾曼做的事不僅讓他身體里的那些法師們議論紛紛,他身旁的托瑪仕也叫了起來。

這個老小子一臉錯愕地看著諾曼的行為,完全不理解他在幹什麼。

「那可是關於母牛的產後護理的寶貴知識啊,你把它這麼泡不是沒用了嗎?!你就算不想要了賣給別人也好啊,換幾個銀納爾請我喝酒不好嗎?!」

托瑪仕錯愕之後,開始絮叨起來。

諾曼卻是不理睬,心中默數了一下,覺得時間差不多了才把筆記從水裡拿出來,然後拿到桌邊放好,攤開,仔細地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