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七十四節:葵花寶典(下)

第七十四節:葵花寶典(下)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2927

「老師和我一直在做實驗,想要弄清楚父神契約的秘密。」

諾曼不管他身體里的那些法師們說什麼,心思稍定之後,又繼續看起亞德里安的筆記來。

「今天的實驗,我能夠施展智慧之神的法術……」

接下來也全部都是類似的實驗日記格式。

「今天的實驗,我能夠施展狩獵女神的法術……」

「今天的實驗,我能夠施展戰爭之神的法術……」

「今天的實驗,我能夠施展海洋之神的法術……」

「今天的實驗,我能夠施展鑄造之神的法術……」

……

連續兩頁都是相關的法術實驗內容,最後亞德里安和他的老師終於停止了實驗,得出了一個結論。

「老師說,每位神的契約者只能施展出他所信仰的神的法術,但是在我們的實驗中,我能施展出所有神的法術。」

「父神的契約者,似乎能借用所有神的神力,但是因為我們找不到父神的法術咒文,所以並不知道是否也能借用父神的神力。」

「老師說他要繼續研究《聖典》,希望能找到父神的法術咒文來實驗。」

……

諾曼看著筆記,心中波濤洶湧、海浪滔天。

這下子他終於明白自己念咒語時的狀況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了:澹臺有涯是光明之神,也在眾神範疇之內,按照亞德里安的說法,自己作為父神契約的締結者,也是能夠借用澹臺有涯的神力的,所以自己念咒時魔力會順利地流動,那真的就是發動咒語的前兆了!

對於別人來說千難萬難的通神,對於他來說竟然是從出生開始就已經成功了!

狂喜之意湧上諾曼的腦海,他一時按捺不住,甚至都想要蹦起來手舞足蹈了,還好筆記本上這一頁的最後一句話讓他冷靜了下來。

「老師說得沒錯,父神給你打開一扇窗,就會關上一道門。」

這話讓諾曼看得心中咯噔了一下:看這意思,似乎還有反轉?和父神締結契約並不是純粹的好事?

他左手趕緊手指頭一拈,把這一頁翻了過去看到下一頁。

「和父神締結契約,不用再擔心通神的問題,但修鍊的難度卻加大了千萬倍。」

「老師說,正常人冥想空間中的魔力之海不會有裂痕,儲存的魔力也不會流失,但是我不同。作為父神的契約者,我魔力之海中的裂痕會讓魔力不斷地從中流走,我需要付出比別人多千百倍的努力,才能達到和別人一樣的冥想效果。」

「魔力的存量不夠,是我最大的難題。」

……

諾曼看著看著,激動的心思慢慢地平復了下來。

他現在才知道,原來正常人的冥想空間里是沒有裂痕的,似乎只有他們這種父神的契約者才有:一方面,那些裂痕讓他們不再需要擔心通神的問題,但是另外一方面,那些裂痕讓他們的修鍊比正常人困難了千百倍。因此,那些裂痕既可以說是父神的恩賜,又可以說是父神的詛咒,實在不知道到底是福還是禍。

這讓諾曼的心思又漸漸低沉下去。

而亞德里安筆記上的一段話,讓他慢慢低落下去的心情漸漸抬了起來。

「老師看到了我的沮喪,他問我,為什麼要沮喪?」

「老師說,相比起那些始終無法通神、一輩子只能當個普通人的法師學徒,我已經非常幸運了,至少我能通神。雖然修鍊很困難,需要付出比常人多千百倍的努力,但是去付出不就好了嗎?」

「老師說,困難,是失敗者給自己找的借口,成功者眼裡沒有困難,只有機會。」……

諾曼靜靜地看著亞德里安寫的這句話,心中若有所悟,忍不住低聲呢喃道:「真是一位睿智的老師啊……」

而在這之後,亞德里安又寫到了他冥想空間里父神的契約裂痕的事。

「老師說,他終於在《聖典》里找到了修補父神的契約裂痕的方法,他讓我自己選擇,是繼續當父神的契約者,還是和別人一樣正常地修鍊。父神的契約裂痕修補完之後,父神的契約很可能就失效了。」

「我想了很久,我不知道如何選擇,我最後還問了尤里烏斯,他是智慧之神的信徒,應該比我聰明。」

「尤里烏斯也不知道,他讓我自己選擇,不過他建議我跟隨著自己心的方向。」

……

所以,亞德里安到底選擇了什麼?是繼續當父神的契約者還是和常人一樣正常地修鍊?而修補父神的契約裂痕的辦法又是什麼?如何進入到體內的冥想空間中去修補裂痕?……

諾曼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這一切,可是當他左手拈著書頁翻開後,才發現這已經是最後一頁了。

不知不覺間,他已經把亞德里安的筆記全部看完了。

「如果這本筆記說的是真的,那這個亞德里安的身份非常可疑,他絕對不是一位普通的法師。」

在看完之後,蘭斯洛特的聲音就響起在諾曼的腦子裡。

「當然,更大的可能性是,這是一位像富蘭克林一樣無法成為黑袍法師的法師學徒無聊之下的幻想,畢竟他說的這些,跟我們的資料記錄截然相反。」

聖殿騎士團的資料記錄都是從富蘭克林身上得來的,那也是迄今為止諾曼所接觸過的人裡面,在法師知識方面最可信的信息來源。

諾曼聽著蘭斯洛特的話,想了好一會兒,終於決定對他們透露一些情況。

「這本筆記說的是真的。」

因為這是在托瑪仕的家裡,諾曼習慣性把聲音放得非常小,小到只有他自己能聽到。而在聽到諾曼的聲音後,蘭斯洛特沉默了好一會兒,似乎猜到了什麼,問道:「難道說?……」

諾曼知道蘭斯洛特大概猜到了什麼,承認道:「是,我的冥想空間里也有很多裂痕,我可能就是父神的契約者。」

他需要聖殿騎士團在他的修鍊上能起到幫助的作用,所以他必須要讓他們了解到自己的一些真實情況。

諾曼身體里的那些法師們平時一向都是吵吵嚷嚷的,可是在諾曼這句話出口後,他身體里的那些法師們的聲音迅速減少,很快就消失了,死寂一片。

然後,一下子巨量的聲音襲來,轟炸諾曼的聽覺,他左眼上的那些古語彈幕也是密密麻麻一起擠了出來。

「卧槽,主播這下牛逼了!」

「666666666666」

「這還通個毛線的神?直接一把全通了!」

「我去,我彷彿看到了主播頭上頂著一個光環,上面刻著四個大字——『主角光環』。」

「唉,感覺像是中了五百萬,卻要交四百五十萬的稅,真的不知道該為主播開心還是悲哀。」

「沒看筆記上寫的嗎?抱上父神的大腿也不全是好事啊,雖然不要通神了,但是修鍊起來很慘的,搞不好得不償失。」

「那這本筆記說的就很可能全是真的了?那這真的就是這個世界的《葵花寶典》了啊!趕緊上傢伙招呼起來啊!以後吃香的喝辣的就看這一本的了!」

「我們要科學地來對待這種神功寶典,我建議先拿水泡一泡,然後舔一舔。」

「泡一泡舔一舔?你當吃奧利奧啊!」

「還是拿火烤靠譜一點,絕對能烤出隱藏的神功來!」

「都別爭了,我吊大聽我的,先把封面裁開來,很大可能性有夾層,林遠圖藏《葵花寶典》的時候就是這麼藏的!」

「╰→荖公不恠鎵很寂瘼,等亇筙揷,薇信壹③4⑥伍8249⒎伍8ˇ」

「草,號是空的,這是假車,兄弟們快下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