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七十三節:葵花寶典(上)

第七十三節:葵花寶典(上)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2622

諾曼回去的時候,托瑪仕還在睡覺。

現在已經是4鍾過後許久,太陽正是到了一天中最高的時候,結果這老小子還在睡覺,真是讓人羨慕。

諾曼走到床邊看了托瑪仕兩眼,聞到他身上濃重的酒味還沒有散去,最後也只是搖了搖頭,也沒有去吵他,而是走開到一邊坐在了地上。

他其實還挺羨慕托瑪仕的,睡醒了吃,吃好了喝,喝醉了再睡,這日子著實過得舒服,像天堂一樣。可惜啊,他現在還過不了這樣的日子,得等到接近了聖女,趕緊混上個貴族噹噹,那也許就能過上這種混吃等死的美好日子了,但他現在該做的是盡量提高自己的保命能力。

所以諾曼又拿出亞德里安的筆記開始看起來。

「原來搖晃星空的數量和精神力有關,老師說,精神力越強,一次能夠搖晃星空的數量越多,產生的魔力也越多,這就是冥想……」

「我一直沒能通神,這使我越來越沮喪,也許我這輩子都無法通神了……」

正午熱烈的陽光從窗**進來,形成一道光柱,灰塵在光柱中上下飛舞、翻滾、翩躚起曼妙的舞姿,最終隨著一陣清風從窗口吹入,將它們吹散,也帶來久違的涼意。

諾曼就背著窗,靠牆坐著,認真地觀看著自己手上捧著的這本筆記本。

說實話,從富蘭克林把這本筆記交給他到現在,諾曼都沒有好好完整地把這本筆記本看上一遍。昨天好不容易終於想著要把這筆記完整地看上一遍了,結果又被蘭斯洛特給打擾了,直到現在才終於有時間坐下來好好看看,而也是看著看著,諾曼發現這本筆記的主人和自己還真是有很多相似點的,比如說,他們都面臨著無法通神的困擾。

按照富蘭克林的說法,無法通神,是無法施展出法術來的,但是隨著這本筆記看下去,諾曼卻發現了一件驚人的事情。

「老師今天開始教導我學習法術,他說我一定可以成功的……」

「我今天終於施展出了第一個法術!但是我還沒有通神,這實在太神奇了!」

「我找到了#[email protected]%尤里烏斯比試,我要用法術打敗他,但是我失敗了,這讓我很沮喪……」

……

在富蘭克林學了通用語基礎,又經過聖殿騎士團連日來針對入學考試的相關性訓練,所以諾曼現在對於通用語也不是一竅不通了,勉強能拼出來他之前看不懂的那些字母是個人名,大概是叫「尤里烏斯」這個發音。

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本筆記的主人,也就是那個亞德里安竟然說他沒有通神就施放出了法術!

這和富蘭克林曾經說過的法術三要素相互衝突,弄得諾曼都懵了,一時不知道該信富蘭克林還是信這本筆記。

信這本筆記吧,富蘭克林可是正宗的法師學徒,接受過正規的教育,所以富蘭克林怎麼可能錯呢?但是要信富蘭克林吧,這本筆記上面記載的很多東西都和諾曼身上發生的一樣,甚至就連那種進入冥想空間的辦法,諾曼也是試驗過確實有效的,筆記可信度很高。當然了,更重要的是,諾曼心中更願意相信筆記是真的,那樣的話,就意味著他自己即使不用通神也可以施展法術了!

而他的心中,那些法師們也是各持己見,眾說紛紜。

「我就說吧,不要迷信規則,什麼見鬼的法術三要素?規則就是用來打破的!」

「得了吧,也許這本筆記是瞎寫的呢?我可不相信接受過正規法術教育的富蘭克林會弄錯。」

「這個世界有太多的未知,黃子韜都會演戲了,你上哪兒說理去?與此相比,法術三要素被打破也就正常了。」

「你知道我們家wuli韜韜有多努力嗎?他每天可是要練23個小時的舞的,你見過這麼努力的藝人嗎?黑子自重!」

「咋扯到那貨身上去了?話說我還是不太相信這本筆記上面說的。」

「我當初就納悶富蘭克林怎麼那麼大方把筆記給主播呢,畢竟在這個世界書籍還是挺貴的,現在一想明白了,原來是因為這本筆記根本就是胡說八道,沒有價值。」

……

諾曼盯著這頁足足看了七八遍,也分不清上面說的到底是真是假,只能先放下不論,翻掉這一頁,往後面看去。

而在後面,他終於知道了為什麼這個亞德里安能施展出法術來。

富蘭克林沒錯,亞德里安也沒錯。

「我問老師,法術三要素是不是錯了,老師說沒有錯。」

「我很奇怪,如果法術三要素沒有錯,我沒有通神為什麼能施展出法術。」

「老師說,他在《聖典》里找到了答案,答案就在我的冥想空間里。」

「我的冥想空間里的那些裂痕是契約,是和奧墨斯都的契約,我是天生的通神者。」

學過神學的諾曼知道,奧墨斯都是一位神,一位沒有任何具體職司的神,人們一向習慣稱呼這位神為:

父神。

「我的神明,是父神。」

……

這個重量級的重磅消息一下子把諾曼的腦子炸暈了。

原來他不是不能通神,而是他早就已經通神了?他是天生的父神通神者?可是新的問題又來了,富蘭克林可是說過的,父神是最特殊的一位神,他是眾神之父,也是唯一一位不能簽訂契約的神明。

新的矛盾又出現了,這也是富蘭克林為什麼會認為這本筆記毫無價值的最根本原因。

如果說前面的錯漏、比如說不需要通神就能進入冥想空間還能勉強容忍的話,那這個錯漏實在是半點都無法容忍了——所有的神學入門書籍中都會提到,父神是特殊的存在,是無法簽訂契約的神明,所以怎麼可能和父神簽訂契約?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是違反真理的!

諾曼腦子裡亂成了一團漿糊,他身體里的那些法師們卻是反應不大,因為諾曼並沒有向他們提起過他冥想空間里的狀況,更沒有說起過他冥想空間里的那些裂痕,所以這些法師們並不知道諾曼也是一位天生的父神通神者。

他們還在議論紛紛呢。

「這邏輯倒是成立,但是我怎麼覺得哪裡不對勁呢?」

「我找到了!我這裡的資料顯示,富蘭克林明明是說過父神是唯一不能與之簽訂契約的神明,這本筆記的主人在吹牛。」

「這個世界有太多的未知,黃子韜都會演戲了,你怎麼就知道父神就一定不能和人簽訂契約呢?」

「我去,老哥怎麼又是你?你和wuli韜韜是不是有仇啊?」

「這要是真的,這筆記的主人可就牛逼了,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父神代言人,那這筆記可就是寶貝了,搞不好藏著神功秘笈,內有這個世界的《葵花寶典》!」

「趕緊拿到火上去烤一烤,肯定有隱藏的秘密,小說裡面都是這麼寫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