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七十節:城市套路深

第七十節:城市套路深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2986

「少,東,苦,粗,餓,笑……」

諾曼把幕布上那些反義語的答案一一按照順序寫下來,然後交給黃衣瘦少年。

黃衣瘦少年接過紙後,仔細地看了起來。

這裡一共有18道反義語的題,以黃衣瘦少年的古語水平,可以判斷出前9個基本上是對的——他剛才只是匆忙間沒能想起來,但是看到答案之後還是能分辨是非的。

但是後面9個,黃衣瘦少年即使看著諾曼給的答案、再和幕布上的題目對比也無法分辨對錯。

而在這時,沙漏快要流完了。

現場開始有學生陸續上台去寫下自己的答案,黃衣瘦少年把諾曼給他的這張紙又看了好幾遍後,一咬牙,不著痕迹地把紙張揉成一團塞到口袋裡,然後走上了台去,也到一旁寫下了「自己的答案」。

反正諾曼寫的前9個和他想的一樣,寫下是沒錯的。後面9個雖然不知對錯,可讓自己來寫還寫不出來呢,所以就照著諾曼寫的去填也沒差,總比寫不出來好。

寫完之後,黃衣瘦少年就下台來了。

諾曼站在少年身邊,也終於不再開口推銷他那古語牢籠了,而是雙手環胸打量了現場一圈,一邊優哉游哉地等著收錢一邊心存疑惑:這些黑袍法師們的學生在幹什麼呢?為什麼這麼簡單的東西他們還要皺眉想半天?……

諾曼的古語學習歷程是非常獨特的:他先是從佩姬那裡偷學,然後再從伯尼他們那邊打劫知識,最後好不容易遇到一個正規的老師了,結果學了沒兩天他又捲鋪蓋走人了,所以這也就導致了他對於這個世界的古語水平沒有一個清晰的了解。

在他看來,黑袍法師是很厲害的,他們的學生也不會差,這從黑袍法師藍伯特身上就能看出來了——藍伯特可是見識過諾曼的古語水平的,但是即使那樣,藍伯特也沒有收下諾曼當學生,而現場這些學生可都是黑袍法師們的學生,這麼一對比,差距還不明顯嗎?

諾曼這個被黑袍法師拒絕收為學生的傢伙,顯然是比不上現場這些黑袍法師們的學生的。

所以諾曼才會奇怪這些黑袍法師們的學生皺個什麼眉,想個什麼半天,這讓諾曼都忍不住皺眉思索起來。

而在想了好一會兒之後,諾曼頓悟了。

他們這是在迷惑對手!

現場的這些傢伙幾天後可是要在入學考試上一起參加考試的,到時候,他們就是對手了,所以怎麼能在這裡就暴露出自己的實力來呢?

按照高文說的,越早暴露底牌的傢伙,贏到最後的機會越小,這些黑袍法師的學生們顯然也深諳這個道理,所以他們都在演,都在迷惑他們潛在的對手,讓他們的對手放鬆警惕,從而使得他們能在入學考試上一舉取勝!

諾曼終於想通之後,忍不住在心中讚歎起來:厲害,不愧是黑袍法師的學生們,不光是古語厲害,心思也明顯遠在自己這種被黑袍法師拒絕的失敗者之上,自己真是要好好學習……

就在諾曼這一番思索的功夫,沙漏計時已經走完,主持者開始宣布這一項比試的正確答案。

「第一題的正確答案,是『少』。」

主持者是一開始發言的那位十七八歲氣質優雅的男子,諾曼剛才好像聽到有人叫他「桑切斯」,大概就是他的名字了。

桑切斯的古語發音雖然還是有點偏,但至少比門口那個傢伙要好,諾曼聽著也不是很費力,稍一辨認就能聽出來。

「對於現場的大家來說,這道題相信沒有什麼好講的,為了節省時間,就讓我們立刻進入下一道吧。第二題的正確答案,是『東』……」

桑切斯就這麼寫一個答案講一道,很快四題就過去了,從第五個開始他終於不再宣布了答案就過,而是邀請大家一起討論起來,學生們有自己想法的也都一一發言。

「這道題我錯在對於『飽』這個古語的理解,所以把答案寫成了『空』,現在一看,真是滑稽……」

「你還算有點接近了,我連『空』都沒有想到。」

「我倒是想出來了『餓』,可是下筆的時候才發現結構竟然不太記得了,真是糟糕。」

「其實這道題以大家的水平,多想一下都能想到,只是現場有沙漏在計時,一催促之下大家就心慌了,這也是值得我們牢記的一個經驗……」

……

三色堇聯會,比試是一個目的,交流、促進、共同提高分享經驗是另一個目的,算是一個精英互助會,所以現場的交流氛圍倒是很好的,大家都踴躍發言,分享著自己的教訓和經驗,暢所欲言。

而就在這樣的氛圍下,一路推進到了最後一題。

「『熱鬧』,這大概是這項目中最難的一題了。說實話,如果不是看到了答案,這道題足夠我想到明年去,所以我留空了。」

桑切斯幽默地開了自己一個玩笑,引起下面一片友善的笑聲,然後桑切斯才繼續道:「『寧靜』這個詞,我相信是『熱鬧』最恰當的反義詞了,當然了,這是在我們看到了答案的情況下,我想聽聽大家在看到這一題的時候,都是怎麼想的呢?」

桑切斯一開頭,下面立刻就有學生踴躍地站出來分享了自己的經驗。

「我們大家都知道,古語辭彙的反義詞,在反義語練習中是最難的,尤其是這種虛幻的形容式古語,更是難中難,而我的經驗是,在遇到這種情況時……」

從桑切斯報答案開始,黃衣瘦少年一直吊著一口氣,尤其是當桑切斯報出來的答案和諾曼寫給他的答案一個一個全部對應上的時候,他這口氣也越來越往喉嚨口吊,最後幾乎要衝破喉嚨口擠出來了。

還好,最後一題諾曼總算是錯了,這讓他一直吊著的這口氣總算是卸了下來。

他就說嘛,一眼看過去就能把這塊幕布上面的反義語題全做對,那也太荒謬了,確實是錯了一個的……嗯,錯了一個……

好吧,黃衣瘦少年不得不承認,即使錯了一個,諾曼也已經非常了不起了:從現場一路公布答案下來大家的反應可以看出來,在場的學生們沒有一個是只錯了一道的。即使是這次聚會的主持者、外來考生中公認最優秀、這次一定能考上教會學校的桑切斯,也說他錯了4個,而且桑切斯還是在思考了整個沙漏的時間才作答的,那傢伙卻只是看了兩眼就作答了,時間差距明顯。

這個推銷著假貨魔法物品的傢伙,實在太猛了,……

黃衣瘦少年一下又一下,不停地用眼睛的餘光瞥著諾曼,暗自慶幸著自己剛才沒有輕易得罪對方:顯然,這種逆天的猛人不是好惹的,出身也肯定不簡單,要是自己因為不耐煩而對他惡言相向,以後怕是要倒霉了。

而被他黃衣瘦少年不停拿餘光瞥著的諾曼卻是看著台上,微微皺眉,有些不解。

寧靜?

好吧,他承認,「寧靜」和「熱鬧」是能勉強對上,但是要真說反義詞的話,不是應該「冷清」更加合適嗎?他們為什麼不提出「冷清」這個更加適合的答案來呢?……

可是馬上,諾曼就想到了什麼,瞳孔一縮,明白了。

這題目的設計者在下套!

他們故意捨棄更合適的「冷清」不用,而是用「寧靜」來作為正確答案,這是為了混淆現場這些學生們的古語概念。這樣如果入學考試真考到了這個題目,那就只有題目的設計者才能做對,在場的這些精英學生們全都被今天的這場聚會給帶偏了!

哇,好深的套路,好陰險的招數啊。打這交流互助的名號,干著這麼齷齪的事,真的可怕……

不得不說,諾曼其實非常聰明,學習速度更是快得驚人,但這次卻是想多了。

這套題目的設計者其實只是水平沒他高,只能想到「寧靜」卻想不到「冷清」這個對仗更工整的答案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