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六十八節:膩得蔫靈

第六十八節:膩得蔫靈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3088

黑玫瑰酒館在第二區的馬桑德街上,和昆蘭街隔了兩條街區,當諾曼一路詢問著路人趕到這裡的時候,一下子就發現了這家酒館。

那是棟二層的長建築,通體木製,前臉寬闊,門楣上方是一個大大的黑色玫瑰圖案,旁邊還有個酒桶,彰顯著這裡就是黑玫瑰酒館了。

酒館的門口有兩位少年站崗,在周邊則是圍了好些個少男少女,粗摸一看十幾個總是有的,正三三兩兩地聚堆說著話。

為什麼不進去?

諾曼疑惑地看了堵在門口的那些人一眼,腳下不停歇,直接走到了酒館門口就要進去,門口的兩位少年卻是手一伸,攔下了這個吊著胳膊的傢伙。

「膩得蔫靈?」

左邊那位少年張口問道,話一出口讓諾曼一愣。

他在說什麼?這是什麼語言?

「膩得蔫靈?」

少年又問了一遍,看諾曼一副呆愣的模樣,也懶得再跟他廢話了,伸出手去就要把諾曼往外推,而諾曼的體格也沒有被他放在眼裡——他可不相信有人敢在第二區里對他動手。

可少年的手卻沒有真地推到諾曼身上。

「十八。」

在少年問了第二遍之後,諾曼終於聽懂了,並下意識地用古語回答。

而諾曼之所以能聽懂,還要多謝他身體里的那些法師。

「我怎麼覺得他說的這話好奇怪啊,陌生又熟悉,難道我突然間無師自通異界語了?」

「我也是,難道說父神教的神跡穿越時空降臨在我們身上了?」

「我靠,你們這都聽不出來?他說的不是中文嗎?『你的年齡』啊!」

「6666666,給大兄弟點贊,這他\媽你都能聽出來,也是個人才。」

「我暈,這發音都偏到姥姥家去了吧?鬼能聽出來啊。」

「我以前還嫌主播前後鼻不分呢,我錯了,我現在才知道主播的中文發音多麼純正!」

……

在這些法師們的提醒下,諾曼才終於聽懂了。

聽到諾曼終於回答了他的問題,少年的手收了回來,眉毛不自覺地一挑,和他身邊那位少年互相對視了一眼,交換了一個眼神。

這古語口音,可是純正得很吶。

接著少年又問了第二個問題,同樣是用那他的那一口塑料古語:「膩得抿梓?」

諾曼這下有了經驗,仔細一辨認,明白了對方在問他的名字,於是回答道:「諾曼。」

他還以為會有第三個問題,也做好準備了,沒想到那位少年讓開了位置,一側首,對他比了個向里的手勢。

「進去吧。」

這下少年用的是通用語了,也讓諾曼聽著舒服了點,然後趕緊穿過這道門進去,頭也不回,實在不想再聽這少年說話了。

那古語讓他聽得實在揪心。

進了門,就是黑玫瑰酒館內部了。

酒館很大,呈長方形,最裡面是一個墊高的檯子,中間是一塊空地,兩側則是一排長桌,長桌前擺放著一些椅子。可能是為了隱秘性,酒館的窗戶全部都關著,這使得酒館內的光線不好,但是遍布酒館各處的粗大蜜蠟彌補了這一缺點。

酒館內人挺多,粗略一看,約有二三十,都是少男少女,年紀最大的看著也不會超過十八。現在這些少男少女們分布在酒館內,或是坐在長桌旁,或是手上端著一杯紅酒站在場中央的空地上相互交談,也都自發地分散成了許多個小團體,三三兩兩地在說著笑著。

隨著諾曼的進來,靠著門口的幾個人把目光投過來,在諾曼這古怪的造型上來回巡視了兩遍後、再一看諾曼的臉孔,見是個不認識的陌生人,也都把目光收了回去,重新和身邊的人交談起來。

如果那少年沒有騙他的話,這些少男少女們就都是黑袍法師們的學生了,也是他的潛在客戶,不過諾曼卻並沒有立刻上去向他們推銷米字格。

他的視線已經完全被酒館左右兩側的長桌吸引住了。

準確來說,是被長桌上的東西吸引住了。

黃油點心、黑白臉、慕滋起司、砂糖氣古……在富蘭克林家的那段時間,諾曼對於糕點的種類多了不少了解,但就是這樣他也認不全長桌上的糕點,只能辨認出幾樣,更多的是他沒有見過的。

而除了各色麵包糕點外,還有大托盤裡放著的各種肉:黑紅色澆淋了濃郁醬汁的豬肉條,鮮嫩的還帶有血絲的牛排,烤得外皮焦脆微黑的鱘魚……

更多的是諾曼沒有見過的肉類。

除了麵包糕點和各種肉外,各色蔬菜豆類也不少,烹調得都很可口,光是看著就讓人胃口大開,還有酒也不少,全是紅酒,裝在小容量的橡木桶里,橫放在長桌上。有人要倒酒的時候就拔開桶上面的塞子,拿杯子去接,然後再把塞子塞上,濃郁透亮的紅色葡萄酒就在晶瑩的賽克里斯杯中晃蕩著,散發出清香的酒味,光是看著就讓人流口水。

咕嘟嘟……

諾曼本就沒有吃早餐,又忙活了一上午,現在還遇到了這種場景,更是忍不住了,肚子直接就叫了起來。所以他乾脆也不忙著去推銷米字格了,鎮定地走到長桌旁,隨意地伸出手去,像其他人那樣拿起一塊黑白臉不慌不忙地放到嘴邊吃起來,整個過程中眼睛還不經意地瞥著左右。

沒人注意他。

這讓諾曼放心大膽地兩口就把這黑白臉給吞掉了,然後挪了兩步,直接來到那塊帶著血絲的牛排前,抓起來就啃、哦不對,是優雅地進食……

就算是在富蘭克林家的時候,伙食也沒有這麼好,更別提諾曼這段時間已經好久沒吃肉了,這一頓免費的吃得可是酣暢淋漓,簡直快要把自己這次前來的目的給忘了。還好,隨著他的肚子漸漸被填報,理智漸漸回歸。

「嗝~~」

諾曼連灌下三杯葡萄酒後,打出了一個飽嗝,眼前這很多他之前見都沒見過的美食對他的吸引力大大下降,也才終於從自己的美食世界中回到這個世界。

「很高興我們大家在今年又相聚在了一起,我在你們中看到了幾張熟悉的臉孔,可我卻希望明年不要再見到你們,你們也不要再見到我,你們懂我什麼意思的……」

有一個年輕的男子聲音在說話。

諾曼端著一盤他不知道名字的小糕點轉過身去,見到大家已經全部聚集在了中間的空地上,都看向前面的檯子,而檯子上有一位看著十七八歲模樣的少年正在發言,面帶笑容,瞧著很優雅。

聽著聽著,諾曼也才大概知道這裡是怎麼回事。

這是一場參加入學考試的學生們的考前聚會,每年都會舉行,其中的參加者有來自周邊城市的,也有卡德納斯本地的。

聽這少年的話,這叫「三色堇聯會」的聚會似乎是個赫赫有名的活動,並不是什麼人想參加就能參加的。

參加這場聚會並不是看你的家境以及老師,而只看你自身是否具有符合要求的古語水平——嗯,大概就是門口的少年問的那兩個問題了。所以能參加這聚會的都是每年的精英,絕大部分都是黑袍法師們的學生,其中很多人更是入學考試的熱門通過人選。

而這場聚會也不是光讓他們來吃吃喝喝,更主要的目的在於比試一下各自的古語水平,在入學考試前來一場相互之間的較量,讓大家認識到自己的水平放在這些最有希望通過考試的考生中是什麼地位,從而對考試做好心理準備,順便再比出個一二三名來。

這一二三名也不是白比的,能拿到一二三名的人通過入學考試完全不是問題,歷年來都是如此,無一例外,算是一個提前看看自己是否能進入教會學校的機會了。更重要的是,如果能拿到名次,那在眾學生中可就是立刻出名了,所有人都會知道你的名字,這可是極大的榮耀,連自己的家族都會增光不少。

當然了,這些都不關諾曼的事,他就是來推銷米字格的。

諾曼的視線在人群里一陣巡梭,很快就找到了一個目標。

那是一個滿面肥肉的小胖子,長得痴痴獃獃,一看就很好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