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六十五節:說唱法師

第六十五節:說唱法師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2589

拼著一條老命出賣男色博取高位的想法被看穿了,我們的諾曼大人現在很羞愧,還好蘭斯洛特給他解了圍。

這位剛才把「吃軟飯」和「尊重女性」都能扯到一起去的好同志扯了一會兒之後也沒有再深入下去,而是談到了自己這次主動找上門來的主旨。

「我和高文不一樣,他覺得教會你當好一名貴族很重要,我卻覺得如何讓你順利地成為一名貴族更重要……」

蘭斯洛特一上來就把高文過去的政策全部推翻,直接開闢了一個新方向,而諾曼聽著他講話的內容,隱隱明白了為什麼他剛才要點破自己的真實想法:通過這種方式,蘭斯洛特成功地在他諾曼、在所有法師的心目中豎立起了一個「蘭斯洛特比高文強」的印象,而高文說過,人都有服從強者的本能,這樣一來,蘭斯洛特與高文截然不同的新政策方向就能順利地推動下去,被所有人接受。接著,再通過順利推動與高文截然不同的政策這一措施,完全抹除高文在聖殿騎士團的印記,最後,蘭斯洛特成為新的領導者,高文將不會再被人所記得。

這完全就是高文曾經對諾曼講過的某位國王故事的翻版。

當然了,這一切諾曼都憋在心裡,沒有說出來,只是聽著蘭斯洛特在說話。

「……諾曼大人,能講述你昨天晚上念出那句古語後的感受嗎?就是那句『苟利國家生死以』,如果可以的話,最好也能把你前兩次嘗試施法的感受都說出來。」

蘭斯洛特確實和高文的方向完全不一樣,也不講故事直接奔著法術就來了,不過正好諾曼也想要研究一下法術,看有沒有辦法施展出來,正好和他一拍即合,立馬就詳細地闡述起了自己的感受來,「在念到那句我不懂的古語的時候,我什麼感覺都沒有,但是前兩次施法時候不一樣……」

他詳細地把自己三次施法的經驗原原本本地說了出來,聽完之後,蘭斯洛特很快就下了判斷。

「初步看來,法術咒語並不是念出來就行,而是需要你對於法術咒語的內容了解才可以。正因為你不理解『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這句話,所以你無法發揮出相應的法術來,當然了,也不排除這句古語不具備任何法術效力的可能性,在沒有確切的事實前,我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猜測……」

蘭斯洛特的初步判斷和諾曼想的沒什麼兩樣,都認為需要理解咒語才能施法,而蘭斯洛特最後更是提出了一個要求。

「你現在是否能再次嘗試那條法術咒語呢?就是佩姬所展現給你看的那條,那條咒語對於你來說應該已經能夠理解,如果你不記得的話,我可以告訴你。」

聖殿騎士團里就是備份多,各種各樣數據的備份,只要是諾曼見過聽過的,基本上全都有。

不過諾曼卻不需要。

「我記得。」

由於那是諾曼知曉的唯一一條法術咒語,他的印象還是非常深刻的,每一個古語都記得,但是對於蘭斯洛特的要求卻有點不理解。

「我沒有通神,是無法施放法術的。」

蘭斯洛特卻道:「試試看又不會少塊肉,說不定就成了呢?」

如果是高文,這時候肯定會趁機說一大堆道理,但是蘭斯洛特什麼都不說,諾曼心中這樣想著。

不過他也沒有推辭,從地上站了起來,在燭光昏暗的房間里站著,閉上眼睛再回憶了一下那張法術咒語的內容。確認無誤後,他張口嘴開始念誦起來。

「偉大的澹臺有涯,您忠實的信徒祈求……」

和上次在巷子里念誦時一樣,隨著自己的念誦,諾曼明顯地感覺到自己體內有什麼東西流動起來,感應方向正是冥想空間的方位。

是魔力在流動!

和上次一樣,隨著他的咒語念誦,魔力很快就流干消失殆盡了,不過和上次不一樣的是,這次諾曼清楚地記住了魔力流乾的時間。

是在他念到「祈」字的時候,魔力流乾的。

不過諾曼也沒有立刻停止,而是繼續念誦下去,「……在我的前後左右,請求降臨。」

房間內石蠟繼續燃燒著,散發出劣質的黑煙,瀰漫著刺鼻的味道,勉強照亮這個狹小的房間。

一如之前,什麼都沒有發生。

「怎麼樣?」

蘭斯洛特在諾曼停止後立刻問道,諾曼如實把情況反饋了給他:「和上次一樣,在念咒語的時候我感應到魔力在流動,但是在我念到『祈』字的時候,魔力就流幹了。」說完他又在屋子裡轉了一圈身子,前後左右看了一遍,「而且什麼都沒有發生,法術發動失敗了。」

蘭斯洛特在聽完諾曼的描述之後沒有再說話。

諾曼等了一會兒還是沒有等他開口後,也不等了,重新坐了下來,把那本亞德里安的筆記拿了過來,重新看了起來。

可還沒當他看兩頁呢,蘭斯洛特又開口了。

「我們剛才討論出一個猜想:如果你能趕在魔力流干之前,把整句法術咒語念出來的話,說不定有成功的可能性。」

諾曼怎麼聽蘭斯洛特的這個想法怎麼不靠譜,提出了反對意見:「這怎麼可能?首先,我沒有和神明簽訂契約,其次,魔力流乾的時間那麼短,我怎麼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把這麼長的古語句念出來?」

「規則就是用來打破的,」

蘭斯洛特就職這麼久,終於教了諾曼第一條東西,「法術三要素也是如此,如果你不去試就由別人來告訴你不行,那你已經失敗了。」

諾曼聽得若有所思。

而蘭斯洛特接下來又道:「至於你說的第二點,想要在短時間內把那條咒語念出來完全有可能,加快你的語速就行了。」說到這裡蘭斯洛特舉了個例子,「你也聽吟遊詩人唱過歌吧?」

諾曼答了一聲「嗯」。

吟遊詩人吟遊詩人,自然是要唱歌的,故事很多也都是以歌的形式唱出來,對於曾經的諾曼來說,每年經過村子的吟遊詩人那悠揚的歌聲是最美妙的享受。

「有一種歌唱的形式,和你聽過的那種不同,叫說唱。具體來說,就是把歌以非常快的速度唱出來,我們剛才試過,以這種方式,最快的情況下完全能夠在你念到『祈』的時候把所有咒語全部念完。」

說唱?

對於諾曼來說,這是一個嶄新的古語詞,他完全無法想像非常快速地唱歌究竟是什麼樣子。

那樣還是唱歌嗎?啊,不對啊,他們不是在討論咒語的嗎?怎麼討論到唱歌上去了?……

蘭斯洛特卻不管他怎麼想,還在說著:「只要你熟練掌握說唱的技巧,完全能在魔力流干之前把咒語全念完,說不定就能施放出法術來。」

最後他自言自語了一句。

「說唱法師?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