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六十二節:資本論

第六十二節:資本論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2883

諾曼卻不管托瑪仕低語什麼,他只是把手伸進了自己的褲襠,這個動作也讓本來正在出神的托瑪仕一下子把目光聚集了過來,警惕地看著他。

「你要幹什麼?!」

諾曼莫名其妙地看了托瑪仕一眼,沒有理睬,手在褲襠里掏了幾下,拎出來一個錢袋。而在看到錢袋之後托瑪仕眼中的警惕也才漸漸散去,只是又多看了諾曼的褲襠兩眼,似乎想不通為什麼會有人把錢袋藏在那個部位。

諾曼把錢袋拿出來之後,放在桌子上,站在桌邊用完好的左手慢慢解開扎口的細繩、展開,然后里面散出蒙蒙白光。

是一片銀納爾,至少幾十個,中間還夾雜著一些銅阿司。

托瑪仕的眼睛一下子被這麼多的銀納爾吸引了過去,盯著眨也不眨。

諾曼從裡面捻出3個銀納爾,放在桌子上,推向靠近托瑪仕的方向。

「這是你的。」

他剛才答應了托瑪仕如果他能幫忙的話,就給他3個銀納爾的。

托瑪仕也不客氣,跨上一步趕緊把這3個銀納爾一把奪了過來。

他似乎還有些擔心諾曼這個窮鬼是不是從哪裡弄了假的銀納爾來騙他,將其中一枚銀納爾捏住放到嘴邊輕輕咬了一口,然後拿到眼前仔細地觀察了一番。可就是這樣他都還不放心,又跑到房間里唯一的那扇窗戶前,把窗戶推開。

推開窗戶才知道,現在已經是白天了。

隨著窗戶的推開,街上嘩啦啦的行人交談聲、街邊小攤販的叫賣聲、紅白條們驅趕沒有繳納保護費的小販的呼喝聲一下子涌了進來,彷彿從天堂一下子回到了人間。隨之而來的,還有夏天洶湧澎湃的熱氣、鼓噪的灰塵味,讓這間剛才還顯得有些陰涼的房間暖和起來。

托瑪仕站在窗邊,把那枚咬過的銀納爾舉在眼前仔細地看了老半天之後,這才心滿意足地重新放回了手裡,和另外兩枚銀納爾一起緊緊地攥在手心裡,轉過身走回來。

「你發財了?」

托瑪仕看了諾曼好幾眼,表情困惑,似乎是想不通這個睡大街的窮鬼怎麼會真的能給他3個銀納爾的。

說實話,諾曼剛才說要給他3個銀納爾幫忙的時候,他其實並不指望真能有3個銀納爾,最後能要到3個銅阿司就不錯了。

「是啊,發財了。」

諾曼隨口回了他的話,注意到托瑪仕的目光不住地往桌子上他攤開的那些銀納爾上看,再想到托瑪仕剛才那樣子,心中一定。

從托瑪仕的表現來看,這個落魄的傢伙很有可能和自己一樣,都是那種為了錢敢拚命的人,這就好辦了。

不過諾曼也沒有立刻切入正題,而是先隨意地和托瑪仕聊著。

「可是你說你以前當過醫生,怎麼3個銀納爾就讓你這麼開心?」

托瑪仕搖了搖頭,「我當醫生的時候,3個銀納爾當然不被我放在眼裡,但是現在我不當醫生已經很久了,都怪休伯特那個婊子養的……」看來他似乎是得罪了某個人,才從原本生活優越的醫生落到現在這種只能整天買醉的落魄境地。

老托瑪仕回憶起了自己曾經風光的歲月,眼睛逐漸亮了起來,「那個時候我可是住在2層的小樓里,睡的床鋪了5層羊絨,蓋的被子是鵝毛的,每天吃的是馬斯卡彭,喝的是英菲尼莊園釀造的葡萄酒……」可是慢慢他眼裡面的光又黯淡了下去。

「但那都是過去的事了。」

「但是你至少還有一個房子,雖然小了點。」

托瑪仕苦笑:「這房子也住不了多久了,下個月新的主人家就會搬進來,現在不過是可憐我,讓我在這裡再住上一段日子。」

原來是把以前的積蓄一點點都賣了,甚至把最後的房子也賣了,難怪托瑪仕能天天瀟洒地喝得酩酊大醉,這顯然不是光靠乞討能辦到的。

可是托瑪仕現在的日子只怕比諾曼還不好過:就拿近兩天諾曼看到的來說,這個老酒鬼竟然有兩天都沒喝醉了,怕是錢財已經消耗殆盡了,難怪這位曾經的醫生見到3枚銀納爾的反應這麼大。

也許用不了多久,這個老傢伙就會餓死在這座城市的某個角落,成為這座城市每天醒來的時候餓死的眾多流浪漢中的一員。

「也是個有故事的人啊……」

諾曼配合地感嘆了一下,覺得時機已經成熟,於是裝作漫不經心地樣子問道:「那現在給你一個機會,能讓你部分回到過去的生活,你願意接受嗎?」

「部分回到過去的生活?」

托瑪仕看樣子不是很明白諾曼的意思。

諾曼乾脆也就把話給他講明白了。

他一指桌上的那些銀納爾,說:「這裡有33個銀納爾,還有幾十個銅阿司,如果你願意再幫我一個忙的話,那麼我可以給你其中的1……」諾曼本來想說15個的,但是話將出口的時候覺得15個好像太多了點,看托瑪仕剛才那財迷的模樣,也許10個就夠了,於是本來要出口的話變成了「10個。如果你能幫我一個忙的話,我會給你10個銀納爾,這夠你喝到你以前喝的那種葡萄酒了吧?」

托瑪仕的眼睛一下子又亮了,連看了諾曼好幾眼,「你真的發財了?!」想也不想地就答應了下來,「沒問題,你要我幫你什麼忙?快說!」

諾曼於是說道:「我要你假扮成一位黑袍法師,當我的老師,帶著我一起去參加教會學校的入學考試。」他還怕托瑪仕不知道黑袍法師是什麼,又追加解釋了一遍,「黑袍法師就是法師,法師你總知道的吧?」

托瑪仕沒有回他的話,而是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看著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半天才道:「你要我……假扮成黑袍法師?!」

看他樣子,似乎是知道黑袍法師是什麼。

也是,他怎麼說曾經都是一名醫生,算是社會的中流階層,知道黑袍法師也不稀奇。

「沒錯。」

諾曼本來以為以托瑪仕剛才表現出來的對於錢財的熱愛,以他現在的處境,讓他答應下來這件事很容易,沒想到托瑪仕連連搖頭。

「不不不不不,不行不行不行不行,這可是假扮成貴族,被發現了可是大罪!……」

資本為了追求利益,有2個銀納爾利益的時候,他可以努力去工作;有50個銀納爾利益的時候,他可以不擇手段;有10個金塔蘭利益的時候,他就可以不顧法律;有100個金塔蘭利益的時候,他就可以冒著殺頭的風險。人也是這樣。

這是高文教給諾曼的,諾曼深刻地把這句話記在心裡,也深深地相信著。

人沒有不敢做的事,之所以不敢做,是因為利益不夠大,托瑪仕相信也是如此。所以諾曼也不去勸說他,直接就道:「15個銀納爾。」

托瑪仕還是連連擺手:「不不不不不不……」

「20個銀納爾。」

「真的不行,如果被發現了,這是會被抓進監牢里去的!可能要弔死的!」

「25個銀納爾。」

「我都跟你說過多少遍了,我真的是不會幫你這個忙的!」

「30個銀納爾,我只有這麼多,我不會再加了。」

「……成交!」

成了。

諾曼在心中學著那些法師們說了這麼一句。

而他身體里的那些法師們則是看著這一幕,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這些吃喝不愁的文明世界的人顯然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人肯為了30個銀納爾就賭上一條命。

而曾經差點活生生餓死的諾曼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