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六十一節:20倍

第六十一節:20倍 (1/2)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3630

「那是為了固定你的骨頭,讓你的骨頭能夠順利癒合。」

像是猜到了諾曼心中所想,他心中有一個聲音這樣說道,卻不是編號十三。

而在解答完之後,這個聲音做了自我介紹:「你好,我是達戈尼特,是聖殿騎士團的一員,從今天開始我將負責你的身體健康。」

能有自己的名字,這個達戈尼特顯然級別要比編號十三高,應該是和高文一個級別的。

達戈尼特似乎對於諾曼的右臂特別感興趣,又對諾曼說:「可以請你用手輕輕地觸摸一下你的右臂嗎?這將使我們能更好地處理你的傷勢,否則你有可能變成殘疾……」

變成殘疾?

諾曼一聽嚇了一跳,趕緊遵照那個達戈尼特的指令用左手去摸右臂。

他先是小心地把左手放到右上臂上,輕輕地觸摸著,然後再順著達戈尼特的指示一點一點地加重力道,感受皮肉下面的觸感,一邊感受著,一邊把自己摸到的情況詳細一點點地告訴了達戈尼特。

「這裡凹進去了……多深?我感受一下……嘶!……大概是我半個指節這麼深……」

「這裡凸起來了,像是一個斜坡……高了一個指節……」

「這裡摸起來軟軟的……」

「這裡硬硬的,摸起來有點粗糙……」

……

達戈尼特仔細聽完了諾曼的描述,過了一會兒才說道:「對方雖然掌握了一定的醫療知識,但明顯不健全。骨傷治療有三項基本原則,複位、固定、功能鍛煉,從你的描述來看,對方顯然已經意識到了固定的作用,但是對於複位卻是不知道,而根據你剛才的描述,我建了模,根據模型判斷,你的右臂即使復原了也會畸形……」

達戈尼特的話諾曼雖然聽的不是很懂,但是大致意思他還是明白的:托瑪仕的手藝不行,按照托瑪仕這麼做,他的右手即使好了也會是畸形的!

在闡述完了諾曼右臂的整體傷情後,達戈尼特又說道:「你右臂的整體傷情就是這樣,但是我有一點不解。」

「你的右臂是昨天斷的,到現在連一天的時間都不到,但是我按照你剛才描述的情況來建模,發現好幾個部位竟然已經完成了纖維連接,而有一個創面甚至開始形成了原始骨痂!纖維連接一般需要一周的時間才會出現,原始骨痂需要的時間更久,要2到3周才會出現,這太不可思議了……你確定你剛才的描述沒有出現錯誤嗎?」

……如果說達戈尼特之前的話諾曼還能勉強聽懂大概意思的話,那麼現在這番話就完全聽不懂了,一臉懵逼。

「纖維連結是什麼?原始骨痂是什麼?『不可思議』又是什麼?……」

達戈尼特剛才過於激動了,再加上他的專業本不就是一個善於和人交流的領域,所以語言上也沒有注意,現在諾曼一通問他才意識到自己的用詞不妥。

雖然資料顯示諾曼的古語學習進度非常驚人,但是這些專業名詞就是直播間里的那些普通人都聽不懂,更何況諾曼呢?

於是達戈尼特換了一個說法。

「我的意思是,你的右臂不像是昨天才斷的,而像是已經斷了一個月。」

由此達戈尼特只能得出一個結論。

「你身體的自愈能力,是正常人類的20倍。」

他怕諾曼還無法理解,又加了一句解釋,「就是說,正常人受傷了需要20天的時間才能恢復好,你只需要1天的時間就行了。」

是這樣嗎?

諾曼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說法。

他只知道自己力氣比村子裡的所有人都大,卻不知道自己在受傷的恢復上也比其他人強。當然,這和他皮糙肉厚基本上不會受傷也有關,不怎麼受傷,自然不知道自己和其他人在受傷後的恢復能上有差別了。

不過這樣也好,比別人恢復得快,那這傷勢就影響不了自己接下來參加入學考試了,這是個好事。

可還沒等諾曼高興呢,達戈尼特又說:「不過這對現在的你來說可能不是一件好事。」

自愈能力比別人強還不是好事?

嗯,諾曼已經初步掌握了這個新的古語辭彙。

「為了使你的右臂不至於變成畸形,你的右臂需要重新進行複位。如果你是普通人的話,那沒什麼問題,可是你的自愈能力實在太強,現在重新進行複位的話,會帶給你很大的痛苦,有點像是要把你的骨頭重新打斷,當然,這只是比喻,從純粹的痛感上來說並沒有那麼痛,可是加上心理感受的話,對於很多人來說比打斷骨頭還痛。」

原來達戈尼特要說的是這個。

諾曼完好的左手一拍胸膛,「我不怕痛!」……

好吧,即使諾曼不怕痛,但是他傷在了右臂,純粹靠他一個人的力量顯然是無法完成達戈尼特的治療要求的,還好這個房間里還有第二個人。

「托瑪仕,托瑪仕……」

諾曼走到床邊,開始推搡這個老酒鬼,推了好幾下才把對方叫醒。

「唔……」

托瑪仕睜開惺忪的雙眼,含糊不清地問他:「你想做什麼?」

「謝謝你幫忙處理我的傷勢,」

諾曼先是對托瑪仕道了聲謝,這也是他在最近的學習中學到的,然後才道:「但是你能再幫我一個忙嗎?」

托瑪仕閉上了眼睛,似乎想嘗試著再睡著,可是沒一會兒就又睜開了,應該是被吵醒之後再也睡不著了,只好在床上坐起身來,對著諾曼嘟囔道:「看在你請我喝過酒的份上我才把你拖進來,你別指望我再幫你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