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五十八節:爹爹

第五十八節:爹爹 (1/2)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3329

汝乃何人?

小姑娘說的竟然也是古語,不過諾曼卻聽不懂。

就像那句「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一樣,諾曼聽得懂她說的每一個字,但是連起來的意思卻是完全不明白。

諾曼聽不懂,他身體里的那些法師們卻懂。

「竟然是文言文?很親切,剛才那個天使很可能也是她召喚出來的,或許她可以成為我們強大的盟友。」

這是之前和高文交流的那個人的聲音,也就是那個說要念詩的傢伙。

「不見得吧?只怕是前拒狼,後有虎。」

這是高文的聲音。

「一個這種年紀的小蘿莉不僅古語這麼好,甚至還會文言文,你覺得這正常嗎?這個小姑娘太神秘了,而神秘代表著不被掌握,代表著危險。」

「我知道你想什麼,但有的時候畏首畏尾只會錯失良機。」

「我不贊同,我認為魯莽行動才會導致失敗。」……

高文和那個說要念詩的傢伙,從智商來說無疑要比諾曼高明不知道多少,但是正因為他們想得太多,有的時候反而遲遲不能做下決定。

倒是諾曼,他並沒有太糾結於自己是否能聽懂對方的話,更不會糾結該如何去回答對方的這個問題,腦子遠沒有這麼多彎彎繞繞的他只是直接問了一個問題。

「你那天晚上,是去和情人幽會還是去洗澡了?」

諾曼迫不及待地問出了這個問題,用的是通用語。

小姑娘愕然。

諾曼身體里的那些法師們也都一下子愣住了。

他們的腦迴路完全跟不上諾曼的節奏。

這個問題和剛才以及現在的情形有半個銅阿司的關聯嗎?

正常人顯然都無法理解諾曼的腦迴路。

不過諾曼卻不是在開玩笑,他也不懂幽默是什麼。現在的他,只是認真地看著小姑娘,即使滿臉鮮血也無法掩去他滿臉的認真嚴肅,彷彿他剛才問的不是那樣一個無厘頭的問題,而是「生命的意義是什麼」這樣的終極哲學問題。

看著諾曼這認真的表情,小姑娘竟然也沒有再計較諾曼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鬼使神差地認真回答了諾曼的這個無厘頭的問題。

「洗澡。」

用的同樣是通用語。

得到答案的諾曼眼瞼下垂,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他問這個問題並不是毫無意義的。

在教令事件中,他認識到了自己的愚蠢,見識到了身體里那些法師們的睿智。對那種智慧異常崇拜的他於是開始聽從法師們的意見去改變自己,一切都聽從他們的安排,相信他們說的一定是正確的,完全放棄了自己的思想。

可是他似乎錯了。

他曾以為他身體里那些睿智的法師們是神,但是他錯了,他們並不是神,他們也有不足,就比如說今天晚上的事。他們根本看不出來父神教的那個青年只想殺了自己,求饒根本是沒有用的,只有反抗才有一線生機。

再比如面前的這位小姑娘。

那些法師中的佼佼者高文說她是去和情人幽會,諾曼卻認為她是去洗澡,而如今小姑娘的答案證明了諾曼才是對的。

他才是對的,他贏了高文。

諾曼曾經以為自己竟然贏了高文會非常高興,可是當這件事真的發生了,帶給諾曼的卻並不是喜悅,而是思考。

他開始重新思考起自己和他身體里那些法師們的關係來……

諾曼突然陷入了沉默,不說話,這綠色眼睛的小姑娘也閑著沒事幹,就只能看著面前的諾曼。

說實話,諾曼現在的樣子著實有些狼狽:他弓著身子,側對著小姑娘站著,卻連站都站不穩,整個人不住地微微顫抖。他的一隻胳膊無力地耷拉在身側,姿勢詭異,身上的衣服滿是黑色的腳印,骯髒不堪,臉更是被打成了豬頭,青一塊紫一塊還到處腫大。

可是他的眼神深邃。

正陷入神思的諾曼,眼裡彷彿有著無盡的星空。

小姑娘看著這雙眼睛,心猛地一顫,雙眼忽而迷惘,竟不自覺地輕聲低吟出一個古語辭彙來。

「爹爹……」

可馬上她就反應了過來,雙眼瞬間精光一閃,回過神來,接著驚疑不定地盯著諾曼。

她剛才是中了精神類的法術嗎?但是她分明沒有感應到如何法術波動的痕迹!

可如果不是中了精神類的法術,她怎麼會……

小姑娘在那邊驚疑不定,諾曼卻是慢慢從思考中回過神來。

他的雙眼重新有了焦點。

雖然還是弓著身子,雖然一隻胳膊還是抬不起來,雖然滿面血污,雖然渾身污濁,卻遮不住他眼中的光。

那是明悟,那是自信,那是……

諾曼。

在對絕對智慧的過分崇拜中迷失了自我的諾曼,回來了。

完全認識不到自己的短處固然不行,但是對於他人的智慧盲目崇拜丟失了自己也並不可取。那些法師們能給他建議,卻不能由他們來安排他的人生。

歸根結底,這是他諾曼的人生。

……

看著諾曼此刻的眼神,小姑娘的心又是一顫。

諾曼的眼神讓她覺得熟悉而溫暖,卻因為對方的身份又抗拒,這是一種非常矛盾複雜的心情。以至於在諾曼又對她開口說話之後,她甚至都沒有回答就直接捲起一陣風,消失在了這條街上。

「剛才那個鳥人是你召喚出來的……」

從沉思中回過神來的諾曼這句話還沒問完呢,面前的小姑娘就不見了。

「……嗎?」

這小姑娘就和她出現時一樣,來無影去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