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五十三節:藍伯特

第五十三節:藍伯特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2644

諾曼本來以為藍伯特作為一名黑袍法師,怎麼也得四十多歲了,畢竟法師學徒富蘭克林都將近四十了,但是藍伯特的年齡出乎他的意料。

這位黑袍法師不是很矮,身體卻很單薄,皮膚蒼白文文弱弱,看著最多也就二十來歲不到三十的樣子,非常的年輕。他身穿黑色的長袍,長袍上沿著袖管、袍邊綉了幾條金色的線,簡單卻又不失莊重,而在他袍子上胸口的位置還綉了一顆金色的六芒星,在六芒星稍微靠下則是一枚黑色的圓形徽章,和袍子的色差很小,要不是諾曼的眼裡出眾,很可能根本注意不到這枚和袍子一樣是黑色的徽章。

那應該就是藍伯特的法師徽章了。

從藍伯特家中出來的一共有4個人,除了身穿黑色長袍的藍伯特外,其他幾人都是更加年輕的小夥子們,一個個最多也就十六七歲的樣子,也都穿得非常體面,一看就不是普通平民。

他們從藍伯特家出來後就站在了路邊,似乎在等什麼,而身後的那扇魔法門戶在他們出來後竟然神奇地自動關上了!——諾曼敢保證,他沒有看到外面或者裡面有人去關那扇門,它就是自己關上的。

魔法果然神奇啊。

諾曼還在感慨著,他這兩天相處下來的「好朋友」哥達卻已經沖了上去,腳步迅捷得哪裡還有半點平日里腳步遲緩的樣子?比野貓都靈敏。

諾曼也不傻,一看哥達沖了過去他也趕緊跟了上去,幾個大踏步就來到了藍伯特法師他們對面,而這時健談的哥達早已經跟藍伯特說上話了。

「……我知道藍伯特大人你不喜歡別人浪費你的時間,對於你這樣的天才法師來說,確實應該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無限的對魔法的研究中去,可是你在這邊等車也是等,聽我說話也是等,不如就聽聽我的來意好嗎?如果你願意對我說句話的話那就更好了,如果能得到你的教誨我將感到非常榮幸,我的家族也會為此而自豪……」

「輸了輸了。」

「完了完了。」

諾曼心中不斷響起這樣的聲音。

論溝通交流能力,諾曼和這位哥達顯然差了十萬八千里,完全不是一個層級上的。不過諾曼也有他自己的方法,那就是來到藍伯特面前後,就站在哥達旁邊,任由哥達喋喋不休地對藍伯特說著話,他自己卻一聲不吭,就這麼站著。

「他現在和你是朋友,可是一旦藍伯特出來了,你們很可能就成為了競爭對手。在有對比的情況下,誰表現得好,誰就更有可能被藍伯特收為學生。」

聖殿騎士團對於這一幕早就猜到並做好了應對方案。

「他很可能是富商的兒子,從小在那樣的環境下長大,交際能力很強,而交際能力不是短時間能訓練好的,所以我們認為你可以直接放棄跟他比拼交際能力。並且交際能力強,有的時候也並不是一件好事。」

「雖然我們沒有見過藍伯特,但是從哥達給出的有限信息來分析,這位藍伯特很可能是一位不善於交際的人。對於這樣一個人,讓對方感到你是他的同類,是同樣的不善於交際的人所能帶給他的好感,比一個善於交際的人能給他的好感更強……」

這就是聖殿騎士團給諾曼制定過的計劃之一了,很簡單,就一個字,沉默。

而藍伯特似乎也正如聖殿騎士團預計的那樣:雖然是哥達一直在不停地說話,但是諾曼卻注意到,藍伯特更多時間是把視線放在了他身上!

適當的時候,不說話比多說話更能引人注意?諾曼又學到了新的東西。

除了藍伯特更多的關注之外,諾曼還注意到了一件讓他比起哥達來更有優勢的事:在藍伯特身後的三個小夥子之中,有一個竟是他認識的!

賈斯寧還是賈斯汀來著?諾曼記得好像是這個名字,因為對方是富蘭克林的那些學生中唯一一個沒有向他買過古語牢籠的人,所以他對這個從來沒有和自己說過話的傢伙還是有點印象的。

看在大家在同一間客廳里相處過幾天的份上,這個傢伙或許能幫他說上點話?

諾曼樂觀地想著。

「你以前是誰的學生?」

藍伯特對於哥達的一大通好話像是沒有聽到一般,直截了當地用一個問題堵住了他所有的話。

藍伯特用的是古語。

哥達雙眼迷茫地看著藍伯特,顯然完全聽不懂藍伯特這是在說什麼。

他單個的古語或許還能認出一些來,但是連成句子的古語就聽不懂了,更別提這句子還有很多他沒掌握的古語了。

看到哥達這模樣,藍伯特直接就不看他了,目光轉向諾曼,眼神比看著哥達時更柔和了點——很顯然,沉默的諾曼確實比呱噪的哥達更討他的好感。

「我以前是富蘭克林?伍德的學生。」

這古語對於哥達來說或許如天書一般聽不懂,但是對於諾曼來說卻是再簡單不過了,很流暢地回答了,那純正的口音更是讓藍伯特眼睛一亮,重新仔細地打量起了面前的諾曼來。

「富蘭克林?那你和賈斯汀是同學?」

藍伯特用的還是古語。

諾曼也用古語回答:「是的,我和他在同一間客廳里學習過。」

諾曼正確的語法,流暢純正的口音,都讓藍伯特非常滿意,這從他越來越亮的眼睛、以及抑制不住的笑容都可以看出。

顯然,他現在對於諾曼非常有好感,非常有興趣。

這模樣也不用分析了,是個人都能看出來藍伯特對諾曼的好感來,於是諾曼心中剛才還成片的「輸了輸了」風頭一轉,全變成了「成了成了」。聖殿騎士團的人也都鬆了一口氣,原本為了保險起見在做的另外幾份預案看來也可以永久擱置了。

「很好,很好。」

藍伯特連連點頭。

諾曼也看出了藍伯特顯然對自己非常滿意,這讓他不由自主地咧開了嘴,正要用古語向藍伯特請求當對方的學生,藍伯特卻是又有一個問題扔了過來。

「你和哪位神明簽訂了契約?」

他問的很自然:在藍伯特看來,有這種古語水平的天才,又已經這個年紀了,肯定是已經學習了很多年,可能四五歲就開始學習法師的相關知識了,和神明簽訂了契約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

可是諾曼顯然是一個例外。

「沒有。」

藍伯特非常滿意的表現讓諾曼也不自覺地放鬆了自己的心態:看藍伯特的樣子,他顯然也會和富蘭克林一下收下自己當學生,說不定也會不收學費還包吃住呢。

於是他也跟著輕鬆起來,沒多想就回答了這個問題,「我沒有通神。」

可是這個答案剛說出口,諾曼就聽到心底高文的大喊:「說公孫靜煙!」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諾曼的這個回答讓藍伯特滿臉的笑意瞬間僵在了臉上,接著收束起來。

「沒有通神?」

藍伯特重新打量起了諾曼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