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五十節:選擇

第五十節:選擇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2643

從河邊洗完澡後,諾曼就直接去了托瑪仕那兒,也就是他接下來一段日子的住處。

托瑪仕並沒有歡迎他這位睡友重新回來和他一起睡,因為這個老酒鬼早已經呼呼大睡起來,諾曼也沒有吵他,在自己曾經睡了好幾晚的位置上躺了下來睡去。

只要入學考試還沒有開始,那就始終都還有希望,諾曼堅信著這一點。所以第二天一大早他就爬了起來,又在卡德納斯滿大街地尋找起黑袍法師的蹤跡來,只不過一天下來之後依舊沒有半點收穫,唯一的收穫大概就是高文和他講了不少故事。

嗯,高文現在主要的職責就是給他講故事、傳授他為人處事的道理和規則。

而也是在高文的教導下,當科林晚上親自和他談話,說要和他提前解除約定、不需要他再擔任佩姬的老師的時候,他沒有立刻暴躁地把科林打一頓。

「尊敬的諾曼大人,我感到非常抱歉,可是現在既然出了這樣的教令,佩姬已經是參加不了入學考試的了,所以你的古語課程……」

科林當時是小心翼翼地提出解約的事的。

「我知道,這是我們的錯!我們不該背棄條約,但是我們也實在是沒有辦法……」

科林時而陪著笑臉,時而扮可憐,好說歹說就是想要提前解約。

如果是依照諾曼以前的性子,絕對直接衝上去揪著科林的脖子問他究竟想怎麼樣了,科林要是回答得不好大打出手也是極有可能的。

但是現在的諾曼卻已經有所不同了。

雖然他對於科林切斷他這最後一條財路的事情還是感到很氣,可他已經能壓抑住自己的怒火,按照高文教導的方式來分析這件事了:那條教令一出,佩姬的老師又是本森先生,那麼她肯定是參加不了入學考試的,所以對於她來說,學不學古語應該不再重要,畢竟大家學古語都是為了參加入學考試,那麼,自己這個古語老師自然也是沒有必要再請了。

嗯,這應該就是科林的想法了。

但是他當時可是和自己說好了教一個月的,現在時間還沒到呢,他就不要自己了,這又怎麼辦啊?……

高文這時開口了。

他先是把情況分析了一下,諾曼發現和自己想的差不多,接著高文提出了解決方案來,這就是諾曼想不出的地方了。

「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一,他違背約定在先,你可以要求他對你進行賠償。二,你什麼都不要,體諒他家的難處,就這麼離開。」

高文說的第一條諾曼覺得很有道理,第二天就讓他摸不著頭腦了。

什麼都不要,就這麼離開?

高文都說了,是科林家錯了,他為什麼不要對方進行賠償啊?這又是個什麼道理?這不是傻嗎?

高文彷彿知道諾曼心裡是怎麼想的,不等諾曼開口就直接說道:「做好事並不傻,第一,做好事能讓對方心中對你感激。」

高文是分條來說的,下面應該還有,但是他還沒說完,就被人截斷了。

「高文,記住我們的目的,請讓他自己選擇。」

這是一個陌生的聲音,要不是提到高文的名字,諾曼根本不會在他心中這許多的聲音中注意到它。

不過高文似乎認識這個聲音,在這個聲音出口後,高文下面的話沒有再說出來,於是這個問題留給諾曼一個人解決。

二選一。

科林緊張地站在諾曼面前,盯著諾曼看,小眼睛一閃一閃地眨個不停——他可是聽女兒說過這位法師先生有多麼獨特的,掌握著神奇的、連本森先生都不懂的神秘知識,想必是非常強大的。而自己現在卻對他說出了這樣的話,真不知道對方會有多生氣呢,說不定會用神奇的法術力量撕碎了他!

不過科林也是沒有辦法,他們家現在正是最缺錢的時候,實在沒有辦法再承受多一分的支出了。為了女兒那希望渺茫的未來,他只能硬著頭皮站在這位強大的法師先生面前了。

科林盯著諾曼看,諾曼也在盯著科林看。

強大的觀察力讓他注意到了科林臉上的緊張,注意到了科林額頭的汗珠,注意到了科林的雙手在腰間不自覺地緊緊纏握著,似乎是在他自己鼓勁讓他站在這裡……

最終,諾曼開口了。

「好的。」

在科林剛提出這件事的時候,諾曼雖然沒有動手,但是臉上的怒意還是很明顯的,可是現在他的臉上只剩下平和。

「我明白了。」

諾曼選擇了第二個方案。

也許是因為記著當初科林讓餓了好幾天的他吃了個飽,也許是因為看到了科林現在忐忑緊張小心翼翼的可憐模樣,也許是因為他想嘗試一下做傻事的滋味,也或許是因為,越過科林的身影,他看到了半個熟悉的小腦袋……

他還記得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那個醜丫頭警惕的眼神,他也記得之後那個醜丫頭對他有多麼尊敬崇拜,他還記得那個醜丫頭學古語有多麼認真,一旦學習起來就全情投入,為掌握每一點新的古語知識而歡喜興奮,他更記得,昨天即使已經想要對他說出這件事了,可是一旦他展現出了拼音的神奇之處後,那個醜丫頭立刻忘卻了一切,沉浸在對於這種新知識的學習中。

那個醜丫頭和他見過的古語學習者都不一樣。

其他人,要麼像伯尼一樣是因為家族的期望而在學習古語,要麼是像賈斯汀一樣為了振興家族而學習古語,要麼是像他一樣成為貴族過上好日子而學習古語,甚至是像富蘭克林一樣純粹把古語當作一門賺錢的生意、一樣工具。

但是佩姬不同,她只是單純地熱愛著這門語言,所以即使她無法參加入學考試了,她依然如飢似渴地學習著古語知識。

能教這樣的學生,他感到榮幸。

科林的眼睛連續快速地眨巴了好幾下,似乎是沒有料到諾曼會答應得這麼痛快,滿臉的不敢置信。

一段日子的相處下來,從女兒的口中、從妻子的口中,他可是清楚地知道這位掌握神奇力量的法師先生是一個錙銖必較的傢伙,現在竟然這麼痛快就答應了?一點也沒有為難他?……

諾曼盯著那個小丫頭在門板後的那半個若隱若現的小腦袋看了好一會兒後,搖了搖頭,轉身,就打算離開了。

他現在心中有種古怪的情緒在蔓延:驕傲,滿足,遺憾,傷感……這種情緒很複雜,他從來沒有體驗過。

做傻事的體驗,確實很奇妙。

諾曼也只能這麼安慰自己那顆因為再沒有了收入而在滴血的心了。

而在他的身後,科林似乎這時才反應過來,對著諾曼離去的北影不斷地感恩戴德:「實在是太感謝你了,尊敬的諾曼先生!你的仁慈令小佩姬離那位黑袍法師大人更進了一些,我們永遠不會……」

黑袍法師?!

諾曼腳步一滯,猛地轉身,盯著科林看起來。

彷彿科林的臉上開了一朵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