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四十九節:浪

第四十九節:浪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2767

一個中世紀的愚昧農夫,顯然無法通過一個晚上的時間就從思想上轉變為21世紀的現代文明人。

諾曼也不例外。

即使有高文不斷地教導,他也只是模糊地知道了原來這個世界比他所知的要複雜得多,有著各種各樣的規則,有著千千萬萬的規律,這些都是需要他慢慢去學習的。

而他需要學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洗澡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首先,經常洗澡能夠將你身體表面的泥垢細菌……」

高文說到這裡才意識到「細菌」這種東西對於諾曼來說顯然是無法理解的,於是換了個諾曼能夠理解的說法,繼續道:「經常洗澡能夠讓你不容易生病。」

「其次,洗澡能讓你的身體不再經常瀰漫著異味,這將使其他人更願意接近你,更願意幫助你……」

高文說了一堆洗澡的好處,在高文的講解下,諾曼這也才知道原來洗澡有這麼多好處——艾什麗村的農夫們從來都沒有洗澡的概念,一兩年不洗澡很平常,經常洗澡反而是異類。

諾曼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來到卡德納斯之前已經好幾年沒有洗過澡了,最近一次還是為了進去第三區才特意洗的澡,但也是將近十天前了,而現在可是夏天……

得知了洗澡有這麼多好處之後,諾曼就聽從了高文的教導,沒有去托瑪仕那裡,而是先拐彎去了流經第六區邊沿的瓦登河邊,想要好好清洗一下自己的身體。

月光下,空無一人的瓦登河邊幽靜得可怕,河面平靜,水光粼粼,偶爾有魚噗通出水面透氣,再潛入,盪起層層漣漪。

諾曼在河邊找了一處石板拼成的甲板,迅速把自己脫了個光溜溜,一點也沒有不好意思,完全不怕被人看見了,更加沒有半點羞恥感。

本來就是,有什麼好羞恥的?在艾什麗村的農夫們的衣服都是破破爛爛的,走在村裡的時候經常露這露那的,到了每年最熱的時候脫光了在地里幹活的更是常見。

倒是他身體里的那些法師們很大驚小怪。

「喲,這身材不錯啊,瞧這肌肉,哥們帶勁!」

「哎哎哎別動,一動都是水波,根本看不清倒影了,你就好好搓你身上的泥就是了。」

「我擦咧,還真特么這麼大啊!我還以為這小子以前吹牛的呢!」

「這他\媽也沒有21吧?照現在這規模估計,硬起來最多18不能再多了。」

「可能是他說的寸和我們的不一樣,有大佬能普及一下這個世界的度量單位嗎?」

「已擼。「

「隨著身體的一陣抽搐,這個直播間索然無味。」

「這都能擼的兄弟,我老奶奶都不扶就服你。」……

還有一些則是在調侃著高文。

「高老師現在這職位是又升了啊?厲害,忽悠人的本事就是牛!」

「放古代,高老師這怎麼也能算個太師了吧?」

「一看就不懂,高老師這是太傅!以後咱們看見高老師來了得喊高太傅咯,跟咱們平頭老百姓可不一樣,他可是和主播說得上話的。」

「說高太傅的都是圖樣圖森破,高文是亞瑟王十二圓桌騎士之一的名字,所以咱們得叫高文太傅。」

「拋書袋的一邊去吧,就你知道?咱們這叫入鄉隨俗,以後就算十二圓桌騎士坐第一把交椅的蘭斯洛特蹦出來,那咱們也是叫蘭太傅。」

「沒錯沒錯,入鄉隨俗,高太傅沒毛病。」……

諾曼一邊洗著自己的身體,一邊努力地聽著他身體里的這些聲音,不過還是有很多陌生辭彙聽不懂,比如說已擼,索然無味,太師,太傅,亞瑟王,度量單位什麼的。

還是要努力學習啊,諾曼心中感嘆著。

他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像高文那樣,似乎什麼都知道,什麼都懂……

諾曼不知道的是,雖然他還是有很多東西不懂,可是在他這種努力去聽去理解每句話的情況下,他的古語水平在一點一點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慢慢地提高。就拿昨晚和今晚來比較,雖然他認識的古語是一樣多,可是他的古語水平已經不一樣了。

得天獨厚的古語語境,在潛移默化地改變著他,造就了他恐怖的古語水平提升速度。更恐怖的是,別人想要提升古語水平需要專門去學,可他每天一睜開眼睛就開始提升了,隨著他每一下的呼吸,他的古語水平都在不斷提升著……

諾曼正想著自己的心思呢,突然感到一陣異樣,像是有針扎在他身上一樣。

這種感覺他曾經有過,就是昨天晚上他還住在富蘭克林家的時候,他也是有了這種感覺,然後發現了窗邊的那隻貓頭鷹。

諾曼猛地甩頭,向一個方向看去,接著,就看到在岸邊離著他幾步遠的地方站著一個人。

借著月光可以看到,這是一個看樣子只有十二三歲的小姑娘。

她的穿著很普通,都是大街上常見的那種,個子嬌小,小手小腳,臉蛋也小,白白嫩嫩,全身上下最矚目的地方大概要數她的眼睛了。

那是一雙翠綠色的眼睛,綠得濃郁,化不開。

她就這麼看著光溜溜的諾曼,沒有看出半分的不好意思來,和一般的女人看見男人裸體的反應完全不一樣。取而代之的,是她滿眼的興奮和好奇,像是見到了一個好玩的玩具,而不是一個健碩男子的裸體。

她這麼看著諾曼,諾曼也沒有半點示弱,就這麼看著她,兩人於是大眼瞪小眼。

互看良久之後,這個小姑娘似乎是看夠了,這才心滿意足地收回了目光,轉身,一蹦一跳地沿著河邊向著上游的方向走去。

諾曼看著她的身影漸漸遠去之後,也收回了目光,繼續開始清洗自己的身體,一把一把地從身上刮出黑色的泥垢來,積累幾處的團成一團之後扔進河裡,心中卻在想著那個小姑娘的事。

這個時間的卡德納斯對於諾曼來說可以說是非常熟悉了,他也清楚地知道這個時間卡德納斯街上人會非常少,幾乎沒有,偶有一兩個在街上遊盪的也都是托瑪仕那樣的酒鬼,這個小姑娘是怎麼回事呢?她大晚上的一個人跑出來幹什麼?……

諾曼還記得高文剛才示範的從一件事推算到另一件事的範例呢,現在他也開始模仿著高文的方式嘗試著進行推算了。

可是他顯然沒有高文的本事,問了自己半天結果屁也沒問出來一個,最後還是一低頭看到自己光溜溜的胸口之後靈機一閃:這小姑娘會不會也和他一樣,是半夜跑出來洗澡的?

「她也是來洗澡的?」

諾曼迫不及待地向高文提問,他第一時間想要知道自己是否把高文的這項本領學到手了。

高文卻給了他無情的打擊:「我不知道,但是根據我的推測,她更大的可能性是和某位男子約好了晚上見面,剛好路過這裡。」

「不管在你們村還是在卡德納斯,十幾歲結婚很常見,她這個年紀有了情人也很正常,而她剛才看你的眼神,也透露出對異性的渴望,這說明……」

高文還在認真分析著呢,諾曼突然發現原本平靜的河面泛起了浪來。

浪很小,是從上游的方向來,輕輕拍過諾曼腳下的石板,浸沒過諾曼的腳面,然後涌過,只剩水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