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四十八節:綻放

第四十八節:綻放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2679

夜風習習,諾曼在深夜的寂靜街道上走著。

「你想要成為貴族,可是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貴族嗎?」

高文在他的心裡這樣問他。

諾曼想要學習高文的那種看穿人心的技巧,高文也想使諾曼這樣一個什麼都不懂的粗野農夫能夠適應城市的生存法則,兩人一拍即合,於是教學就立刻開始了。

「貴族?」

諾曼向高文闡述了他對於貴族的所有理解:「不用幹活,天天吃肉,喝葡萄酒。」

嗯,這就是他對於貴族的所有理解了。

「你只講到了最粗淺的表象,真正的貴族,遠比你想像得要複雜得多。而想要講清楚貴族是什麼,首先你要了解這個世界是怎樣運行的。」

「人們按照一定的組織規則組成了這個國家,每個人在這個組織中都有他的作用,比如說你。」

「你在來到卡德納斯之前,是一個農夫,你什麼都不用想,你的作用就是進行耕作,生產糧食。這些糧食一部分用來養活你自己,一部分用來上繳賦稅、供養另外一些不生產糧食的人,如巴頓男爵,巴頓莊園的管事等。」

「而巴頓男爵他們也不是像你所說的那樣不用幹活,天天吃肉,他們需要保障你們的生產,村子周圍出現了野獸威脅你們的生命安全他們就需要組織人手去獵殺,天荒的年份他們還要想辦法保住收成……」

高文說的這些諾曼從來沒有想到過,他以為巴頓老爺只需要天天睡在床上、沒事下來走走就行了,卻沒想到他還要操心這麼多事。

「巴頓男爵在艾什麗村是至高的存在,可是放在整個卡德納斯來說,他也只是一個組成部分,他需要依附城市的統治者。」

「城市的統治者負責保障城市以及周圍村莊的安全和生產,同時享受著他們繳納的賦稅,而身處在這樣的一個位置,像你這樣的人是顯然做不好這些事的。」

「作為一個城市的統治者,他需要處理好和周邊領主的關係,需要管理好依附於他們的那麼多小領主,需要分配好恰當的人手來管理好這個城市,讓這個城市穩定的運行,需要處理好他的人際關係,這樣才會有人幫他做事,而這些都是你做不到的。」

「你連和富蘭克林的關係都處理不好,更別說要複雜得多的多重人際關係以及管理的卓越智慧了……」

高文在諾曼的面前把整個奧古斯都聯合王國的框架拉開、描繪起來,於是,整幅奧古斯都聯合王國的宏偉畫卷在諾曼的眼前緩緩展開。

諾曼之前從來不知道,他所存在的這個世界原來是這樣的。

原來貴族也有生存的壓力。

原來相比起他這種什麼都不懂的平民來,許多貴族確實是要優秀得多。

原來就算是至高無上的國王也不是不用幹活,只是國王乾的活兒和他這樣的農夫乾的活兒不一樣。

原來奧古斯都聯合王國是落後的封建王朝,教育普及不到位,所以才會有他這樣愚昧的農夫。

……

雖然無法全部聽懂,但是很顯然,高文法師實在太睿智了。

這是諾曼一路聽下來之後的唯一感受。

高文彷彿什麼都知道,他甚至都有些懷疑,高文可能不是個法師,而是全知全能的……神。

諾曼卻不知道,高文所述說的關於奧古斯都聯合王國的所有架構,都是聖殿騎士團的數據團隊在收集到零散數據上建立起來的分析模型,卻和實際情況相差不大。

也就是說,聖殿騎士團根本沒有具體了解過奧古斯都聯合王國的組織架構,只是通過諾曼這樣一個農夫的生活軌跡、以及諾曼在卡德納斯生活時候接觸到的點點滴滴的城市細節,再結合類似的模型推算,就把整個王國的大體架構給直接全部推算了出來……

這簡直比這個世界的神還要神。

「……所以,真正的貴族並不只是一個身份,它還代表著責任,英勇,憐憫,公正,榮譽等等。當你做到了這一些後,即使你的身份並不是貴族,你也已經是一名貴族了。而現在就算讓你當上國王,你也依舊只是一名農夫。」

而除了有關貴族、有關王國的事項外,高文還和諾曼說了許多其他方面的東西。

「滴水之恩,湧泉相報。」

在說出這句話之後,高文馬上解釋道:「這句話的意思是,別人給過你1條白麵包,你就要用10條白麵包去回報他。」

諾曼覺得這很傻。

「為什麼?最多把那條白麵包還給他,為什麼要給他10條?」

這種虧本的事,打死諾曼也不會幹。

高文觀察了諾曼這麼多年,對於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傢伙非常了解,於是用諾曼能理解的方式來告訴他:「如果你給了一個人1條白麵包,結果他用10條白麵包來回報你,當下次他再需要幫助的時候,你還會幫助他嗎?」

諾曼點頭,「當然會。」

「那如果一個人給了尤娜1條白麵包,尤娜還給了他10條白麵包,當尤娜再需要幫助的時候,你會幫助她嗎?」

這個問題已經不需要諾曼回答了,答案是顯而易見的——到時候別說諾曼了,所有人都會搶著幫助尤娜。

諾曼聽到這裡,雙眼逐漸明悟。

或許這句話高文解釋得有點歪,但是對於諾曼來說,這樣的解釋方式才是最能被他所接受的。

「當一件事物發生了之後,你不能光看他的外在表現。比如說今天富蘭克林宣布你們無法參加入學考試,你們圍著他有什麼用?宣布這一切的,是那條教令,他也沒有辦法。」

「再比如說,巴頓男爵今年又加重了租稅,使得你逃難來到了卡德納斯,可是你想過巴頓男爵為什麼要加重租稅嗎?」

「我們想過這樣一種可能:可能是卡德納斯的領主加重了租稅,巴頓男爵為了維持自己的利益,把租稅攤派給了你們。為什麼卡德納斯的領主要突然加重租稅?很大的一個可能,是某處已經或者即將發生戰爭,他要為此支出一筆額外的開支。這場戰爭的背後是什麼?也許,奧古斯都聯合王國現在正面臨著危機,可能是外部入侵,也可能是內部動亂……」

幸虧尤金先生在艾格尼絲的指示下沒有再跟著諾曼,也更加幸虧尤金先生無法聽到諾曼身體里的這道聲音,不然的話怕是他要把自己的眼珠子都嚇得掉出來。

竟然有人能夠單單憑藉一個小村子今年突然加重租稅這麼一個完全不算線索的線索,推測出了王國正在內亂……

「我們需要做的,是透過現象看本質……」

諾曼卻不知道高文的這種能力在這個時代究竟有多麼恐怖,他只是在這條無人的街道上邊走邊聽,孤獨前行,唯有月光相伴。

月光把他的身影拉長、扭曲、張牙舞爪,宛若魔鬼,又如變異的花。

這是21世紀現代文明沉澱了數千年的卓絕智慧,正在這具中世紀的愚昧身軀中萌芽、綻放。

新世界的大門,已經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