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四十七節:夜話

第四十七節:夜話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2602

佩姬本來或許確實是想要趕諾曼走的,但是在古音這種神奇的新力量面前,這個熱愛學習的小姑娘瞬間忘卻了一切,如飢似渴地學習起來。

她大概就連今天早上發布的那條引起第三區動蕩的教令都忘了。

一直到8鐘敲響,諾曼一刻都不敢耽誤,從佩姬那裡拿了今天的酬勞2個銀納爾之後就趕緊離開了科林家,生怕再出點什麼差錯,遁入了茫茫黑夜之中,只留下佩姬一個人在客廳里。

而溫妮也在諾曼離開之後,從卧室里出來,走到她的女兒身邊問道:「你對他說了嗎?」

還兀自沉浸在古音神奇的力量中、抓緊時間趁自己記憶尚算清晰正不斷念誦著古音字母的佩姬聞言,這才想起來下午的時候父母和自己談的話,話語於是一滯。

半晌,才道:「沒……沒有……」

佩姬滿臉自責:她實在是太自私了,一接觸到新的古語知識就什麼都忘了,完全忘記了現在家裡的處境。

溫妮卻沒有責備她的女兒,只是嘆了一口氣,摸了摸佩姬的腦袋,沒有說什麼。

……

還好跑得快。

諾曼走在漆黑無人的街道上,這樣想著。

不過也是他腦子轉得快:如果不是他當時靈機一動,抓准了佩姬愛好學習的特點把拼音的神奇之處展現了一下、讓佩姬完全沉浸到了學習當中去的話,說不定佩姬已經開口說出一些他不想聽到的話了。

就是不知道接下來還有十幾天該怎麼應付……

諾曼搖了搖頭,不去想這個問題了。

富蘭克林那邊是回不去了,那麼諾曼只能去他的老地方,托瑪仕那邊睡覺了。於是他辨認了一下方向後,向著那個方向走去。

夜晚的街上黑漆漆靜悄悄,一個人都沒有,諾曼也是閑著無聊,就和他身體里的那位法師高文閑聊起來。

「你說,怎麼就變成這樣了呢?」

他本來馬上可以躺在軟綿綿的大床上舒服地睡覺了,結果現在要淪落到又去睡大街了,實在糟心。

諾曼在心底惡狠狠地把那個發布教令的該死傢伙又咒罵了好幾遍。

這句話諾曼完全是抱怨著說的,還以為高文會說都怪那條教令,卻沒料到高文給出了一個他意想不到的答案來。

「因為你。」

「因為我?」

高文的話令諾曼不解。

高文說:「是的,因為你。」

「如果你從一開始搬進富蘭克林家後就由衷地感謝他賜給你的這一切的話,和他建立好感情的話,那麼他今天很可能就不會讓你離開;如果你眼裡不是只有自己的利益,能和伯尼他們做朋友的話,那麼你現在不會完全不知道去哪裡尋找黑袍法師;甚至如果你剛才用晚餐的時候能狠心一些,騙科林你是黑袍法師的話,也不用再擔心接下來該怎麼繼續賺這份工錢的事了……」

「教令只是誘因,真正導致事情變化到如今的地步,全都是因為你。」

諾曼站在了原地,沒有再往前走。

聽高文這麼說,竟然是因為自己的原因而導致了事情發展到了如今的地步?

「我做錯了?」

「你做錯了。」

可是高文馬上又道:「但是你也沒有錯。」

「你在那個小村子裡長大,老諾曼除了農活之外什麼都沒有教過你,而你每天的生活除了幹活就是幹活,根本沒有時間也沒有人會教你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你該怎麼做。所以,我們怎能去苛求你像個優雅的貴族那樣去待人處事、明辨是非呢?更別說讓你形成自己的人生觀、世界觀和價值觀了。你只是一個農夫,一個逃荒來到這裡、沒有接受過半點教育只會幹農活的懵懂農夫而已,是我們對你的評估過高了。」

高文這次的講話沒有太注意,其中有一些諾曼無法理解的內容,不過大致內容諾曼還是能夠聽懂的——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在高文的眼中竟然如此不堪,說得就像是個什麼都不懂的野蠻人一樣,這讓他有些不服氣。

「我什麼都明白!」

高文對他的叫囂不以為然,「那是你以為。」他還舉了個例子來證明,「你知道為什麼今天上午,當富蘭克林說你無法參加入學考試的時候,你會想要上去用武力討個說法嗎?」

諾曼想了想,說:「因為我暴躁!」

暴躁似乎不是什麼好事,他卻說得理直氣壯,感覺還頗為自豪呢。

高文卻說:「不是,是因為升米恩,斗米仇。」

這句話諾曼就聽不懂了,還好高文後面有解釋:「當你快要餓死的時候,有人給了你10條白麵包,你會感激這個人,可是當他再給你2條黑麵包、甚至不給你麵包的時候,你不但不會感激他,反而會責怪他,記恨他為什麼不幫你,卻不會記得他曾經給過你10條白麵包,富蘭克林和你之間就是這種情況。」

諾曼仔細一想,好像還真就是這麼回事,高文竟比他自己更了解他的心中想法!

這時高文又問道:「那你知道為什麼你會產生這種想法嗎?」

諾曼又想了起來。

這次他想的時間比剛才長了不少,可是想了半天還是想不出答案是什麼來——他哪裡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產生這種想法啊?產生了就是產生了呀。

於是他最後乾脆地說了聲:「不知道。」

高文於是又解釋道:「這是因為富蘭克林之前給你的東西將你內心對於感激的標準拉高了,一旦低於這個標準,就不再感激,甚至記恨對方。」

接著,高文又問道:「那你知道……」

高文問了一個又一個問題,全部都是有關諾曼的問題,諾曼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結果高文卻能為他一一解答。

光從這些答案來看,諾曼並不是諾曼,高文才是諾曼。

這讓諾曼不得不承認,自己或許真的就像高文所說的那樣不堪,同時也對法師高文的這項本領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我想學你的這種能力!可以嗎?」

高文倒是沒有想到諾曼突然會冒出這麼一句話來。

他沉默了一會兒,似乎是在思考,之後才道:「仔細想想,也不是不可以,或許我們之前一直都搞錯重點了。」

「你在古語上能力出眾,需要的只是時間來熟悉,實在不需要我們那些特意的幫忙了,相反,在一些基本的方面,比如說人情世故、道德準則、世道人心等方面,你確實很薄弱,而這也是我們更擅長的地方,或許我們該以這方面為工作重點的……如果我們之前就從這方面入手,進行改善,現在的局面也許會大不相同……行動綱領需要進行調整……」

高文像是在對諾曼說,又像是在對他自己說,說了好一會兒後,才最終給出了明確的答覆。

「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