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四十六節:古音

第四十六節:古音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3109

佩姬的老師叫本森?卡特,也是第三區的一位古語老師,和富蘭克林一樣,都是灰袍法師。不過和富蘭克林不同的是,本森先生因為沒有教出過能考入教會學校的學生,教學質量一直不被信賴,這也就導致了本森先生的學費在第三區的這些老師中是比較低廉的,在本森先生那裡上學的也多是一些小商人或富裕的手工業者的兒女們。

比如說佩姬。

以上這些信息都是諾曼從伯尼他們口中得知的,這幾個傢伙平時閑著沒事聚在一起就喜歡討論他們用拳頭「開疆拓土」的事業,而要開疆拓土,自然是要對於他們的敵人——第三區其他老師的學生們——有一定的了解。

既然本森先生也是一位灰袍法師,那麼佩姬顯然也是無法教會學校的入學考試了,這對於這個家庭來說大概是一個毀滅性的消息。

諾曼和科林家也相處了一段日子了,對於這個家的情況多少也是了解的:科林是一個釀酒師,他的妻子溫妮則是一名漿洗工,兩個人的收入並不是很高。這樣的家庭能供應佩姬在第三區學習已經非常不容易了,可以說是勒緊了褲腰帶在生活,而他們傾其所有,為的就是拼一個佩姬能進入教會學校、改變命運的機會,結果現在這個機會眼看著就沒了……

他們現在大概比諾曼還絕望,畢竟諾曼只是最近一段日子才剛開始做這事,他們卻是已經在這件事上付出了幾年的時間,結果到頭來一場空。所以他們現在肯定很不甘心,就像是暴風雨之夜飄蕩在大海上的旅人,死命地想要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

諾曼看著科林,見到這個四十多歲的男人眼中正盯著自己,眼中燃燒著希冀的火苗。

「我不是。」

諾曼搖頭,無情地把科林的這一絲希望給澆熄。

「我只是一位灰袍法師。」

他把富蘭克林的由頭給搬了出來——這個理由還真是挺好用的。

科林聞言,沒有馬上收回目光,還是固執地盯著諾曼,似乎覺得諾曼在跟他開玩笑一樣。看了好一會兒後,他眼中那希冀的小火苗才逐漸熄滅,終於把目光收了回去,默默地重新吃起了面前盤子里的豆子來。

溫妮和佩姬也是,聽到這個答案後,豎著的耳朵也耷拉了下來。

這一頓晚餐可以說是諾曼來到這個家教古語之後吃過最安靜的一次,剛吃完,科林就出門了,溫妮收拾了一下後,客廳里只剩下諾曼和佩姬兩人,例行的學習又開始了。

佩姬是一個愛好學習的小姑娘,往日的學習熱情讓諾曼都覺得害怕:別說富蘭克林手下的那些學生了,就是他自己,也沒有佩姬這樣的學習熱情。

這個小姑娘會抓緊一切的機會詢問學習方面的疑難問題,上課的時候更是會以最飽滿的熱情的來對待,一雙眼睛自始至終都會閃亮,如飢似渴地汲取著一切知識。

但是今天卻不一樣。

這個在學習的時候從來都是充滿了熱情的小姑娘現在蔫了,安靜沉默著,彷彿變成了一個啞巴,眼中也沒有神采,心不在焉。

得趕緊把她的心思給拉回來,諾曼心中這樣想著,否則的話,她這樣學習效果不好,科林夫妻不滿意,那麼搞不好會不要他再繼續教導佩姬了……

當這份工作成為了諾曼生活的唯一依靠,諾曼也不由想得很多。

砰砰。

諾曼敲擊了兩下桌面,把佩姬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見到佩姬看過來後,他問道:「還記得我昨天教你的古音表嗎?」

佩姬一點頭,「記得。」

「那好,」

諾曼吩咐道:「背一遍。」

他得讓佩姬有點事干,讓佩姬的腦子有事去想,這樣佩姬才不會總是想著教令的事,也才能認真學習,得到學習的效果,更才能保住他的這份工作。

佩姬不但勤奮好學,也是一個聽話的學生,聽到諾曼的命令後,當下就背了起來:「阿不死勒呃……」

「古音」,古語名「拼音」,這是聖殿騎士團又教給諾曼的一樣東西。

按照聖殿騎士團的指令,他這兩天除了古語之外,還在富蘭克林那裡主動學了一些通用語的知識,比如說字母表:通用語的字母表一共有32個字母,這些字母構成了千千萬萬個單詞,是通用語的基礎。而諾曼學會了字母表之後,單詞還沒學幾個呢,就先學會了另一樣東西——拼音。

聖殿騎士團提取出了字母表中的前26個字母,標註了一套和字母發音截然不同的音,最神奇的是,這些音按照一定的規則拼在一起後竟然能標註出古語的準確讀音來!

通用語和古語,在一定程度上竟然是互通的,這讓諾曼覺得很好玩,也饒有興趣地學習了一番。

而對於已經通曉了600多個古語、掌握著純正的古語發音,同時對於字母又沒有刻板印象的諾曼來說,學習起拼音宛若吃飯喝水一般簡單順暢,兩天的功夫已經掌握了拼音方面基本的一些知識。

諾曼順便還把拼音教給了佩姬。

這麼做有幾個好處:首先,一項全新的、佩姬從來沒有聽說過的古語知識,無疑能讓諾曼的這個法師身份坐得更實;其次,他這兩天也確實有些受不了佩姬了——這個小姑娘實在太笨了,簡簡單單的一個古語學了好幾天都學不好,音根本發不準。如果教了拼音的話,她的音至少能發准一點,不會讓諾曼這麼發愁;最後,當初要不是科林在大街上把他撿了回來,現在諾曼可能已經餓死了,這讓他總覺得自己欠了這個家一些東西。現在教佩姬拼音這麼一種獨特的古語知識,能讓諾曼感覺對自己在這份工作中確實是付出了的,不再總是感覺欠著這個家什麼東西。

基於以上三點原因,諾曼才把拼音教給了佩姬。

「……簽煙日。」

佩姬把拼音表給背完了,但是結果卻令諾曼心中暗道:她剛才背的是什麼?古語發不準音就算了,連個拼音都發不準?尤其是最後「西」的音,她竟然能發成「簽」,還有「滋」,發成「日」,差那麼多,也是厲害。

諾曼隨手拿過桌上的一張紙——他這個老師從來都是一樣東西都不帶,全部用科林家的——開始教起來。

「有幾個音你發的還是不錯的,但是更多的音你都發錯了,我們現在再來學習一遍……」

不過看來佩姬今天的心情確實很糟糕,導致這個一直以來的乖乖女竟然第一次正面反抗了,發表了自己的不滿。

「對不起,諾曼先生,」

佩姬看著諾曼,說:「我只是向你學習古語的知識,而不是學習這些奇怪的東西。」

她的眼神閃爍,似乎還有些話想要說出口,卻在糾結。

諾曼彷彿回到了他第一天來教佩姬時的場景……不,比那時還嚴重,那時候的佩姬就算懷疑他不是一位法師都沒有這麼明確地表達出自己的不滿來,今天真是有些反常。

她想幹什麼?不能參加入學考試了,所以她學不學古語也無所謂了,於是打算把自己趕走?……

諾曼心中一瞬間閃過了許多個念頭。

可是不管佩姬怎麼想,他是不會讓她如願的。

這份工作,他不能丟。

「奇怪的東西?」

諾曼看著佩姬,冷笑了一聲,也不跟她爭辯,只是拿起鵝毛筆在紙上寫了一個古語。

一個「飄」字,也是佩姬最近在學卻總是發不對音的一個古語。

佩姬只是看著,不知道諾曼想要幹什麼。

諾曼寫完這個古語後,又在上面寫了幾個字母,然後指著那幾個字母,一個字母一個字母地指過去,每指一個,口中就發出對應的拼音來。

「坡一拗……」

諾曼讀了好幾遍:第一遍的時候,這幾個拼音分得很開,很清晰;第二遍的時候,幾個拼音開始往一起靠;第三遍的時候,幾個拼音的發音靠得更加、幾乎連在了一起,頭尾相接。

於是,自然而然地組成了一個音。

「飄。」

佩姬本來一直恍惚無神、閃爍躲閃的雙眼,此刻一下子猛地瞪大,滿臉的不敢置信。

恍若見到神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