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四十三節:艾格尼絲

第四十三節:艾格尼絲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2745

在富蘭克林的書房裡,諾曼和富蘭克林兩眼相對,即將就今天這條教令下達之後諾曼將何去何從的事進行對話,而在相去甚遠的第一區亞貝大教堂的某間花室中,也有兩人正面對面就這件事展開討論。

不,準確來說,是一人一貓頭鷹。

藍袍老者已經離開,之前在白袍女子頭頂上方的陰影中倒掛著的貓頭鷹此刻飛了下來,站在她身前的桌子上。

這隻貓頭鷹是黃色眼珠、黑色瞳孔的,身上的羽毛黑黃相間,現在它正盯著女子,張開了嘴,發出的卻不是歐歐的叫聲,而竟然是嫻熟的古語。

「艾格尼絲,你真的相信他說的話嗎?」

名叫艾格尼絲的白袍女子表情平靜,反問道:「相信,或者不相信,有什麼區別?他說的確實有道理。」

她用的同樣是古語。

她也不等這隻貓頭鷹回答她的問題,又說道:「倒是你,尤金先生,你被人跟蹤了都不知道。」

貓頭鷹尤金見艾格尼絲責怪他,不忿地道:「都怪那個粗野的傢伙,他竟然罵我傻逼!父神在上,還是第一次有人敢當著我的面這樣罵尊貴的尤金大人!這個大膽的傢伙,如果不是因為艾格尼絲你,我早就讓他嘗嘗火燒屁股是什麼滋味了!我一路上都在想這件事……」

貓頭鷹尤金喋喋不休,跟個長舌婦一樣,艾格尼絲只是靜靜地聽著,一直等尤金停下,這才說了一句:「他的膽子確實很大,尤金先生你是應該讓他受到點教訓的。」

尤金張了張他的鳥嘴,最終還是沒有說話,只是在心裡腹誹了起來:這還是你生平第一次讓我去監視一個人,一個男人,而且還是一個和教廷沒有任何關係的陌生男人,這態度明顯詭異,在沒有搞清楚狀況之前,我怎麼敢教訓他呢?

滿肚子的鳥語出不來,尤金憋得難受,最後只好說了一句:「艾格尼絲,你不打算做點什麼嗎?」

「做點什麼?」

艾格尼絲搖了搖頭,「尤金先生,你別忘了我的身份,哈迪司鐸做的沒錯。如果我是他的話,我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甚至,我會比他做得更徹底。」

和艾格尼絲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了,尤金深切地知道艾格尼絲所謂的「更徹底」,究竟是什麼意思。

「或許哈迪他想得更多。」

尤金補充了一句。

在這次出行之前,對於哈迪這個人他還是聽說過的,知道這確實就是一個恪守著古法的迂腐傢伙,堅持秉承著父神的仁愛教義。不過哈迪這次之所以沒有做更徹底的舉動來,除了他本身的這個性子外,或許還有一些其他方面的因素。

「也許他怕他做得太徹底,會惹怒艾格尼絲你……」

艾格尼絲搖了搖頭,不打算再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下去了。

「好了,不要再談論這個話題了,這件事已經過去。尤金先生,你以後也不要再去那裡了,我們應該把時間用在其他一些更有益的方面……」

尤金一點鳥頭,正要應下,突然想起自己還有一件事沒有說。

他已經監視了諾曼好幾天的時間,一直都平安無事,昨天晚上之所以會被諾曼發現,完全是因為被諾曼看穿了他施展的二級幻術系法術「陰影面具」。可據他這兩天的觀察所知,諾曼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連最低等的一星黑袍法師都不是,一個零級法術都施放不出來,怎麼能戳穿他的法術陰影面具呢?更何況他也沒有偵測到半點法術波動的軌跡。

當然了,除了以法破法外,幻術系法術還有一個破解的方法,那就是以純粹的精神力來破解。比如說,你如果對一隻巨龍施展五級以下的幻術系法術,那是半點效果也沒有的。

可是要能夠單純地憑藉精神力來破除他施放的二級幻術系法術陰影面具,那被施法者的精神力強度至少得是一星紅袍法師的程度了,而一個連一星黑袍法師都不是的普通人的精神力強度能達到一星紅袍法師的程度?……

比起前一個方法,這一個方法顯然更加沒有發生的可能性。

所以尤金就一直有些奇怪,不知道昨天晚上為什麼自己的法術突然失效了,只是被早上那條突如其來的教令一打擾,他忘了把這件事說出來,直到現在才想起。

「他……」

可是他剛剛說出一個字,就被艾格尼絲打斷了。

「好了,尤金先生,讓我們把這件事忘了好嗎?」

尤金只好咂巴了一下他的鳥嘴,「好吧。」

……

「富蘭克林先生,非常感謝你這些天的照顧。」

在富蘭克林的書房裡,諾曼這樣對富蘭克林說。

他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表情誠懇,一邊說著,還一邊對著富蘭克林深深地鞠了一個躬。

這些都是在聖殿騎士團的指導下做的。

他身體里的那些法師似乎不是一直住在裡面,就比如說這次吧,先是高文一個人和他交流,到了書房裡後另外幾名聖殿騎士團的成員才逐漸趕來,最終組成了他熟悉的「音陣」來對話。這種對話方式比起在茫茫多的聲音中去找一個單獨的聲音要容易輕鬆得多,也是諾曼比較喜歡的一種對話方式。

而聖殿騎士團齊聚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告訴諾曼,堅決不能逼問富蘭克林該怎麼參加入學考試的事,更不能逼迫富蘭克林去想辦法讓他參加入學考試。接著他們又制定了一系列的行動步驟,現在諾曼就是按照他們說的在做。

沒辦法,聖殿騎士團前幾次都沒有坑他,馬屁拍得又那麼舒服,他現在跟一隻無頭蒼蠅似的,也只能聽從他們的指揮了。

「我第一次睡到這麼舒服的大床,第一次吃到這麼精緻的食物,更是第一次吃到肉,你和你的妻子,在這段時間給了極大的關懷和愛護,讓我這個沒有了父親的孩子再一次感受到了家庭的溫暖……」

諾曼按照聖殿騎士團的指示,一直感謝富蘭克林,就是不問入學考試該怎麼辦的事。

從富蘭克林錯愕的表情不難看出,他現在大概是和諾曼一樣,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完全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抽風了?

而在諾曼的心裡,聖殿騎士團的成員們還不停在指揮著,另外那些看熱鬧的法師們也跟著一起瞎起鬨。

「語句不要太連貫,要抑揚頓挫!」

「抑揚頓挫個屁,他聽得懂成語嗎?是有快有慢!」

「感情,感情,感情!說了多少遍了,念台詞不能幹巴巴的,你這樣子連自己都感動不了還怎麼感動別人?」

「眼淚!給我眼淚!擠出兩滴眼淚來,今年的華表獎影帝就是你!」

「再加點肢體語言!手動起來,揮舞,自由地揮舞!擦眼淚!隨便你,總之動起來!」

「讓我看到你的張力!」

「把自己整個人都投入進去,你想要感動別人,首先要感動自己!」

「哈哈哈哈,老哥你們實在有才,一個個都是北影畢業的高材生吧?」

「誰去把杜安給喊來?這種時候要是能有這位八屆影帝來指導才能得到最好的效果啊。」

「杜大老闆怕是忙著拍電影,不看直播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