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三十三節:解惑(下)

第三十三節:解惑(下)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3022

「想要成功施展出法術來,有三點基本要素。」

富蘭克林面對著諾曼侃侃而談,平時面對學生們總是不苟言笑的他此刻也是面帶微笑。

天才學生嘛,總是要區別對待的,要讓諾曼感受到來自於他這位老師的愛和恩情。

「第一,你要和某位神明簽訂契約,這樣你才能取得他的神力,這是施展法術的根本;第二,你至少要掌握一條切實有效的法術咒文;第三,你要有足夠的魔力支持你引導出這條咒文的力量來。」

果然,施展法術是要和神明簽訂契約的啊……

這點和諾曼之前所猜想的一樣,而法術咒文也在他的預料之中,這可是他在佩姬那裡見到過的,就是最後一條讓他有些無法理解。

「魔力?」

這個新單詞讓諾曼皺起了眉頭來,「這是什麼?」

富蘭克林解釋道:「這是一種通過修鍊才能得到的神秘力量,平時會存在於你的體內,當你需要的時候就能用特殊的方法來調動它為你服務,從而發動法術。」

富蘭克林的說法無疑是非常抽象的,不過他也確實不愧是一名老師,在把複雜的知識簡單化的探索上還是有所成效的,馬上又換了一個說法道:「你可以把它理解為你的肌肉,而發動法術則是你揮拳打人。你有肌肉才能打人,而你的肌肉越多越強,你打人就越痛。」

這種說法就容易理解得多了,諾曼一下子就理解了。

也就是說,魔力就是他身體里的肌肉咯?

因為自己的身體里住著一群人,所以諾曼對於這個概念非常容易就接受了,再接著他突然想到了自己上次嘗試發動法術時的場景。

他還記得他念動咒語的時候,似乎感覺到身體里有東西在流動?

「魔力是和水一樣的東西嗎?」

諾曼盡量回憶當時自己的感覺,努力想要把它還原出來,「就好像有一灘東西在身體里流來流去的?」

如果那東西真是魔力的話,他豈不是直接具備了兩點要素,就差最後一個簽訂契約了?

這麼一想諾曼的心思猛地火熱起來。

搞不好,他都不用去教會學校,直接就能成為一名法師、一名貴族了!

但是富蘭克林卻往他的頭上澆了一盆冷水。

「不是。」

富蘭克林直接否認了諾曼的說法,「從感覺上來說,魔力確實和水有些像,但是魔力貯存在你的魔力之海內,它是不會流動的。」

原來那東西不是魔力。

諾曼在心裡嘆了一口氣,感覺自己離法師的名頭又遠了些。

不過他很快就調整好了自己的情緒,又開始糾纏於這剛出現的又一個新單詞了。

「魔力之海?那又是什麼?」

「這就涉及到人體的構造了。」

富蘭克林侃侃而談,「在我們的腦海里有一片神秘的空間,在那片神秘空間里,一共有三樣東西,分別是字幕星河,魔力之海,以及通天塔。」

「字幕星河是一片和我們頭頂的天空一樣的事物,唯一不同的是,這片天空上沒有太陽,沒有月亮,只有星星。這些星星都是古語單字,你掌握了多少古語,你的字幕星河上就會有多少顆星點亮。」

「魔力之海是這片神秘空間里的第二樣事物,也是魔力的貯存之所。每一位法師的魔力都貯存在魔力之海內,魔力之海越大,所貯存的魔力越多,這位法師所能發動的法術也就越強大。而通天塔,是這片神秘空間的第三樣事物。」

「通天塔上頭連接著字幕星河,下頭根植在魔力之海裡面,支撐起了這片神秘空間……」

富蘭克林對於字幕星河和魔力之海說的很多,對於通天塔卻是語焉不詳,似乎他自己對此了解得也不多。而且諾曼聽他的述說總感覺怪怪的,和富蘭克林平時說話的內容順序不太一樣,好像在背書似的。

「……這就是法師力量的源泉,冥想空間了。」

富蘭克林沒在通天塔上說個兩句就完結了,這也使諾曼更加確信對方對於通天塔方面確實所知不多。

不過這點馬上就被諾曼拋到了腦後:相比起富蘭克林對於通天塔所知不多這樣雞毛蒜皮的小事,還有另外一件重要得多的事情吸引著諾曼。

「那怎麼可以進入到那個神秘的空間里去?!」

諾曼迫不及待地問了出來。

他現在才知道原來自己的身體里還有這樣的一個地方!他身體里的那些法師也許就是住在那個冥想空間里呢,如果他知道怎麼進去的話,那麼他就能進去裡面和他們面對面地商量讓他們以後不要總是吵他了!畢竟現在的諾曼雖然對於那些聲音和被迫不斷看到的古語還頂得住,可是有這麼一群傢伙在你的耳邊整天一直吵總是不舒服,不是嗎?

他也想要過一下沒有人在他耳邊一直說話的正常生活啊。

至於為什麼非要進去裡面商量,而不是現在就用古語交流……他就這麼說的話,那些傢伙能不聽,但是他進去之後面對面地說就由不得他們不聽了。如果不聽,那就嘗嘗他拳頭的滋味。

諾曼卻是忘了,如果那些說古語的傢伙真的都是法師的話,到時候面對面地對峙起來也不知道究竟是誰要嘗嘗拳頭的滋味呢。

「首先你要和神明簽訂契約。」

富蘭克林並不清楚諾曼心中的彎彎繞繞,還以為諾曼是求學之心渴切呢,很痛快地就回答了諾曼的問題。

「當你和神明簽訂了契約之後,你所信仰的那位神明自然就會指引你進入冥想空間。」

好嘛,繞了一大圈,又繞回到第一點上來了。

諾曼又緊追著問道:「那怎麼和神明簽訂契約呢?」

他本以為富蘭克林又會拋出一大堆類似於字幕星河、魔力之海這種嶄新的知識來說明呢,卻沒料到富蘭克林這次的答案異常簡潔,簡潔到他有些措手不及。

「看命運。」

簡簡單單的兩個單詞,富蘭克林這次的答案就是這麼簡潔。

「看命運?」

這是個什麼鬼啊!

這就好比諾曼對國王說他想要成名一名貴族,結果國王拋了個硬幣,說字朝上就讓他當貴族,平面朝上就不讓當貴族一樣,也太草率太扯了吧!?

從剛接觸第一個古語到現在,法術這門學問都讓諾曼感覺很嚴謹很複雜,嚴絲合縫一絲不苟,沒想到到了最關鍵的地方竟然如此草率。

「是的,看命運。」

富蘭克林又把這句簡單的話重複了一遍。

諾曼注意到,富蘭克林此刻的臉色有些不對勁:他的眼神幽遠,應該是在想著別的什麼事,另外他的嘴角微微抽動,鼻翼稍稍收縮。

在諾曼看來這種細節很熟悉,村裡的那些傢伙想要破口大罵之前都會有這樣的細節表現出來。

但是富蘭克林先生終究是個上流社會的、有教養的、優雅的、身份崇高的法師先生,所以他並沒有像鄉野村民一樣粗鄙地破口大罵,怎麼臟怎麼罵。

他只是簡單地陳述了一句:「該死的命運。」

這裡面有故事啊……

諾曼這麼想著,附和著罵了一句,「去他\媽\的命運。」

他這是用古語罵的了,至於他怎麼會這句嘛……你聽了十幾年你也會。

諾曼倒不是純粹地符合富蘭克林,他也確有同感:富蘭克林說這能不能簽訂契約全看命運,可如果命運決定他諾曼不能和神明簽訂契約,不能成為法師呢?他該怎麼辦?

認命是不可能認命的,到時候反正得想辦法,一定要成為法師,一切阻撓他成為貴族的都是他的敵人,命運也不例外。

所以諾曼提前先罵上一句,過個嘴癮,也給自己打個氣。

當然,如果命運決定他能成為法師的話……哈哈,那麼這種看命運來決定一個人到底能不能成為法師的方法就實在是太英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