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二十九節:侄子

第二十九節:侄子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2823

還沒等來科林家的晚餐,先等來了富蘭克林的午餐。

諾曼從來沒有午餐的概念,所以當4鐘敲響大家開始進餐廳用午餐的時候,他才知道原來世界上還有午餐這種東西。

城裡人真是奢侈,一天竟然吃三頓。

諾曼一邊啃著麵包喝著蘑菇湯一邊幸福地享受著這種奢侈的生活。

用完了午餐又經過短暫的休息之後,大家重新回到客廳里準備上課。

按照往常的慣例,富蘭克林一般多是上午教文學和數學,下午教神學和法學,今天卻是在一個上午把一天的教學方向都講了個遍,下午也不知道要講什麼呢。而富蘭克林也不負大家期盼的眼神,在用晚餐休息了一會兒過來之後,直接宣布了今天下午的學習內容。

「下午,你們就自己學習吧,」

富蘭克林這樣說道,表情平靜,很認真的樣子,不像是在開玩笑——當然,這位三角眼的小個子先生也從來不開玩笑。

「好好把我上午教授的內容複習幾遍,再把你們之前所學的內容鞏固一下。臨近年考,再教授太多新的內容已經沒有意義,只會增加你們學習的負擔又起不到什麼效果,複習才是最重要的。」

富蘭克林罕見地說了好長一通,而一般人只有在心虛的時候才會這麼反常。

自己複習?

學生們都一愣。

他們還真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呢,一時之間也不知該如何反應。

學生們不知所措,富蘭克林可是胸有成竹。

「諾曼,」

他點了諾曼的名字,「你跟我來,你媽媽有些話讓我告訴你。」

剛才聽到下午自己複習都沒有反應的諾曼未覺得有任何不妥的諾曼現在猛地一驚,比現場的所有學生都要更加發懵。

他的媽媽有些話讓富蘭克林轉告自己?

怎麼可能!他的媽媽早在他很小的時候就死了,怎麼可能有什麼話讓富蘭克林轉告自己呢?而且他的媽媽就算現在還活著,顯然也不可能認識富蘭克林這樣一位高貴的法師老爺。

而其他的學生們聽到這話之後,則是有很多的面上都露出了瞭然的神色,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超然自得。

果然,自己就說嘛,這大個子肯定和富蘭克林先生有著親緣關係,現在一看,果然如此。所以他享受到那些伯尼所說的那些特殊待遇,也就很自然了。

那這麼看來,他們以後還得和諾曼打好關係了,畢竟他可是富蘭克林不知道隔著多遠的一位親人……

諾曼懵懵懂懂地從自己的位置上起身,走到富蘭克林跟前,跟著他出了客廳,上樓,左拐右繞,進入到了一個有著三面書架的房間里。

「關門。」

諾曼依照富蘭克林的話,回身把門關上,然後一轉頭,見到富蘭克林站到了房中唯一的那扇窗戶前,推開窗,正背對著他看著外邊的天空。從背後看,這雖然瘦小卻孤傲的背影還真有些高人的風範。

「富蘭克林先生。」

諾曼猶猶豫豫,還是問了出來,「你說我的媽媽有話讓你告訴我,你認識我的媽媽?」

他剛才上來的路上想過無數遍可能性的答案,比如說,富蘭克林其實是他死去媽媽的哥哥也就是他的舅舅,現在認出了他,再比如說,自己的真實身份其實是某位大人物的子嗣,富蘭克林法師大人現在是奉命來告知他真相,請他回去繼承那位貴族的爵位……

他想了很多,但他就是沒有想到富蘭克林直接地一搖頭,乾脆地道:「不認識。」

不認識?那他為什麼要這麼說?

諾曼更加搞不清楚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了,腦子裡一片漿糊,還好富蘭克林為他解開了心中的疑惑。

「諾曼,」

富蘭克林叫著他的名字,轉過身來,陽光從他的身側四周灑進來,讓他的正面處在了陰影當中,面容更顯陰翳。

「你現在有危險,我剛才在客廳里的時候覺得氣氛有些不對勁,於是施展了一個偵測魔法『法師之眼』,結果看到了有些人想要對你不利。只不過在人多的情況下他們應該還不敢做什麼,可是當人少的時候就難說了,比如說你每天晚上出去回來的路上。」

諾曼已經和他說過,自己每天晚上都是要出去一趟到8鍾再回來的。

「我也不可能永遠跟在你的身邊,所以我想出了這個辦法,假裝你是我的親屬,希望借著這層親密關係能讓他們有所顧忌,你覺得怎麼樣?」

富蘭克林這竟然是和學生們想到了一起去,打算用這樣一種辦法來掩蓋諾曼的天分光輝以免其他人來搶學生了。

諾曼當然是不知道富蘭克林的真實想法,但是這並不妨礙他瞧出了一點不對勁來。

憑藉著自己超常的觀察能力,諾曼注意到富蘭克林在說話的時候雖然面色嚴肅,還刻意把面孔扳了起來,但是在他的眼底卻有一絲不同尋常的神色,似乎是……竊喜?

這顯然和富蘭克林說的東西扯不上什麼關聯。

應該另有真實的原因。

諾曼這樣想著,腦袋卻是點了起來,順著富蘭克林的話連聲道:「好的好的。」

雖然現在還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麼,但是富蘭克林既然這麼說了,那麼他照做就是了,畢竟現在富蘭克林可是供他吃供他住還免費收他當學生,他可離不開富蘭克林,富蘭克林讓他幹什麼,他就幹什麼吧。

也虧富蘭克林不知道諾曼的真實想法,不然怕是要怪自己把簡單的事情弄複雜了、想太多。

諾曼在答應下來,富蘭克林臉上浮上了一抹淺笑,和眼底的竊喜連結起來,表情這才統一,代表了他的真實心情。

「好,這件事就這麼說定了,以後,你就是我的……侄子吧。」

然後他走到桌子後面坐下,也讓諾曼搬了張椅子過來坐著他對面,道:「我看你對古語還是有點天分的,和下面那些人不同,跟他們在一起學習,只會拖累了你學習的速度,所以以後每天下午我們就來這裡進行一對一的單獨教學,一方面方便你的古語學習,一方面也減少你和那些人裡面那個危險的傢伙待在一起的時間,盡量保證你的安全。還有,我單獨教授你的古語知識你不能對其他泄露,如果有人問起了,你就說我在教你文學、數學方面的相關基礎知識。另外,你的古語掌握量也要對其他人保密,若是有人問起相關的東西,你就一概都說不知道,這也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

諾曼其他幾方面的知識確實糟糕得可以,富蘭克林覺得這傢伙搞不好連一個完整的單詞都拼不出來,所以對外說出「補基礎知識」這麼一個由頭、再加上親緣的關係,因此進行單獨的教學也是合情合理。

而富蘭克林這麼說,諾曼也就這麼聽,不停地點頭稱是答應下來,心理卻是不以為然:因為之前觀察到富蘭克林的異樣,先入為主的觀念,導致現在諾曼看富蘭克林說什麼都覺得他在騙自己。

不過真實的原因到底是什麼諾曼也懶得去追究了,他能從富蘭克林這裡拿到好處就行。

而等到富蘭克林終於把所有東西都交待完,兩人終於進入正題了。

「上午的時候,你不是念出了那兩個古語還說出了它們的意思嗎?」

富蘭克林看著諾曼,一直憋到現在的話終於能出口了。

「現在,你把它們都畫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