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二十七節:不懂裝懂

第二十七節:不懂裝懂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2667

從昨天到現在,富蘭克林的心情可謂是一波三折,上下起伏不定。

在昨天發現了諾曼這個學古語的絕佳好苗子的時候,他的心情是相當激蕩的,激蕩到甚至都想到了自己幾十年後的榮光,也是在這種對於未來的美好展望之下,他才會一時不能自持,做出了包括「不收錢包吃住」在內的許多決定。

而在睡了一夜之後,他終於冷靜下來,激蕩的心拉了下來,恢復了以往一貫謹慎小心的行事作風,所以從進來上課到現在,他都沒有對學生們介紹諾曼是他的新學生、是他們的新同學。

這是為他自己留了一個後手:萬一他昨天看走了眼,諾曼這個傢伙並不如他想像中那樣是個天才的話,那麼他也好隨時趕走他,及時止損。

雖然富蘭克林認為這種可能性不大,但是凡事都小心點總是好的,不是嗎?

而接下來他所看到的,證實了他的小心沒有錯。

他原本認為是天才的傢伙在課堂上的表現宛若一個弱智,這讓富蘭克林心情很是複雜。

一方面,諾曼「天才」光環的剝落讓他非常失落,心漸漸沉到了谷底,展望好的美好未來逐漸遠去更是令他心痛到無法呼吸,而另一方面,他也為自己的遠見豎起了大拇指,至少他還沒有承認過這是他的新學生,今天結束了就能悄悄地趕走他,及時止損。

至於學生之間會流傳的那些「謠言」嘛……沒有得到他的親口證實,那些也只能夠是謠言了,不足為懼。

雖然已經接受諾曼不是個天才的事實了,但還是出於一貫的小心謹慎,富蘭克林還是把古語教學又搬了出來,最後測探諾曼在古語上的天分。

其他幾門基礎學科都聽不懂、跟個弱智一樣,到最複雜的古語就能像天才了?富蘭克林並不覺得會發生這樣的事,他也只是例行公事罷了。

但是詭異的是,好像還真有這樣的事!

之前一直跟個弱智一樣的諾曼在他講到古語的時候立刻整個人活了過來,精神奕奕地盯著他的教學,臉上寫滿了理解和瞭然,並不像其他學生那樣滿眼困惑。

這讓富蘭克林本來已經跌落到谷底的心又一點點地重新拉升了起來。

難道還真有這種基礎學科聽不懂古語這種高級知識反而以一聽就懂的人?

先是希望,接著平靜,再是失望,現在又生希望……心情的跌宕起伏頻率實在太快,富蘭克林多有些受不了了,有些怕了,所以他在教完之後並沒有立刻讓諾曼回答,來解開他心中的最後這個疑問。

他有點怕了,怕希望再一次地幻滅。

所以他先點了賈斯汀來回答,給自己一個心裡緩衝的時間,做好了再次迎接失望的準備之後,他才叫了諾曼起來回答這個問題。

也不用回答得太過逆天,對於這兩個古語的理解,他能有賈斯汀這樣也就差不多了。

富蘭克林看著諾曼,心中這樣想著。

這樣的話,這個大個子再想想辦法、湊一下學費,再從他家裡搬出去,那麼他真的收下這個學生也不是不行……

諾曼不知道只是簡單地讓自己站起來說個話、富蘭克林的心理過程能這麼複雜,他只知道自己被點到名了。

那應該是像剛才那學生一樣去做吧?

諾曼並沒有這方面的經驗,還好依瓢畫葫蘆他還是會的,於是從自己的位置上站起來,回憶了一下剛才賈斯汀發言的順序,也照他那樣說起來。

「先生你教授的第一個古語是『飄』,指的是物體落下來的一種運動的狀態……」

富蘭克林的原話並不是這樣。

不關是讀法,還是對於古語意思的解釋,富蘭克林和諾曼說的都有所不同。諾曼現在說的是他在結合了他身體里的那些法師們的話語和他十幾年的經驗之後,自己的理解,所以他的讀音比富蘭克林的讀音更標準,意思的理解更準確。

所謂出之於藍而勝於藍,就是如此了。

諾曼周圍的學生們聽到諾曼竟然還真能像模像樣地說出一些東西來,都有些驚訝——這個陌生的大個子竟然還真能說點東西出來?

不過聽著聽著很快就有許多學生在搖頭了。

他這說的都是些什麼呀?不管是讀音、還是意思,都和剛才賈斯汀說的相差太遠了,這都錯到哪裡去了?

原以為這傢伙還真有些本事,這個客廳里又要出現一個和賈斯汀一樣優秀的傢伙呢,沒想到卻是一個隨口胡謅的傢伙。不知道就是不知道,非要裝作懂的樣子,一點學習的態度都沒有,比起無知來,這無疑是更令人討厭的。

許多學生對於諾曼的第一印象立刻就不好了,之前那幾位對賈斯汀故作矜持側目相對的小女士們,更是有好幾個都皺起了眉頭。

這些學生完全沒有想過是賈斯汀差錯了而諾曼才是對的這個可能性——這怎麼可能呢?畢竟富蘭克林都對賈斯汀的回答很滿意,顯然賈斯汀說的才是正確的方向。

整個客廳里,只有伯尼他們這幾個見識過諾曼在古語上逆天學習速度的,才覺得諾曼才應該是對的。

而在講台上,富蘭克林默默地聽著諾曼的話,心中波濤洶湧、波瀾起伏,像是有十幾個禁咒在他體內爆炸。

這真的就只是他剛才聽了一遍的學習成果?

如果不是事實擺在眼前,富蘭克林完全不會相信這個結果,就算是昨天下午對諾曼充滿了無限信心的他都無法相信這個結果。

那時候的他覺得諾曼應該是個天才,可也萬萬沒想到能天才到這種逆天的程度啊!

瞧瞧,瞧瞧!這個小子都幹了些什麼!

只是聽了一遍,諾曼不但完全發對了這兩個古語的音,而且口音還純正無比,甚至比他這個在古語上浸淫了幾十年的專家發的音都要純正!

這樣的發音,現在的卡德納斯里大概也只有大公爵、都主教、以及那幾位剛來到的大人物才能做到了。

而和讀音相比,更令人震驚的是諾曼對於這兩個古語釋義的理解。

沒錯,諾曼說的和富蘭克林剛才說的釋義並不一樣,但這並不是因為諾曼錯了,而是因為他對於這兩個古語的釋義達到了本質的理解,真正理解掌握了這兩個古語的含義,所以他才能用自己的語言把釋義表述出來,而不是像很多初學者那樣死記硬背。

聽一遍,就真正理解了古語的含義!?……

這種天分,別說見了,富蘭克林聽都沒……哦不,聽倒是聽過這樣的傳說,不過傳說中的主人公可是那種身處神聖之地的超然大人物,當傳說映射進現實,不免就容易令人精神恍惚。

於是富蘭克林也像前兩天的伯尼一樣,心神不能自已,開始懷疑人生了。

也因為太過震驚於諾曼的天分,所以他的表情都僵住了,沒有一絲笑容,這也讓下面的學生們更加確信諾曼說的都是錯的。

沒看到富蘭克林都不高興了嗎?顯然也是在生氣這個大個子不懂還要胡謅的行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