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十五節:掐

第十五節:掐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2300

天空是紅的,沒有雲彩,而是一片火海,火焰不停地在翻滾,粘稠得如同海水,有最為粘稠的地方直接就掛不住了,一朵朵的火焰從天上滴落下來。這些火焰從地面上看著不大,可當落到地上才發現,每一朵火花都有城堡那麼大,熱浪逼人,還沒接近就彷彿要把你全身的水液都要蒸發出來。

除了火海,還有雷電。

每一次,伴隨著震耳欲聾令人膽戰心驚的轟鳴,都會有一條粗壯的雷電從火海上的天空劈下來,劈穿火海撕裂火焰,如憤怒的電蛇,但這只是一瞬間的事,幾個呼吸過後,電蛇就會消散,天空重新陷入一片烈焰的海洋。

空氣中瀰漫著刺鼻的味道,像是硫磺,同時狂風激蕩,呼嘯不止,不一會兒就把這種味道帶著遠去,卻把另一種令人作嘔的腥臭味帶來。

腳下,地面在晃動、皸裂,撕開一條一條的裂縫;身邊,身穿盔甲的戰士們在奮力地嘶吼;不遠處,房屋在成片地倒塌,盪起漫天灰塵;天上,穿著各種顏色長袍的人在飛翔,不停有人帶著痛苦的喊聲墜落下來……

這是諾曼從小到大經常做的一個夢。

和其他時候做夢不同,每當做這個夢的時候,諾曼的感覺都特別清晰,即使是醒來之後記憶也不會消散,而在做夢的過程中也和做其他夢的時候不同。

做其他夢、比如說夢到吃黑麵包的時候,諾曼和夢裡的其他人都是有互動的,他們聽得到他說話,會和他交流,但是做這個夢的時候,夢裡面的那些人卻好像看不到他一樣,即使他大喊大叫他們也不會理睬他,而當諾曼試圖攔住他們的時候,他們甚至會徑直從他的身體里穿過去。

他就像一個游離於這個世界之外的靈魂,孤獨地遊走其中,一遍又一遍地重複經歷著這災難的場景,從小到大。

但是在這個夢中,有一個例外。

那是一個小女孩。

諾曼在夢裡到處奔跑的時候遇見過她很多次,他能看見她,她也能看見他,可惜他們從來沒有說過話。

夢裡的聲音很多,天空火海翻騰的咕嘟聲,遠方傳來的不知什麼動物的奇怪吼聲,盔甲戰士們的吶喊聲,天上長袍飛人墜落時的慘叫聲……但是諾曼在裡面說不了話。

他即使拼盡全身力氣也發不出聲音,而那個小女孩顯然也是一樣,所以他們即使在夢裡已經相遇過很多次,但每次只能互相看著,從來沒有說過一句話。

他們就像兩個孤獨的靈魂,一次又一次地默默注視著對方,看著對方一點一點地長大,然後一次又一次地擦肩而過。

諾曼記得,他小時候做這個夢的頻率很高,但是隨著他的年歲漸長,卻是越來越少做這個夢了。而最近的一次做這個夢,已經是將近一年前的事了,那時候老諾曼還沒有死。

諾曼還記得,在那最後一次的夢中,小女孩已經長成了一個大姑娘,模樣他都還記得。

正是他面前這個從天而降的女人。

晚風似乎停了,月光也變得柔和,萬籟俱寂,唯聞蟲鳴。

「嗝~」

諾曼雙眼直勾勾地盯著那個女人,情不自禁地打了一個酒嗝。

他的右手還抓著酒杯,杯口卻已傾倒,麥酒正從裡面潺潺地流出來,滴在地上,化了開去,成一小灘,他卻未曾察覺。

那個女人也在靜靜地看著諾曼,長袍垂落在身上,掩蓋住曼妙的胴體。

月光從她的側後方射來,灑落她的側臉,卻被她瑩白的皮膚反射回來。半邊幽白半邊黑暗中,她的一雙眼璨若星辰,似有流光轉動,脈脈不得語。

若是仔細看去,她的白色長袍上還有著泥土和血跡,隱隱似有血腥味傳來,鑽到諾曼鼻子里,宛若最有效的催情劑。

諾曼的左手手指不自覺地勾動了一下。

然後他的左手緩緩地抬了起來。

就像他們曾經無數次地在夢中相遇時的場景一般,他把手緩緩舉了起來,舉到這女人臉龐高的位置上。

還差著一步的距離。

諾曼往前踏了一步。

然後,他的手落到了這女人的臉上,將她處於黑暗中的那半邊臉頰輕輕捏住,掐起一小片皮肉來。

溫潤的觸感從指尖清晰地傳來,真實得不可思議。

這不是夢,這是真的。

諾曼咧嘴,傻笑了起來。

在以往無數次的夢境相遇中,他無數次地伸手想要觸碰她,但是他的手一次又一次地從她的身上穿過去,一次次地落空。

而現在,他終於做到了。

他終於觸碰到了她。

十幾年的遺憾,糾纏心間的執念,身為同類的認同感,在這一刻統統得到了滿足,人生都彷彿圓滿了。法師,貴族,這些一直盤踞在諾曼腦子裡的東西暫時之間也統統從他的腦海中離開。

他此刻只有得償夙願的暢快……

這個女人很安靜,這是諾曼在十幾年的夢境相遇中得知的信息。

每一次自己伸出手去嘗試觸碰她的時候,她都只是安靜地站在原地,任由自己做著各種嘗試,什麼也不做,只是安靜地看著自己,然後等到諾曼在一次又一次無意義的嘗試過後頹廢、放棄,默然對立,最後再擦肩而過。

她很安靜,這已經成為了諾曼心裡對於這個不知道名字的女人的全部印象。

所以當他的臉頰微微一緊、被人捏住皮肉的時候,諾曼雙眼瞬間睜大。

「哐啷」

諾曼右手一個沒抓緊,酒杯落到了地上,轉動了兩圈之後滴溜溜地滾到了一邊,碰到牆才停下。

諾曼驚訝地看著她,看著她伸出一隻手來,落在自己臉上,輕輕捏住自己的臉頰,就像自己現在正在做的那樣。

在她的這個動作下,長袍從她的手臂滑落,露出雪白纖細的胳膊來,盈盈只一握。

而迎著諾曼的目光,這個在諾曼的記憶中從來都是安安靜靜、連表情都從來沒有見過的女人,此刻嘴角微揚。

就像偷吃到了雞的小黃鼠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