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十四節:天外飛仙

第十四節:天外飛仙 (1/2)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3198

從富蘭克林的那幾名學生身上學來的新古語徹底抹平了佩姬心中那最後一絲絲的懷疑,在連續教了好幾個新古語之後,諾曼看著面前這小丫頭的眼神已經看出來,就算他現在自己都承認自己並不是一位法師,小姑娘也是堅決不會信的了。

龐大的古語知識量,純正的發音,對於組詞這種艱深的知識都能夠信手拈來,甚至於他曾經還發動了一次法術!——佩姬對於之前諾曼說的那個「改變了她的命運」的法術可是一直牢記在心呢——這樣的一位先生,怎麼可能不是法師呢?

諾曼的法師身份,算是徹底地坐實了。

「……『頭』這個古語,指的是腦袋,我們的腦袋,豬的腦袋,牛的腦袋,羊的腦袋,等等這一些,都是『頭』。你先來學習一下發音,把這個古語讀一百遍……」

諾曼亂七八糟地教導著。

他本來也不是真正的法師,更不是一位老師,本就沒有也沒有經驗好好教導佩姬,所以終於進入到教學之後他的教導方式完全就是亂來,具體來說就是採用大量的廢話戰術加上佩姬的大量自由發揮時間來構成,比如說,每教一個古語就讓佩姬自己先念個一百遍,拖時間拖得喪心病狂。

諾曼這和本森先生迥異的教學方式也並不是沒有引起任何反彈,在一開始的時候,聽到諾曼要求讀一百遍的時候,佩姬也嚇了一跳。

別說本森先生了,就是從她的幾位在別的法師門下學習的朋友口中,她也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教學方式。而好學善問的佩姬也馬上向諾曼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諾曼先生,你是說,讀一百遍?」

諾曼當時是想也不想地就一點頭,「是的。」他也看出了佩姬的驚訝,隨便想了個由頭出來說道:「你的發音很奇怪,只能通過大量的發音練習來糾正,而糾正的最好時期,就是在你剛學習這個古語的時候,所以才會讓你讀一百遍。」

和諾曼相比,佩姬的發音確實很奇怪,所以對於諾曼的解釋佩姬也沒有懷疑,馬上就接受了下來。

是啊,諾曼先生說的很有道理,有理有據,令人信服。而或許也是因為諾曼先生的老師對他採取了這樣的教學方法,所以諾曼先生的古語發音才會如此地純正悅耳呢。如果自己照著做的話,也許將來有一天自己的古語發音也會如此純正!而當一個人的古語發音都已經能如此純正了,他還有什麼理由不是一位法師呢?

這麼一想,佩姬立刻充滿了幹勁,對於諾曼的教學方式也不再質疑,以無限的熱情投入到了學習當中去。

於是一個亂教,一個認真學,時間過得很快,沒一會兒區教堂就敲響了8鍾,又到了諾曼下工回「家」的時間。

而諾曼在卡德納斯的生活接下來也逐漸進入了正規:他白天的時候在卡德納斯到處閑逛,到了下午就去第三區「學習」,晚上則去科林家扮演好自己的法師角色賺取銀納爾。和每天天剛亮就要爬起來去地里幹活一直干到天黑了才能回家睡覺、一年到頭天天如此的繁重農夫生活比起來,他現在這樣的生活無疑是要輕鬆得多了。

但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我要成為貴族!」

諾曼把杯中的麥酒灌下後,雙眼微紅,豪氣風發地這樣說道,聲音在空曠的大街上飄蕩,撞到周邊的牆壁反彈回來,形成輕微的迴響。

而夜風一吹,他腦子更熱了。

此刻是夜晚,8鍾早過,這條街上已經沒有半個走動的人影,只在左邊這塊靠牆的地方才有兩團黑影。今天晚上的月光不錯,借著皎潔的月光可以清晰地辨別出容貌來,於是看到這兩團人影一團是臉蛋和雙眼微紅的諾曼,一團是個看起來五六十歲的老頭子。

兩人都坐在地上,身邊還放了一個小木桶,口子開了,湊進,可以聞到拙劣的麥芽酒味。而在兩人的手上,都抓著一個大口徑的木杯,裡面有酒。

這裡是諾曼這兩天睡覺的地方——自從他開始假扮法師的那天起,他就一直在這裡睡覺。而在這兩天下來,他也認識了那天的那個老酒鬼,和他算得上是「睡友」的托瑪仕,也就是他面前的這個老頭子了。

托瑪仕應該是一個流浪漢,乞討為生的那種,在卡德納斯這樣的傢伙並不少見。而托瑪仕和另外那些流浪漢不同之處,大概就在於托瑪仕把他每天乞討到的錢都拿去買酒喝了,所以諾曼每次看見他都是滿身酒氣的樣子。

「我會通過一個月後卡德納斯教會學校的考試,到時候我就能進入教會學校,再然後我就會成為一名法師,最後,我就能得到國王的冊封,成為一名真正的貴族!」

諾曼借著酒勁、看著托瑪仕,闡述著自己的計劃。

「到時候,農夫的兒子,就成為了貴族!我就可以天天吃肉,也不用再睡大街,能睡在最柔軟的稻草鋪著的床上,每餐還能喝上高貴的葡萄酒而不是那些味道古怪的河水……而吟遊詩人,到時候也會把我的故事四處傳唱的!」

諾曼暢想著那一番美好的場景,心神激蕩,頗有些不能自已了。

心事太多憋在心裡是很難受的,總要找人傾訴出來,但是諾曼卻沒有可以傾訴的人:佩姬一家把他當成了法師,他顯然是不能和他們說他的真心話,而在第三區的那些被他「打劫」的學生面前,他又需要保持威嚴來讓他們乖乖聽話,顯然也不可能對那些小孩子傾訴自己的心情,所以他只能對托瑪仕傾訴這一切了。

畢竟托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