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十三節:老大

第十三節:老大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3192

諾曼和富蘭克林先生的這四位學生在武鬥之後又進行了一番親切的會談,會談的氛圍沉穩而不失活潑,莊重又熱情洋溢。在整體友好熱烈的氛圍中,區教堂的敲鐘聲傳來,不多不少,正好7下。

「糟糕!」

諾曼從對於四人的教學中驚醒。

在卡德納斯,7鍾是進食晚餐的時刻,而對於諾曼來說,這代表著他一天的工作時間到了。

他得趕緊去科林家上工了。

諾曼把手中的課本隨手一放,猛地站了起來。

怎麼了?

原本正在詢問諾曼一道組詞填空題的瘦猴貝克,視線隨著諾曼往上抬了起來,眼中滿是疑惑。

諾曼的動靜有點大,另外三人也都往這邊看了過來,紛紛一臉疑惑。

「我要走了。」

諾曼對他們這麼說道,然後轉身就要離開。

「等一等!」

瘦猴貝克第一個喊了起來。

他急急忙忙地從地上爬了起來,一個快步衝到了諾曼面前,手中還拿著他自己的課本,翻在剛才正在詢問的那道組詞填空上。

「你還沒說這邊該用哪個古語呢!」

大概是諾曼剛才和他們說話的時候溫和得太久,久到讓他們都忘記了這個傢伙一開始可是用鍋子把他們四個打得滿地找牙的凶神。

而諾曼,確實也不是一個溫和的寬厚長者。

「滾開!」

諾曼一把將貝克推到了一邊,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這傢伙想幹嘛?想阻止他去賺取今天的2個銀納爾嗎?如果是這樣的話,他不介意讓他再一次嘗嘗自己拳頭的厲害!

而也是這一眼,讓貝克終於想了起來剛才打架的時候這傢伙的眼神到底有多麼凶戾,心下不禁一顫,終於沒再阻攔。

眼見著諾曼就要跑出巷子了,四人中年紀最大的那青年大聲喊了起來。

「老大,你以後還會不會來啊!」

到底是年紀最大,膽識、見識方面也確實比其他人要強。在其他人還沒從這突髮狀況中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抓住了現在的重點。

雖說這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傢伙野蠻了些,暴力了些,拳頭和破鍋打在自己身上時著實太痛了一些,穿著滑稽了些……可這些缺點都掩蓋不了他身上宛若聖靈般璀璨的光芒——這可是一個能幫他們解決那紛繁複雜的組詞作業的救星!

此刻,在青年心中,最偉大的父神也不過如此了。

所以他深切地關心著諾曼以後還來不來的問題,這將關係到他們以後需不需要把時間浪費在古語作業上,關係到他們會不會因為那該死的古語組詞而想得腦袋發脹,關係到他們能不能有更多的時間去玩。

老大?

這個嶄新的稱呼讓諾曼急促的腳步放緩了一些。

他稍一思索,頭也不回地說道:「會。」然後腳步再沒停留,直接消失在了四人組的視線里,沒兩下就出了巷子,向著第六區的方向拔足狂奔。

趕到科林家的時候,已經是好一會兒以後,天都開始黑了。

諾曼本來還想學城裡人那樣敲門,可是到了門口才發現科林家的門直接敞開著,科林的妻子溫妮正站在門口左張右望翹首以盼。在已經暗下去的街道上發現了諾曼之後,諾曼注意到溫妮的雙眼一下子亮了起來,臉上本來的焦急也褪去。

「諾曼先生,您終於來了!」

「很抱歉,杜考特夫人,我白天有些事。」

諾曼站在溫妮面前,努力擠出一臉歉意來,一邊回想著一邊慢慢說道:「你知道的,作為一名法師,我們總是很忙……」

他的語氣很生硬,表情也很僵硬,擠眉弄眼的、甚至都有些猙獰了。同時,諾曼把右手抵在自己胸口,身子筆挺挺地往前沖了一下。

這種學虎反成犬的動作和話語不倫不類,若是讓真正的上流社會的人物看到了,恐怕會立刻笑出大牙來,可以當作笑料在宴席間流傳一個月的時間。但是放到第六區的溫妮這位家庭婦人的身上,顯然還是奏效的。

不愧是法師先生,多麼優雅、多有修養呀!

溫妮看著諾曼「優雅」的動作,聽著他的話,心中這樣讚歎著。

作為踏車工的女兒,釀酒師的妻子,她顯然並不知道真正的優雅到底是怎樣,所以看到這種和她曾經見過的治安官老爺似像非像的殭屍動作,都覺得是優雅了。

「沒關係。晚餐已經準備好了,諾曼先生請進吧……」

諾曼隨著溫妮進去,對自己剛才的做派頗為得意:他剛才的那些動作和話語,都是他今天在第三區盯梢的時候從那裡的人們身上學到的,現學現用了出來。而看溫妮的表情,他顯然學得很成功,進一步地坐實了自己的法師身份。

到底是假的,諾曼心中對於自己的這個法師身份總是不自覺地會心虛,總是會想方設法地從各個方面來坐實自己的這個法師身份。

「諾曼先生。」

看到諾曼來了後,佩姬站起身打了個招呼。

佩姬的眼神有點奇怪,有點心不在焉——和第一天忽悠成功後的盲目崇拜不同,現在佩姬的眼神中還隱隱多了些焦急,甚至眼眸深處有著一絲絲的懷疑。

諾曼把這些都盡收眼底。

可能是因為從小被大量亂七八糟的古語聲音和圖案折磨的關係,諾曼比正常人要敏感不少,能觀察到許多正常人不容易發現的東西,就比如說如佩姬此刻這般的細微表情。

「嗯。」

諾曼應了一聲,對於佩姬的表情沒有多作反應,只是按兵不動。

他大概能猜出來的佩姬這樣的表情是出於什麼原因。

「諾曼先生,你換衣服了?」

佩姬剛才確實是心不在焉,諾曼都出了一聲之後,她才反應過來,也才注意到諾曼今天的不同。

他沒有再穿那一身另類的洞洞裝,也沒有再繼續屎尿橫流的穿衣風格,而是把自己拾掇得乾乾淨淨,看著終於像個正常人了……當然,也只是像而已,沒有什麼正常人是會穿著袖口都已經快到手肘的長袍的,看著也太滑稽了。

不過,比起之前的那一身,今天的這一身已經非常正常了。

「是的。」

諾曼在剛才來的過程中,已經把自己身上仔細地拾掇過了:嘴角的血跡已經擦掉,微微有些紅腫的臉頰在剛才那麼一會兒功夫也神奇地消掉,看不太出來。所以佩姬倒是什麼都沒看出來。

「好看嗎?」

諾曼不自覺地挺了一下胸膛,問佩姬。

不管表現得再怎麼狠辣、再如何凶戾,歸根結底,他終究還只是一個十八歲的少年,還是有著天生的愛美和虛榮之心。更重要的是,他身上的這件看著滑稽的長袍是他這輩子第一件新衣服——他之前的那件洞洞裝,是老諾曼的父親,也就是他的爺爺老老諾曼的衣服,所以才有那麼多的補丁和洞洞。而在艾什麗村,像諾曼家這樣一件衣服傳三代的人家不在少數。

正因為生平第一次買新衣服,所以諾曼忍不住臭美了一下,想要有人來稱讚他一聲。佩姬則是非常配合地擔當好了一位學生的職責,昧著良心稱讚道:「好看……」聲音卻是很虛,眼睛也不敢再看著諾曼。

諾曼沒有去計較佩姬的這些微表情,只是受用了她的話,樂呵呵地一笑,然後就入座餐桌旁開始用餐。

科林這個時候已經吃完飯去酒館上工了,就只有他們三人用餐。因為諾曼今天遲到的緣故,用完餐之後,稱職的家庭主婦溫妮用比平時更快的速度把東西都收拾好,把地方騰出來給他們。

而當房間里只剩下諾門和佩姬兩人,窗外天色已全黑,屋內點上蜜蠟之後,諾曼開始了今天的課程。

「這兩天,我對於你的古語水平有了一個清楚的了解,對於你的情況,今天也終於想好了該怎麼教導你。你的老師本森說得沒錯,擴大你的古語量是我們現在最需要做的事,所以我今天教你學習幾個新的古語……」

諾曼一邊說一邊看著佩姬呢,而他所料也沒錯,當他說到「新的古語」時,佩姬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

果然,如他所料,連續兩天的閑聊亂扯不教授古語知識,終究還是佩姬這位腦袋不太好使的小丫頭起了一點點的疑心。

還好,他今天總算是能拿出點乾貨來交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