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九節:站好,打劫

第九節:站好,打劫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2432

不是這個,不是這個,也不是這個……

諾曼站在街邊,眼睛盯好了來往的人群,在腦中不斷地做著判斷和篩選。

現在是下午,教堂剛敲完了6鍾,再過不久就要進入傍晚了,而地點,則是在第三區的龐德街。

卡德納斯的區應該是按照富裕程度來劃分,數字越小的區住著身份越高的人,這點從建築和街道就能明顯的看出來:第三區的街道比第九區要寬敞得多的多,整條街面都用平整的青石板嚴絲合縫地拼接在一起,馬車行走在上面都看不出抖動起伏來。而且和第九區這樣的下等街區不同,第三區的街面上完全看不到一點糞水的痕迹,甚至就連碎石和泥土都很少。

行走在第三區的人也明顯不同了。

在這裡,很少看到有穿打補丁衣服的人,破洞衣就更少了。唯一穿有補丁衣服的,只有那麼零星兩三個……當然,這裡面並不包括我們的諾曼。

一直穿著打滿補丁的洞洞裝的諾曼,現在身上已經不見了那件洞洞裝,換成了一件灰色長袍。

灰色長袍很乾凈,一看就是新買的,上面別說補丁了,連半點灰塵都沒有。只不過袍子明顯買小了,雖然身體部分還算寬鬆,可是袖口幾乎都快到諾曼的手中了,看著像是大人偷穿了孩子的衣服一樣,看著很滑稽。

這件長袍是諾曼今天特意買的,雖然小了點,袖管明顯不合身,但勝在便宜,只要23個銅阿司。同時諾曼今天還特意去城裡的那條瓦登河洗了個澡,把自己全身上下好好地洗刷了一遍,現在別說糞便尿液了,就是污垢你在他身上都很難找到!

拋開衣服很小這點不談,現在的諾曼已經很像一個體面的城裡人了。

當然,他做這些都是有目的的——如果他還是像之前的話,第三區的治安兵早就把他扔出去了,根本不可能讓他在龐德街上站這麼久。

而這點他剛才已經體會過了。

「不是這個,不是這個……」

諾曼還在默默地數著,眼睛盯好了前方的一棟紅房子。

數著數著,諾曼又不自覺地摸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這件長袍,心揪了一下,很痛:洗澡就算了,雖然他不理解這些城裡人為什麼這麼喜歡清洗自己的身體,但是洗就洗吧,反正也不要錢,可連衣服都要規定是為什麼啊?自己之前那一身雖然補丁多了點洞洞多了點,可難道就不是衣服了嗎?自己總不是赤裸著站在這裡的啊!

莫名其妙的城裡人!

諾曼在心底狠狠咒罵了一下這些城裡人後,重新把心思拉了回來,繼續盯著前面的那棟紅房子。

又過了一會兒之後,紅房子的門終於打開了,裡面有幾位挎著包的青少年出來。

是了!

諾曼看到這幾人,眼睛猛地一亮。看到他們向著他這邊的反方向走去後,他也不再站在原地,悄悄地跟了上去。

第三區的人流量比起諾曼之前長時間晃蕩的下幾區,人明顯要少了不少,所以他前方這幾位一路蹦跳打鬧的跳脫青少年顯得很引人矚目,也不容易跟丟。而諾曼在跟了一個拐彎後,突然加快了腳步,小跑了幾步衝到幾人面前,把他們攔了下來。

而見到有人擋路,明顯來者不善,這幾位青少年也停了下來,向著諾曼看過來。

他們看諾曼,諾曼也在看著他們。

四個人,都是男生,最大的十七八歲,最小的還是個孩子,只到自己的胸口,應該只有十二三歲……

諾曼兩眼就把面前這幾人的信息都歸納了一遍,在心理盤算了起來。

「幹什麼?」

四人當中,年紀最大長得也最高的那個男生皺著眉頭問諾曼。

應該沒問題……

諾曼心思動得很快,已經盤算得差不多了,於是面對著這男生的質問,他把腦袋往右邊偏了一下。

「進去聊聊。」

旁邊是一條幽僻的小巷,有點繞,從路邊看進去只能看到巷口,再裡面就什麼都看不到了。

諾曼已經提前踩好了點,摸清了這附近的路,知道這裡有這樣一條巷子,所以才會在這個時候突然衝上來攔住他們的。

對面那四人聽清楚了諾曼的話之後,先是面面相覷了一番,然後那個高個子少年問諾曼:「查理讓你來的?」

查理?這又是哪個傢伙?

雖然不知道查理是誰,但諾曼反應也是快,馬上一點頭,承認了下來,「是。」

然後他看到面前這四個傢伙又互相對視了一番,再一齊看向諾曼,還左右望了望,確定只有諾曼一個人後,都看著諾曼笑了起來。

像是一群黃鼠狼看著掉進了狼窩的小雞崽。

「走!」

那個看著十七八歲個子最高的少年顯然是這四人當中的頭領,他仰著頭趾高氣揚地說了一聲後,四人就向小巷子里走去。

諾曼跟在他們身後。

他本來還盤算著怎麼讓這幾個傢伙往裡走入深一點呢,可沒想到不用他開口,前面這幾個傢伙就一直往裡面走,似乎比他還要著急,這倒是讓他樂得輕鬆了。

而且一邊走還一邊在說話。

「查理不但打架不行,腦子也不好使……」

「聽他之前說得那麼兇狠,我還以為他要從七區找幾個狠厲的傢伙過來呢,沒想到竟然找了這麼一個滑稽的傢伙……等會兒不用我們出手,這傢伙就會被自己的衣服給絆倒了吧?……」

「最離譜的是他竟然就找了一個人?哦聖靈在上,他是腦子被打壞了嗎?……」

四位青少年說著一些諾曼無法理解的話,不過不要緊,他也沒興趣去了解他們在說什麼。

終於,這四個傢伙覺得差不多了,夠深入了,已經深入到了那種喊得震天響街上的那些治安兵都聽不到的程度,這才停住腳步,四個人回過身來,戲謔地望著諾曼。

正噹噹頭的那位青年要為諾曼提前發表一番戰前悼唁的時候,諾曼率先出聲了。

「全都站好!」

諾曼手裡拿著一口缺了一個口子的鍋——剛才跟在他們身後的時候,他已經不聲不響地把鍋從背上的包裹里解下來了。

「打劫!」

諾曼看著這幾個傢伙,這樣喝道。

而這也是沒錢學古語的他唯一能想到的學古語的方法了——盯著那些會古語的人,打劫古語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