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七節:改命

第七節:改命 (1/2)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3395

雖然聽不懂,但是從諾曼那有規律的語調、語意生澀不明的語句不難辨認出,諾曼剛才是念了咒語。

「大人……您剛才是念了這張紙條上的法術咒文嗎?」

佩姬小心翼翼地問了下。

自己剛才聽到並且跟著念的那些話,應該就是這紙條上寫著的東西、也就是本森先生所說的那什麼法術咒文了吧?

佩姬覺得應該是的,諾曼也這麼認為。

他雖然不認識這上面的古語,但是從他看到和聽到的動靜來看,住在他身體里的那些「傢伙」顯然是認識的,於是他下意識地回答道:「是的。」

法師大人在發動法術!

這讓佩姬既期待、又緊張,心裡還有點小小的興奮。

她期待的是終於能夠見到傳說中強大無匹的法術力量的真正模樣,長這麼大,她還從來沒有見過法術是什麼樣的呢,本森先生也從來沒有給他們示範過;她緊張的則是擔心諾曼的法術力量會不會把她的家給毀了,畢竟在她聽過的那些有關法師的故事傳說里,法術的力量是無比強大的,就連大山都能削平,更別說她家的小房子了;而心底的那一點點興奮,大概是源自她心底深處的那點冒險精神了。

佩姬身體緊繃,一雙眼睛一眨也不敢眨,牢牢地盯好了諾曼,密切地注視著他周遭的變化,以在法術來臨的時候能及時做出應變。

但是她盯了半天,什麼也沒有發生。

室內一片死寂。

兩個人就跟木頭人一樣,都呆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諾曼和佩姬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時空彷彿在這一刻定格。

佩姬說那種力量非常強大,可以讓晴朗的天空颳起狂風暴雨,讓沉默的火山瞬間噴發,讓……反正力量非常強大,可是為什麼自己念了之後,一點反應也沒有呢?

諾曼百思不得其解,可是沒有時間給他繼續想下去了——他注意到坐在自己對面的佩姬小姑娘看著自己的眼神漸漸地有了疑惑,似乎也和他一樣,想不通為什麼諾曼明明念動了咒語也沒有半點動靜。

她會不會由此想到自己並不是一位真正的法師而只是一個冒牌的傢伙?畢竟自己剛才明明都承認了自己是在念咒文,結果卻沒有半點反應。即使諾曼對於法術這一行當了解不多卻也能夠知道,真正的法術顯然不是這樣的,佩姬會不會因此識破自己的身份呢?

不行,得趕緊糊弄過去!

諾曼平靜地看著佩姬,腦子卻是飛快地運轉起來,只是幾個來回間,已經被他想到了一個辦法。

「你在看什麼?」

不等佩姬詢問,諾曼率先開口打破了室內的安靜。

佩姬答道:「我在等待觀看法術的雄偉力量。」

諾曼笑了,把那張羊皮紙隨手放到了一邊的小桌子上,輕描淡寫道:「法術已經發動了。」

「啊?」

佩姬聞言,先是一愣,然後像一隻受驚的兔子從椅子上猛地跳了起來,搖晃著小腦袋緊張地左張右望。她的眼睛一眨都不敢眨,仔細地觀察著房間里的每一點動靜,全身肌肉繃緊了,隨時準備著大聲呼喚內屋的父母一起逃命。

但是她看了半天,還是什麼異狀都沒有發現。

「法術已經發動,你的命運也已經發生了改變。」

諾曼目光深邃,看著佩姬,視線卻是稍微偏高,越過佩姬的腦袋往後望向她的身後,似乎那個空蕩蕩的地方有什麼普通人看不到的東西。

「法術的神秘超乎你的想像,平凡的少女全然不知,她的命運已經改變,歷史的車輪也隨之滾滾向前……」

諾曼跟個神棍一樣念叨著莫名其妙的話語——拋開前面那半句話不談,後面的話都是他從每年路過村子的那個吟遊詩人的口中學來的。

那個吟遊詩人每年到村子裡來的時候都會講一些冒險故事,而每次講到主人公的時候,不管主人公身份是什麼,吟遊詩人都會說出這句話來,諾曼早就記得滾瓜爛熟了,此刻就順勢把它拋了出來。

諾曼記得,村子裡包括他在內的那些大小孩子們每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想像著主人公的風采,都會不由自主地熱血沸騰,而這句話果然也真是威力不俗,放到城市裡也同樣奏效。

佩姬先是疑惑,繼而思索,最後震驚,驚得半天說不出話來,只到末了憋出一句讚歎的話語:「法術果然神秘而又偉大……」

竟然能夠改變人的命運?!

法師的強大超乎佩姬的想像。

雖然不知道諾曼把她的命運是變好還是變壞了,但是諾曼的強大讓佩姬再一次地把尊敬的目光投向諾曼,眼眸深處還有絲絲恐懼和忐忑。

「坐吧,」

諾曼抬抬手,示意佩姬坐下來。

「那我們再談談別的事吧,這樣我能更好地想想怎麼教你,比如,聊聊那位本森先生?……」

諾曼不想再在咒語的事情上糾纏下去了,差一點穿幫!好不容易糊弄了過去,他現在背上都還滿是汗呢,可不想再來一遍了。

於是趕緊把話題轉向了別的方向。

「是。本森先生是三區的一位法師先生,也是我的老師,我在他那裡已經學習了5年了……」

諾曼生拉硬扯,直到區教堂的鐘聲傳來,連續8次。

這兩天在卡德納斯諾曼知道了很多事,比如說教堂如果連續敲響了8次鐘聲,那就是昭告教區內的子民們該睡覺了,這也將是一天之中最後一次敲鐘。

而諾曼和科林約定的教學時間也就是晚飯後到8鐘的這一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