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五節

第五節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3142

卡德納斯六區熒根草酒館前,一個爛酒鬼從裡面搖搖晃晃地走了出來,路都走不穩,一屁股坐在了路邊,整個人躺了下來,正好看到了頭頂那片燃燒的星空,有氣無力地喊了一聲:「救命啊,天空燒起來啦……」

大概是因為喝得太多,他的聲音很小,含糊不清。

這爛酒鬼往上仰了一下身體,似乎是想要爬起來,但是他實在喝太多了,爬都爬不起來,上半身只是稍微往上拉了一點點就重新又落了下來,結實地砸在了地上。

他也挺識趣的,眼見著爬不起來,也不急著去逃命了,就保持著這個仰躺的姿勢不再動彈,甚至還因為太熱了抓了抓自己的脖子,把衣服往下面拉了拉。

而在天空中,

正當那片區域的星空越來越亮的時候,突然戛然而止,只是一瞬間,那片星空就整個黯淡了下去,重新恢復到了之前正常的夜晚亮度。

爛酒鬼似乎是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突然大聲地咳嗽起來。

因為喝多了,他的臉孔原本就很紅,現在激烈的咳嗽之下他的胸膛急促地起伏,如風箱一般,臉也憋得更紅了,半天才終於能停下來。

他躺在地上,看著那片星空,半晌才低聲喃喃自語,用的語言卻不是剛才的通用語了,而是另一種普通人完全聽不懂的語言。

「申屠無刃死了,星河耀世也只有半截……到底是怎麽了……」

這堪稱異象中的異象也驚到了之前那些都在仰望天空的人,所有人都是一臉迷惑,不明白為什麼這異象會戛然而止,而在六區的某處普通居民房屋的客廳里,老師對於學生的考校也結束了。

「就是這些。」

佩姬在念完之後放下了手裡的羊皮紙,冷眼看著面前這個一身尿騷味的破落乞丐,想看看他接下來還能怎麼說。

諾曼剛才已經想好了應對的辦法,卻沒想到佩姬彙報自己古語水平的行為讓他對於這總共48個古語在一瞬間有了一定的了解,並且憑著十幾年來被那些聲音熏陶出的經驗和感覺,他甚至還有了自己進一步的發現和理解!

這讓他臨時更改了之前的決定。

比起胡謅他所不認識的那些圖案的意思,還是這些發現和理解他覺得比較有根據,有說服力。

「很好很好……」

他先連聲誇讚佩姬,然後道:「那我們從這兩個古語開始吧。」

他依次指了羊皮紙上的兩個古語。

「這個『車』和這個『上』,意思你都知道的,它們結合在一起意思又不同了,『上車』,這個新的古語組合意思是登上車輛,比如說我們面前有一輛牛車,我要上去,那就是『上車』,順序不能錯,反過來的話,『車上』的意思就不一樣了……」

這些都是他經常聽到看到的古語組合,再結合他現在所掌握的孤立古語的含義理解之後,差不多揣測出了這些古語組合所代表的含義。

諾曼一邊講,他所聽到那些聲音一邊也愈發地嘈雜。

「牛逼!這是語言天才啊!都他媽能舉一反三了!」

「換我從小到大聽十幾年的外語,真正學起來我比他還快,一個良好的語境有多重要你懂嗎?」

「真正的天才聽了看了十幾年,不用人教自己都會了好嘛?」

「語境的幫助作用確實非常強大,但是你要說沒人教都能會我就不信了。他又不是真正生活在這個語境環境中,只是能聽到而已,沒有動作行為的輔導理解,他怎麽可能無師自通?」

「我們跟他語言互動本來就是一種行為輔導了,憑什麼就不能無師自通呢?真正的天才不是彈幕裏的你這種庸才可以妄加揣測的。」

「吵個雞,我只有一句媽賣批想要送給你們。」

「來個大佬繙譯一下他們在說什麽啊。」

「召喚實時字幕君。」

……

「……『媽賣批』,這三個古語按照這種順序組合在一起也有一個特定的含義,表達的是憤怒、生氣,」

諾曼在學到了這48個古語的含義之後,那些原本聽不懂的聲音也有一小部分都聽懂了。

雖然他能聽懂的一些古語都是斷斷續續的,比如「XXX媽XX一X三」之類的,但是也有一些是能連在一起的,比如說「媽賣批」這三個古語,就是剛剛從佩姬那裡分別學來的,又剛好是能連在一起的,還是這十幾年來諾曼經常聽到的。

雖然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媽媽出售很多」會和憤怒生氣聯繫在一起,但是以他十幾年來所聽到和看到的經驗培養出來的潛意識來判斷,應該是這個意思沒錯的。

諾曼一邊說,還一邊看著佩姬,觀察著她的表情。

一開始的時候,佩姬這個小傢伙是冷眼看著他,很明顯不懷好意想要看他出醜的,但是當自己把「車」和「上」說了出來之後,她的表情就變了,眼睛瞪大,很驚訝,而當自己說出「上車」並解釋的時候,她的表情就更加震驚了,嘴巴都微張了起來。

隨著自己一路說下來,佩姬看著自己的眼神一直閃爍不定,震驚逐漸地收了起來,表情重新平靜,只是剛才的冷眼輕蔑已經不見,變得莊重嚴肅起來。

這是,糊弄成功了?

諾曼不太確定自己的瞎說有沒有成功地震住佩姬,正當他絞盡腦汁想要再找出一點東西來說的時候,佩姬開口了。

「請停止吧。」

諾曼看著她嚴肅的表情,心裡咯噔一下。

請停止吧?連稱呼都沒有了?

好像和自己剛才從她臉上的表情推測出來的不一樣啊。

難道自己總結出來的那些發現和理解都是錯誤的,被她聽出來了?她已經知道自己是個假冒的了?

她的父母可都是在這個房子里的,如果佩姬揭穿了自己,到時候他們三個人一起上對付自己這個騙子,把他身上的2個銀納爾搶回去怎麼辦?

雖說自己確實是沒有道理的一方,確實是騙了他們,還騙了他們不少吃的,但是這2個銀納爾諾曼也是真不想還給他們,這可是他活下去的希望!

實在不行的話,那就只能硬來了。

這個小傢伙這麼瘦弱,等會兒自己直接一拳把她打暈過去,然後也不要再去想那五十幾個銀納爾的美事了,趕緊開門去逃竄吧。

卡德納斯這麼大,自己跑遠一點,就算他們想找自己暫時也找不到。再退一步,他們要是報告了卡德納斯的領主老爺,領主老爺派人來找自己的話,那自己也能出城去,村子是不能回去的了,但自己能去今天那人說的聖維塔,艾瑪姑媽一家很可能去了那裡……

嗯,就這麼辦。

瞬息之間,諾曼已經定好了接下來的行動計劃,但是佩姬的話來了一個180度的大轉彎。

「尊敬的諾曼先生,」

佩姬從椅子上站起身來,對著他微微鞠了一個躬,神色肅穆,然後才坐下來,抱歉地說道:「很抱歉,您傳授的內容太過高深,以我的水平還理解不了。本森先生說過,組詞這種進階內容暫時不適合我接觸,擴大古語量才是我應該做的,也是對現在的我幫助最大的……」

天吶,她剛才竟然會懷疑這位尊敬的先生是個騙子?!這分明是一位知識淵博的法師啊!

他那純正的古語發音,聽著比本森先生的古語發音還要悅耳,還有那艱深複雜的古語組合,果然如同本森先生所說的一樣令人聽得頭昏腦脹難以理解,這些都有力地證明了這位法師先生在古語學方面有著多麼深厚的造詣。

這樣的一位先生如果不是法師的話,那麼還有誰能是法師呢?

不過最令人敬佩的還是他那高尚的品行:即使自己剛才表現出來對他是那麼的不屑和輕視,他都沒有在意,而是當作沒有看見,依然盡心儘力地教導著自己古語方面的知識。如果是換作佩姬自己的話,她都不相信自己能做到這位諾曼先生這樣毫不介意。

要做到這些,是需要多麼寬廣的胸襟,多麼高潔的個人品德啊!

佩姬為自己剛才的無禮在心中深深地懊悔著,對於諾曼的崇敬也就愈發高漲了,全然不知她心中品行高潔的法師先生剛才還在想著怎麼把她打暈、趁機拿了錢落荒而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