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三節:丑姑娘

第三節:丑姑娘 (1/2)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3310

諾曼是個很勤快的人,所以他和科林把具體的勞動內容和報酬都確定下來之後,當天就投入了自己的新工作。

工作時間是晚餐後,工作地點是科林家的客廳。在又混了一頓晚餐後,科林家的客廳里已經收拾好了,留下諾曼和一個小姑娘。科林和他妻子則是退到了他們的房間里,給他們一片安靜的空間好好學習。

科林的妻子叫溫妮?杜考特,這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婦人,看著很溫柔,只是此刻卻一臉愁容,在房間里也不能好好坐著,來回地走來走去,最後實在忍不住了,對坐在床邊的科林說:「科林……你覺得那真是一個法師嗎?」

「應該是吧……」

科林的回答並不確定,很猶豫,主要是剛才晚餐的時候,他們又一次地見識到了那位法師先生恐怖的吃相,這實在很給他的法師身份減分。

「所以我才跟他商量,最終把月薪改成了日薪。」

科林眼睛閃著光,這也是他暗自得意的一個決定,「雖然按照本森先生的說法,他極有可能是一位真正的法師,但是我們也不能不考慮別的可能性。如果實在不幸,他真的是一個冒牌貨的話,我想我們的女兒肯定能看出來,到時候我們就能『請』他離開。但如果他真的是一位法師的話,55個銀納爾一個月……這我們可是賺大了!」

「我打聽過的,要得到法師老爺的單獨教學,一個月至少要1個金幣,現在只要一半的錢就能請到,非常划算!」

溫妮喃喃自語:「55銀納爾……」

她的丈夫科林每個月的酬勞是16個銀納爾,加上她在外面做漿洗工的每個月8個銀納爾的收入,兩人加在一起也才24個銀納爾每個月。

對於這個家庭來說55銀納爾可是一筆大錢,現在一個月就要花出去,她一想到就心痛。所以即使她的丈夫是他們是賺到了,她也高興不起來。

尤其是那個法師,讓她怎麼看都覺得不像是一位真正的法師。

「或許我們應該請他先洗個澡的。」

溫妮突然這樣說道。

「他身上的味道實在太難聞了,讓他洗個澡的話,他自己舒服,佩姬也不會難受。你知道的,你女兒從來沒有這樣和一個滿身尿騷味的人相處的經歷,我擔心她會吐出來。」

科林還是搖頭,「這可能是他們法師獨特的潮流,既然他自己沒有要求,我們也就不要提出來了,以免觸怒了他,雖然現在還不能確定他到底是不是一位真的法師……」

科林夫妻倆在他們的房間里嘀咕個不休,客廳里的諾曼心理活動也很豐富。

多醜的一個小姑娘呀!

諾曼看著她面前的這個女孩,心中感嘆著。

外面天色已黑,太陽早就不見了,客廳里點上了蠟燭,以供照明用。

科林為了女兒的未來也是上心,客廳里用的是蜜蠟,而不是他們卧室里用的那種石蠟。比起石蠟來,蜜蠟沒有熏人的黑煙,當然價格也是要高得多的,一般只有貴族和富商才會使用,而借著蜜蠟的光,可以清楚地看到科林的女兒佩姬的模樣。

白皙的皮膚,臉盤瘦瘦的,沒有多少肉,下巴尖尖的,鼻子削挺,嘴巴很小,一看就不能吃。

她的頭髮很長,在腦後扎了一長馬尾,一點都不利索,干起活來甩來甩去會很不方便。還有她的身材,胳膊細細的,腰一點也不粗,大腿好像還沒有自己的胳膊粗。特別是她現在正看著自己,一雙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著很柔弱。

這麼一個纖細柔弱的長馬尾女孩,一點也不彪悍,實在沒有半點美感。

丑,真丑!

諾曼又想到了村子裡的好姑娘尤娜,和他面前的這個小女孩一比,尤娜可就美多了:結實的胳膊,粗壯的大腿,和水桶一樣粗的腰線,還有寬大的臉龐,笑起來比盤子還大的血紅嘴巴,一看就是能吃能幹活的大美女,讓人著迷得不行。

「唉……」

諾曼嘆了一口氣,手伸到自己的衣服底下,摸了摸緊緊紮好了口子系在腰上的袋子,裡面有兩枚硬硬了的東西,那是2個銀納爾,也是他今天的酬勞。

算了算了,看在錢的份上,就算面對著這麼丑的姑娘他也只能認了。

「我們是不是能開始上課了?」

諾曼對面的這位率先開口,打破了客廳中相對無言的沉默。

諾曼看去,見到對方正看著自己,一雙眼睛很冷冽。

諾曼一點頭,「嗯,可以。」心下卻是一緊。

他剛才光想著銀納爾了,竟然是忘記了去思考怎麼把這份活計給混過去的辦法!

「這份工作很簡單,就是教授一下古語,我相信諾曼先生你對於這方面是很擅長的。唯一需要說明的,就是在這一個月內,你的教學對象只有我女兒一個人……她是個聰明的姑娘,跟著三區的本森先生學習,對於古語很有天分,學會了不少,但是你也知道的,群體教學的質量終歸不是很好,而教會學校今年的考試還有一個月就開始了……我希望諾曼先生你在這一個月里能幫助她在古語上得到更大的提升,相信這對於你這樣的一位優秀的法師來說並不是什麼問題……」

科林剛才的話從諾曼的腦子裡閃過。

古語?他怎麼知道那見鬼的古語都是些什麼意思啊!

更別提還要教這小姑娘了。

諾曼不知道怎麼開始,小姑娘佩姬倒是挺有主見的,先開口了。

「諾曼先生,那我們從哪裡開始呢?」

這是在催諾曼了,讓諾曼更加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