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法神直播間 >第二節:法師(下)

第二節:法師(下) (1/1)

小說名稱《法神直播間》 作者:何未滿  更新時間:2017-12-30 13:48  字數:2606

「這真的是一位法師?」

「你知道的,我只是一個釀酒師,我怎麼知道他究竟是不是啊……如果本森先生沒說錯的話,他肯定是一個法師。」

「本森先生應該不會說錯的……可就是他這樣子實在太嚇人了,就算是街上的乞丐也沒有吃相這麼難看的……」

「是啊,3條白麵包,10個椰子圈,6個砂糖氣古,12個杏仁餅……本來只是按照待客的慣例準備了一些,沒想到他竟然全部吃了!上多少吃多少,這些是點心不是正餐呀……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能吃的人,就算是酒館裡最壯碩的小夥子巴澤爾,吃的也沒有他多。」

「還有他身上那些都是什麼東西?黃色的,紅色的那些硬塊。」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應該是晒乾的尿液,還有女人的月經血。」

「一個法師身上怎麼會有這些東西!」

「可能是經過了貧民區吧……也許這是一位外地來的法師,不知道卡德納斯哪些地方是不能去的。」

「可憐的外地法師……」

「也或許是法師間的潮流,你知道的,這些貴族們的生活和我們這樣的人總是不一樣的,或許他們流行在身上塗上這些東西,這是一種上流社會的時尚?」

「奇怪的上流社會……你在這裡,不過去坐在他旁邊,會不會讓他覺得我們很沒有禮貌?」

「說的有道理……那我過去了。」

……

嘎吱一聲,門開了,男子走了進來。

這是一處並不寬敞的客廳,擺下一張桌子、四張椅子後就只剩下一半的地方了,不過能在卡德納斯有一個客廳,已經說明這戶人家過得還不錯了,遠遠不是貧民區的那些破落戶們可以比的——那邊的人們往往廚房卧室客廳都是連在一起的,並不會單獨地區分出來。

客廳周圍的牆壁都是木製的,被剝平了,木紋貼合在一起,看著很細膩,地上是平整的灰黑色石板,客廳中的桌子和椅子,則都是用白樺木做的,木質細膩堅韌,也容易上色,像這間客廳里的這一套桌椅,就被塗成了紅綠色,很燦爛。

這些都是卡德納斯近些年來最流行也是最具有性價比的房間布設了,對於諾曼這樣從吃都吃不飽的鄉下小地方逃難來的人而言,正常情況下絕對是看著艷羨不已,眼睛轉都不能轉,但是此刻諾曼現在一眼都沒看,心思全部都被他手上的食物吸引了過去。

「呼哧呼哧」

只是三大口,諾曼就把自己手裡的這個小蛋糕吞了進去,然後「嗝」的一聲打了個飽嗝。

桌子上還有兩個白白嫩嫩的小蛋糕,諾曼本來想伸出去去拿的,可是見到男子出來了,走到自己旁邊坐下笑看著自己,終究就有些不好意思了,這隻手最終還是沒有伸出去,剛剛抬起就拐了個彎,落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他的肚子明顯地鼓了起來——能不鼓嗎?他這一頓算是把三天餓著的都吃了下去,沒撐死都是他胃大了。

「法師先生……」

男子一邊打著招呼,一邊偷偷瞥了一眼桌子上的一片狼藉,想到已經收走的那些,不禁心頭亂顫,有點痛。

為了招呼好這位法師先生,配得上其尊貴的身份,他剛才準備的這些都是家中最好的食物了,還有一些精緻的點心更是臨時讓他妻子跑去街尾的老托德那裡去買的,價格不菲。粗摸一算的話,這位法師先生最少吃掉了3個銀納爾!

仁慈的主啊,3個銀納爾,這快是他們一家正常一個月的食物費用了……

但是一想到女兒的未來,男子還是硬起了心腸來。

3個銀納爾,算不了什麼,只要女兒能成為法師……

「非常抱歉,剛才一直沒有機會做自我介紹。我的名字是科林?杜考特,能知曉你的名字嗎?」

「諾曼,」

諾曼從嘴裡吐出自己的名字,看著面前這個叫科林的中年男人,停頓了一下,又加了一句,「諾曼?屋大維。」

幸虧科林不知道他的底細,若是坐在諾曼對面的是艾什麗村的村民的話,此刻大概已經跳起來了:見鬼的,小諾曼什麼時候也有姓了?!整個艾什麗村就只有巴頓老爺家才有姓氏,而巴頓老爺的姓氏,正是屋大維。

諾曼這是把巴頓老爺的姓氏借過來用了,畢竟他現在可是一位「法師先生」,作為一個看起來似乎很有身份地位的「法師先生」,他怎麼能沒有姓氏呢?

「諾曼先生,」

得知了諾曼的名字,科林繼續說道:「你覺得學費多少合適呢?每個月50個銀納爾怎麼樣?」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趕快定下來這件事了,不然要是讓這位奇怪的法師先生再吃下去……按照這位法師先生三天沒吃過飯的模樣,需要花在食物上的錢光是想想都心疼,這些完全都是可以避免的。

「嗝!?……」

諾曼聽到這個數字之後,眼睛瞪大了,很吃驚,因為太過驚訝和激動,一時沒忍住竟然打了個響亮的嗝。

50銀納爾?!

這放在他們村子裡已經可以買一頭健康的成年耕牛了!而一頭耕牛可是一家人最大的財產了。

一個月的勞作就能拿這麼多錢,當法師實在太好了!就演算法師的勞動再辛苦,諾曼都覺得非常值了。

照這麼下去的話,也許他不用再去找艾瑪姑媽家也能在城市裡紮下根來了,甚至能買下屬於他的房子,成為一名天天吃麵包用不出吃野菜糊糊的真正的城裡人了呢!

一想到這諾曼就激動的控制不住地身體微顫起來。

科林卻不知道諾曼的腦袋裡想了這麼多東西,一看諾曼的表情還以為他對這個價格很不滿意,趕緊又道:「55個,55個銀納爾怎麼樣?!」

心下卻是對諾曼的身份更多了一點信任。

雖然這位諾曼法師吃相難看了點,但是很顯然他確實是一位法師,所以即使是面對50銀納爾一個月這樣的巨額酬勞都不滿意。

竟然又漲了?

諾曼沒想到他就打了一個嗝,科林就答應多給他5個銀納爾,這讓他忍不住都想再打一個嗝了。不過看著對面科林那緊張的樣子,這55個銀納爾對他來說應該也不是一筆小錢,再往上的可能性應該不大了,而且自己剛才還吃了對方那麼多的精美食物……

「好吧。」

諾曼答應了下來,「就55個銀納爾。」

雖然不知道科林想讓他這個「法師」幹什麼,但是看在55個銀納爾的份上,讓他幹什麼都行!甚至於殺人……也不是不能考慮。

諾曼眼神堅定。

人被真正逼到了絕境的情況下,一切的倫理道德都可以拋到腦後,更別提不識字的諾曼本來就沒多少道德可言,在村子裡的時候他可是為了一頭牛敢和人拚命的狠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