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80章 留著自己穿

第80章 留著自己穿 (1/2)

小說名稱《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作者:小璃子  更新時間:2017-12-28 12:13  字數:3504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柯雅如穿著一身黑白相交的長袖連衣裙,此時她保持著優雅的坐姿,給人一種高人一等的感覺,臉上好似泛起笑容,實則卻是不屑,辦公室里很安靜,她鬆開握著滑鼠的手,這才正式地掃了眼被她涼了多時的coco。

「傳聞,你知道多少?」

coco聞言,知道柯雅如這次是沖著夏言,瞬間鬆了一口氣,沒有任何的隱瞞,不僅把小晗來找她的事情說了一遍,還把上次夏思悅來找她的事情一一說了出來。

「夏思悅?」柯雅如皺了皺眉頭,反問道。

「我當時的確是聽見夏言喊那個女人夏思悅。」

柯雅如之前讓人調查了夏言的背景,知道她有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妹妹夏思悅,只是當時夏言對她沒有威脅力,而現在卻不同了,隨即她讓coco離開辦公室後,讓人去調查了夏思悅和夏言之間的關係。

公司里關於夏言的謠言越傳越真實,就像是大家都是親眼看見了一樣,葉雲琛一直忙著項目,雖然聽見有關傳聞但是卻只是聽聽,面上並沒有當真,對於公司臨時安排夏言出差的事情,他更是事後才知道。

夏言不在的時間裡,林旭佳找他的次數也莫名的多了起來,每天下班他都能在公司門口看見林旭佳的車停在路邊,他從最開始的無視到現在的冷眼相對,林旭佳的情緒幾乎要崩潰。

今天也不例外,林旭佳鍥而不捨地守在公司門口準時準點地等著葉雲琛從公司出來,她每天都在發瘋似的想要看見葉雲琛,可是又在看見他無視自己的時候,想抓狂。

葉雲琛照常從林旭佳旁邊走過,誰知林旭佳二話不說地扯住他的手,慍怒地說道,「葉雲琛,我有話要跟你說。」

「放開。」

「夏言明天就回來了,如果你現在不跟我走,我會把我們的事情告訴夏言。」林旭佳一副豁出去的神情地望著葉雲琛,她不用賭也有把握葉雲琛會因為這一句話跟她走。

當葉雲琛甩開她的手,上車後,林旭佳的憤怒不及悲傷來的洶湧,她站在車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把眼淚憋回眼眶。

柯雅如從車庫出來剛好看見這一幕,她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忽然勾了勾唇,這世界總是充滿了巧合,看戲的人是永遠不會嫌事兒大,比如她。

掛了電話,柯雅如直接驅車去陸宅,小晗此時剛結束了文科學習時間,之間他看了電視突然愛上了擊劍,陸正霆對他的要求向來是有求必應,所以又找了一個擊劍的教練專門來家裡教小晗。

柯雅如在陸宅就像是女主人般坐著,直到小晗滿頭大汗地奔到她面前,柯雅如才露出笑容,抽了一張紙巾擦拭著小晗額頭上冒出來的汗珠,單手把他摟到自己的懷中,溫柔地說道,「小晗,累不累?」

「不累,我喜歡擊劍。」

「那現在結束了嗎?姨姨帶你出去吃東西?」

「好啊,不過姨姨,我要先去洗澡,剛才出了很多汗,身上黏糊糊地,一點都不舒服。」

「好,那我就坐在這裡等小晗。」

聞言,小晗立刻一蹦一跳地回了自己的房間,洗澡這事兒,他已經不需要別人幫忙了。

此時偌大的別墅里,能喘氣的就是家裡的傭人,柯雅如知道陳媽在陸家工作了幾十年,對她的態度也相對地好很多,她收起高姿態把陳媽喊到自己面前,摸了一下指甲,笑著開口道,「陳媽,我看小晗這孩子似乎很喜歡夏小姐?」

「小少爺的確是挺喜歡夏小姐。」

「是嗎?夏言是不是經常都會來陪小晗?」

陳媽頓了頓,幽幽地回答道,「夏小姐並沒有經常來找小少爺。」

「是嗎?」柯雅如挑了挑眉,不相信地問道,這跟她查到的消息不符合。

「夏小姐的確很少來找小少爺。」

見陳媽說的這麼肯定,柯雅如也不好意思再繼續詢問,不管夏言是不是經常來找小晗,她都不會讓小晗再喜歡她。

小晗香噴噴地樓上下來,牽起柯雅如的手就往外面走。

柯雅如知道小晗喜歡吃甜食,便帶著他去了甜品店,小晗看著菜單,只要是看見顏色鮮艷,賣相極好的甜品他就直接小手一揮,命令服務員記下,要是柯雅如不制止,只怕小晗會把整個甜品店的東西都點一遍。

甜品接二連三地被端上來,小晗滿足的目光東看一眼西看一眼,小手握著勺子一樣來了一勺,吧唧吧唧著嘴角,把自己覺得最好的吃甜品往柯雅如面前一推,糯糯地說道,「姨姨,這個好吃,你試試唄。」

「不用了,姨姨不喜歡吃甜食。」

「這樣啊,那看來只有小晗一個人吃啦。」小晗惋惜地看了眼柯雅如,他一直都覺得甜食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東西,沒有之一。

北城。

夏言洗完澡站在浴室鏡子前遲遲不肯出去,陸正霆等的有些不耐煩,忍不住沉聲道,「還不出來?」

「還沒洗好。」

「你是在乾洗?」

查德一聽,夏言還沒聽明白陸正霆話中的意思,愣了一下,她才反應過來,頓時額頭上滑過几絲黑線,乾洗?虧得他能說出口。

夏言裹著浴巾,她不知道怎麼回事好像是把小褲褲放在外面了,要是現在出去,她不是等於裸著身體?她的內心已經糾結得擰成了麻花,陸正霆的聲音一直不斷地響起,對她來說現在根本不是沉迷低音炮的時候,而是催命符的感受。

「夏言?」

這聲音就像是近在咫尺,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