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69章 不可描述

第69章 不可描述 (1/2)

小說名稱《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作者:小璃子  更新時間:2017-12-28 12:13  字數:3560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陸正霆很想掐死夏言,這女人已經不止一次一腳踹向自己!後來轉念一想,這是不是自己慣出來的?

他倏地翻身坐起來,骨節分明的手指似有若無地捏了捏太陽穴,半眯眼睛睨了眼雙手擋在胸前的夏言,「閉嘴!」

「你睡了我的床,還要我閉嘴!?陸正霆,你……」夏言激動地說道,忽然腦海里就浮現出昨晚的事情,她記得昨晚下了一場暴雨,自己一直在百貨公司門口等車,然後陸正霆就來了,之後呢……

之後她被他帶到了車上,然後她覺得自己頭重腳輕的,就靠在椅背上睡著了,再然後……她不記得了,但是她知道,自己今早是闖禍了。

夏言苦兮兮地望著陸正霆,小心翼翼地瞅了眼,「那個,我不是故意的。」

聞言,陸正霆臉色並沒有好轉,只是讓夏言感到詫異的是,在她說完這話後,她看見陸正霆突然向後一倒,閉上眼睛,一動不動。夏言動了動嘴,輕手輕腳地走到床沿邊,頭前傾,望著陸正霆看了許久,還是沒有動靜,她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夏言瞄了眼時間,要是她不抓緊,這就該遲到了。她快速地收拾了一下,在臨出門的時候發現自己正面臨一個難題呢,她去上班了,這陸正霆呢?任由他繼續睡?

頓了頓,她小心翼翼地爬到床上,抬起小手戳了戳陸正霆的臉,輕聲在他耳邊說道,「陸正霆,再不起床上班就要遲到了,快起床了……」

耳邊響起的聲音宛如魔音,陸正霆眯著眼睛,臉色都極其的難看,彷彿只要他一睜開眼睛,就會殺人。

夏言喊了好幾遍,死心了。

這陸正霆是老闆,老闆想什麼時候到那就什麼到,有誰敢說老闆遲到了,但是她就不同了,要是被柯雅如逮住她遲到,她大概就要被發配到蠻荒之地了!

索性在她無數次催促司機的情況下,終於準點到達公司。李茹看見她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忍不住湊上前問道,「你今天這是怎麼了,跑這麼快做什麼?」

「差點就要遲到了,我還能不抓緊時間跑?」夏言喝了一口水,望了眼桌上風雨無阻的玫瑰花,有些頭疼。

李茹還想說什麼在看見柯雅如嚴肅地走進來後,立馬噤了聲,沖著夏言擠了擠眼,快速地埋頭在文件夾里。

見狀,夏言不明所以地轉身一看,她瞬間有種麻煩又來了的感覺。她面不改色地淡淡一笑,「柯經理。」

「夏言,從今天明天開始,你就被調到項目部。」

「公司為什麼要把我調到項目部?」夏言問道。

柯雅如掃了眼夏言,淡淡地說道,「你這是在質疑公司的決定?」

「不是,我只是想要問清楚原因而已。」

「你只需要遵從公司的安排,」頓了頓,柯雅如忽而湊近,用只有兩個人聽見的聲音緩緩地說道,「夏言,與其追求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倒不如珍惜蜀屬於你的東西。」

聞言,夏言瞬間就明白了,柯雅如這是想把自己安排到項目部,想把自己和葉大哥湊成一對,這樣才不會擋了她和陸正霆的路。想罷,夏言低著頭,不經意地勾了勾唇,「我遵從公司的安排。」

見狀,柯雅如笑著睨了眼夏言,這才滿意的離開。

但凡想要和她爭陸正霆的人都不會存在太久。

夏言面不改色地整理文件,好像剛才的事情和自己全然無關,反倒是旁邊的李茹見柯雅如走後,又湊過來,「夏言,我真的很懷疑你和陸總的關係,你要是清白的,這女人怎麼會把你視作眼中釘,我看她看你的眼神,簡直就是恨不得把你踢出公司。」

「我還真不知道,你說我們那高高在上的路總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說認識就能認識的嗎?」夏言睜著眼,一本正經地忽悠著李茹,想著自己說的話,瞬間笑了起來。

「夏言,你就可勁兒地忽悠我,你不想說我也懶得問了,反正啊,你去了項目部,你那葉大哥就可以省事了,至少你是在他的眼皮子低下了,是吧?」

「行了,你是大姐,我惹不起,我躲總可以了吧。」

******

夏言公寓。

陸正霆總算是睡醒了,緩緩地睜開眼睛,他似乎已經很久沒有睡過這麼安穩的覺,當然前提是之前沒有被夏言踹醒的話那就更好了。他摸到枕頭下的手機,看了眼時間,慢吞吞地從床上起來,走到浴室,看了眼洗漱台有些狼藉的畫面,頓時臉一黑,嫌棄地掃了眼,將東西整理一遍,簡單的沖了澡裹著浴巾就走出來了。

他閑適地轉到客廳里,看著桌面上夏言給他留的小字條,嘴角微微上揚,他坐在沙發上,看了一會兒新聞,直到門鈴響起,他打開門,臉色瞬間變得十分的難看。

小晗站在最前面,站在小晗後面的人是寧南……

寧南挑了挑眉,昨晚他自告奮勇地要送小晗回家的舉動果然是明智的,要不然現在怎麼可能會看見如此香艷的一幕?他賊笑地望著陸正霆,「徹夜未歸,私會美人?居然連小晗都不管,重色輕友,情況惡劣至極。」

陸正霆冷眸睨了眼寧南,「陳媽呢?」

「陳媽年齡這麼多,你好意思讓她來這麼遠嗎?」

聞言,陸正霆冷眸盯著寧南,「你可以滾了。」

「你不僅重色輕友,還過河拆橋,昨晚要不是我告訴你,你能……這麼快把她吃了?」寧南摸著下頜打量了陸正霆半天,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為了避免少兒聽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