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66章 要求

第66章 要求 (1/2)

小說名稱《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作者:小璃子  更新時間:2017-12-28 12:13  字數:3556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夏明輝掃了眼想要說話的夏思悅,害怕她沒留神說錯話,連忙甩一個眼神制止,隨即訕笑的望著陸正霆,「陸總,我想你大概是誤會了,我們啊,就是來找夏言商量如何解決遺囑的事情。」

「是嗎?」陸正霆慢條斯理地伸手搭在夏言的肩上,感受到夏言暗地裡的抗拒,頓時勾了勾唇,慢吞吞地說道,「遺囑的事?」

當初在醫院的時候,陸正霆是知道蕭蘭芝有留遺囑給夏言,但是後來他出差,蕭蘭芝突然離世,導致遺囑的事情就這樣暫時的擱淺下來,後來他也很少從夏言口中聽說關於遺囑的事和夏家的事。

夏言泛著冷光的眼眸盯著夏明輝,「我不會簽字。」

話音一落,夏言伸手握住門柄,準備關門,誰知夏思悅突然伸腿一攔,「夏言,這份遺囑是合法的,不是你說一句你不簽,就算完事的。」

夏言緊皺著眉頭,跳過夏思悅望著夏明輝,幽幽地說道,「所以你們這是要逼我罷休呢?」

「話不要說得這麼難聽,我們這不是在找你協商嗎?想要怎麼處理不是得看你?」

一直站在夏言身邊的陸正霆眯了眯眼睛,若無其事地掃了眼說話的夏思悅,抿著唇,視線若有似無地落在夏言身上,忽而冷聲開口道,「夏總這段時間過得滋潤了些。」

夏明輝一聞言,頓時心裡咯噔一下,夏家之前的情況的確是很不容樂觀,加上蕭蘭芝手中握著許光的遺物,對他來說無疑不是雪上加霜,要不是他尋到機會在楊金寬那邊得到幫助,他現在還真的做不到這麼理直氣壯地出現在夏言面前。

陸正霆抬起修長的手指把夏言的頭髮捋到耳後,看似臉上帶著淺淡的笑容,實際上,在場的三人都感受到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冷氣,夏言輕蹙起眉頭,淡淡地說道,「我待會還要去公司上班,就不送了。」

夏言把話一說完,也不管他們會是什麼表情,直接把門關上,把他們兩個人隔絕在外。

她愣在玄關處暗自思索著夏明輝這次為什麼非要幫著夏思悅來爭奪這份明明只屬於自己的遺囑,感受到陸正霆厚實的手掌正揉著自己的腦袋,夏言甩了甩頭,她現在滿腦子的疑問,一肚子的起床氣,還么有找到地方發泄呢。

「想知道夏明輝為什麼對遺囑的事情這麼感興趣?」

聞言,夏言倏地抬起手拍掉陸正霆的手,「你知道?」

陸正霆輕聲地嗯了一聲,也不介意夏言剛才的動作,反而揚起一抹笑容,「真想知道?」

「你會告訴我?」

陸正霆一語不發地轉身走向客廳,夏言緊跟其後,望著他的背影,有些不肯定他會不會告訴自己。

「過來。」陸正霆命令道。

夏言微微一怔,猶豫了一會兒,走到陸正霆旁邊的沙發,一屁股坐下,眼睛炯炯有神地盯著,「你說。」

「……」

陸正霆嘴角一抽搐,「你有看見過那遺物是什麼東西?」

「還沒有,這件事自從我媽媽走了以後,那些東西就全部都放在保險箱里,只有把遺囑的事情解決了,我才能看到。」

「恩。」陸正霆皺了皺眉,臉色有些嚴肅,雙手環在胸前,沉思了許久。

「是保險箱里的東西很重要?是其中別有隱情?」夏言小聲地說道,她之所以會有這個想法,是因為她後來越發的覺得夏明輝在處理這件事的態度,很讓人質疑。

頓了頓,夏言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不可置信地補充道,「難道是和當年我爸爸出事有關?你想說的是這個嗎?」

「不排除這個可能性。」陸正霆忽然抬眸望著夏言,眼中不自覺地帶著些許的讚賞,忽又緩緩地說道,「夏明輝和當年發生的事情是存在關係的。不過想要弄清楚這些事情得先要知道遺物到底是什麼東西。」

「你為什麼會調查這件事?」

夏言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陸正霆愣了一下,他面無表情地掃了眼夏言,並沒有想要任何想要解釋的架勢。

見狀,夏言忽然笑了笑,「陸正霆,我現在特別想問你一個問題,你能如實的回答我嗎?」

「什麼問題?」

「我媽媽手裡有我爸爸遺物的事情,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了?」

夏言問這話的語氣很嚴肅,很認真,但是又在不經意間透露出她心中的不安,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種不安的情緒,只得儘力地偽裝,企圖掩飾。

陸正霆抿了抿唇,目不轉睛地盯著夏言,幽幽地說道,「是。」

被她暗自藏在衣袖裡的手指在這一個字從他嘴裡蹦出來的時候,下意識地握緊,她壓制住心底的驚訝,面無表情地說道,「既然你調查的這麼清楚,那你肯定也很想知道這遺物是什麼,對不對?」

不等陸正霆說話,夏言抿了抿唇,再次補充道,「你也看見了,夏家對那份遺囑也是勢在必行,說實話,單憑我自己,我很難斗得過他們。」

陸正霆好整以暇地望著夏言,「你希望我幫你?」

「是。」夏言毫不掩飾自己的想法和目的,在這一刻,她擺正了自己的心態,明確地知道自己現在做面對的一切只有眼前這個男人可以幫自己,也知道他想要從自己的手裡得到什麼。

聞言,陸正霆皺著眉頭,「我可以幫你……」

「好,既然這樣,只要這件事解決了,我會把遺物拿給你看。」

「夏言。」陸正霆知道夏言現在心中在想什麼,但是他從來都不會是那個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