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64章 裝睡

第64章 裝睡 (1/2)

小說名稱《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作者:小璃子  更新時間:2017-12-28 12:13  字數:3562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你來做什麼?」夏言盯著突然來到這裡的夏思悅,臉色有些難看。

「我來哪裡和你有關嗎?怎麼著?難不成陸正霆在裡面?」夏思悅居高臨下的盯著夏言,冷冷一笑。

「竟然和我沒關係,那我這裡並不歡迎你。」

「夏言,你!」夏思悅冷哼一聲,眼神睥睨地盯著她,「不是說和陸正霆在一起嗎?現在他人呢?」

「……」

「你不要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告訴你,你休想用陸正霆的名字來嚇爸爸,你手裡的東西我要定了。」

夏思悅沖著夏言一笑,視線緩慢地落在自己新做的手指甲上,艷麗的紅色在走廊泛黃的燈光下顯得格外的耀眼,她見夏言依舊淡定的樣子,有些惱怒,隨即想也不想地趁她沒注意,伸手推開夏言,直徑進了房子。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你啊……」夏思悅挑了一下眉頭,意味深長地望著眼神有些迷離的林旭佳,充滿笑意地說道。

夏言見狀,有些生氣地走到夏思悅的面前,「你來這裡到底想做什麼?」

「我並不想做什麼,我啊,就是路過樓下,突然想起你不是住在這裡嗎,就上來瞧瞧嘍。」夏思悅掃了眼房間里的布局,忽然轉身睨了眼夏言,「只是沒想到會在這裡看見如此的姐妹情深。」

林旭佳的臉上還掛著兩行未乾的淚痕,她趴在桌子上,聽著夏思悅的話,暗自眉頭緊皺,忽然生出一絲不好的預感,久久沒有聽到夏言的聲音,她借著酒意,突然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搖搖晃晃地試圖想要走到夏言的身邊。

「小佳……」

夏思悅嘴角一勾,望著夏言擔心的表情,忽然嗤笑一聲。

「你笑什麼?」

聞言,夏思悅看了眼時間,偏頭笑的意味不明,悠悠地說道,「承風該等久了。」

夏言沒有多想夏思悅今天來這裡的表現,更沒有注意到林旭佳的變化,她望了眼意圖不明而離開的夏思悅,擰了一下眉頭,重新把心思放在林旭佳身上。

「小佳,你別喝了,你先在沙發上休息一會兒,我去收拾一下房間。」

「不要,我要回家,我想回家。」

「你醉成這個樣子怎麼回家?」

「不,回家,回家……」林旭佳嘴裡一直重複著回家兩個字,夏言蹲在沙發邊沿上尋思了好一會兒,腦海里浮現的是自己上次開陸正霆的車的情形,那場景是各種驚險刺激。

實在是拗不過林旭佳,夏言突然靈光一現,果斷地給葉雲琛打了一個電話。

對於接到夏言電話的葉雲琛來說這無非是很令人開心的事,然後當他在電話明白她的意圖後,聲音瞬間夾雜了一絲難過。

葉雲琛會來,也來的比較快,夏言扶著林旭佳到樓下的時候一看見葉雲琛的車停在路邊,暗自加快了步伐。

「葉大哥,不好意思啊,還要麻煩你特意走一趟。」

「沒事,我先送她回去。」葉雲琛何嘗不知道這是夏言故意為之,只是他沒有打算拆穿的意思,只得順著她的話接了下來,把林旭佳平放在后座,他盯著夏言看了許久,最後他想說的話全都變成了一個苦澀的笑容。

夏言微微一怔,裝作沒有看見般揮手再見後便直接進了小區。

林旭佳暗自微眯著眼睛望著葉雲琛的背影,在這一刻,她竟然忍不住心生嫉妒,或者說在這一瞬間,她對夏言所產生地愧疚已經煙消雲散。她有些憎惡被葉雲琛喜歡的夏言,不,也許從她喜歡上葉雲琛開始,夏言這個人的存在就是她最大的威脅。

直到夏言的身影消失在視線里,葉雲琛才收回視線回到車裡,他幫林旭佳系好安全帶時,明顯的感受到林旭佳的緊張,頓時眉頭忍不住一皺,快速地坐正身體,目光專註地直視前方。

夏言漫不經心地回到公寓,夏思悅莫名其妙地挑釁,林旭佳突如其來的哭訴,還有被她捕捉到的葉雲琛一瞬即逝的傷感。她沒精打採的躺在沙發上,半睜著眼睛掃了眼桌子上沒有收拾的火鍋,地毯上還放著幾瓶沒有動過的酒瓶,頓時嘆了一口氣。

一陣睡意來襲,夏言強打起精神,動作緩慢地揉了揉眼睛才慢條斯理地起身,慢吞吞地收拾東西,聽到外面驟然響起的門鈴,她不禁地擰起眉頭,尋思了片刻,莫不是夏思悅去而復返?

門鈴聲持續響了很久,久得就連夏言就覺得這敲門的人已經失去了耐心,誰知不到半秒,門鈴再次響起,她不得已地打開門,看見一直不停敲門的人居然是陸正霆,就愣住了。

陸正霆不等她說話,輕車熟路地走到客廳,若無其事地掃了眼眼前的狼藉,眉頭頓時輕蹙,挑了一個他認為能坐的地方坐下,微微抬眸,目光直勾勾地落在隨後跟著進來的夏言身上。

「吃火鍋?」

「一個人不能吃火鍋?」

陸正霆睨了眼夏言,桌上的菜幾乎是沒有動過,旁邊卻放了一些酒瓶,他瞅著酒瓶,悠悠地說道,「正好,我餓了。」

夏言想了想,本想吐槽的話留在嘴邊又咽下肚子,沉默地把剛才收拾的東西有一一地擺放整齊,「我已經吃飽了,你餓了,就自己弄著吃吧。」

感受到陸正霆意味不明的視線,夏言尋思片刻,幽幽地道,「你別告訴我,你不會吃火鍋?」

聞言,陸正霆臉色驟然巨變,誰知夏言就像是故意地,故意地不等他說話,快速地補充道,「真不會吃?那我做一樣,你學著做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