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61章 偷聽?

第61章 偷聽? (1/2)

小說名稱《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作者:小璃子  更新時間:2017-12-28 12:13  字數:3512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夏言東翻西找才從沙發的縫隙里找到自己險些遺失的手機,她盯著來電顯示,獨自走到一邊,接起電話,「小佳,你找我什麼事》」

「你不是搬新家了嗎?我今天休假,你把地址發過來,我現在過來找你。」

聞言,夏言愣了一下,視線不由自主地瞟向沙發上正在給小晗切蛋糕的男人,捂著話筒小聲地說道,「今天我有點事,下次吧。」

「不對吧,你今天不是也應該休假啊,你不會金屋藏嬌擔心被我發現吧」

「怎麼可能!」

「好吧,不是就不是吧。」林旭佳握著電話欲言又止,頓了頓,話鋒一轉,「夏言,那天在酒吧,你有沒有出事?」

「……」

「夏言,那天我並不知道會在那裡遇見楊金寬,那天我的心情實在是太差了,才想著去酒吧喝酒,我……」

「你別放在心上,那天晚上我也沒出事,對了,那天晚上你被楊金寬頻到哪裡了?」

「我也不知道,我第二天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酒店裡,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這樣就好。」夏言暗自點了點頭,似乎是感受到陸正霆探究的視線掃了過來,和林旭佳匆匆說了幾句便掛了電話,然而這電話剛掛斷不到一分鐘,就再次響起。

她喜歡席璽,所以手機鈴聲都是席璽的歌。

陸正霆聽後,頓時緊擰著眉,繼續若無其事地切蛋糕。

這次打來電話的人是葉雲琛。自從上次葉雲琛在公司送了一束玫瑰花給自己後,夏言就開始暗暗地和葉雲琛拉開距離,保持在正常的朋友關係上。她隱隱約約地感覺到有些不太對勁兒。

夏言這次是走到陽台才接電話,外面的陽光很強烈,帶著強烈的燒灼感,她一手搭在窗欄上,望著遠處波光粼粼的江面,「葉大哥。」

「夏言,我現在在超市,買了許多你喜歡吃的東西,要是方便,你把地址發過來我正好有時間給你送過來。」

「什麼?」夏言詫異地拔高了音量,好像今天格外的熱鬧,大家都很會找時間。

「你現在不方便嗎?」

夏言撫了撫額頭,陸正霆這麼一個大活人在這裡,要是被別人知道,還不知道會傳出什麼謠言,而且葉雲琛還不知道自己和陸正霆認識,今天她註定要因為陸正霆而說無數個謊話了。

「恩,我現在不在家,所以不太方便。」

「那你什麼時候忙完了告訴我,我再過來吧。」

「葉大哥,不用這麼麻煩……」

「夏言,你不用對我這麼客氣。」葉雲琛站在超市的出口,望著購物車裡的東西,輕柔地說道。

話音一落,夏言瞬間就感覺空氣里變得很是安靜,她沉默無言以對,直到電話那邊傳來一聲幽幽地輕嘆,她望著樓下宛如螻蟻的人群和那川流不息的車輛,忽然生出一種異樣的感覺。

或許是話題忽然變得沉重,讓兩人都陷入了尷尬,葉雲琛似乎察覺到夏言的變化,體貼地註定轉移了話題,叮嚀了幾句便掛了電話。

夏言握著手機在陽台站了許久,她並不是沒有察覺到葉雲琛對自己的感情,但是她控制不了別人的感情,也無法阻止,她曾經有試過用冷淡的態度來面對他,然而後來她發現其實他對每個女生似乎都一樣,這才認為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而此時此刻,夏言無法再當做若無其事,她知道林旭佳一直都很喜歡葉雲琛,也明確地知道自己對葉雲琛的感情只是單純的友情,並未是愛情,她沉思了許久,忽然感到有一絲鬱悶。

夏言幽幽地嘆了一口氣,一轉身就看見陸正霆冷著臉站在窗帘後面,一雙凌厲的視線直勾勾地盯著自己,她差點嚇得靈魂出竅,連忙用手撫摸著小心肝,睜大了眼睛瞪著陸正霆,「你走路都沒有聲音嗎!」

「是你太專註。」

「那你知道我在打電話,為什麼還要站在後面偷聽!」

「偷聽?」陸正霆嗤笑一聲,很不屑地瞥了眼夏言,他會偷聽?他那是在光明正大地聽!

夏言翻了一個白眼,「你不是偷聽,那怎麼不出聲?算了,跟你也說不清楚。」

「誰的電話?

「朋友。」

「男朋友?」

這三個字從陸正霆的嘴裡蹦出來的時候夏言瞬間就感覺到周圍的熱空氣在剎那間就降低變成了冷風,一陣一陣地向她襲來,她下意識地抖了抖肩,「你問這麼多做什麼?外面這麼熱,我要進去了。」

聞言,陸正霆皺了皺眉頭,冷聲道,「我看你是把公司的規章制度忘了。」

「我忘什麼了?你倒是說來聽聽,禁止辦公室戀情?我又沒有和公司的同事談戀愛。」

「追求者也不行。」陸正霆一本正經地說道。

夏言撇了撇嘴,「陸大總裁,根據我的觀察,公司的男員工多過於女員工,這規定你確定你不是在棒打一眾鴛鴦?」

「難道你也是其中一個?」

「當然不是了,實際上,我也不太喜歡辦公司戀情,那感覺很怪異。」夏言皺著眉頭,若無其事地說道,就像以前讀書那會,在班上有男生跟自己表白,她一定會很認真嚴肅的拒絕,就算自己也有好感,她之所以會有這種舉動,都是來自於她內心的排斥,排斥這種製造尷尬的事情的發生。

現在也依然這樣。她不喜歡這種,或許也有其他的原因,比如她極其的注重流言蜚語,雖然她一向我行我素,但是她卻明白有時候不明所以的流言蜚語可以擊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