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56章 禁止戀情

第56章 禁止戀情 (1/2)

小說名稱《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作者:小璃子  更新時間:2017-12-28 12:13  字數:3563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你是不是在正霆家裡!說!」柯雅如倏地站起來,憤怒地一巴掌拍在桌面上。

「沒有。」夏言依舊保持淡定,平靜地回答道。

「沒有?夏言,我還真是小看了你,他從來不會讓女人在家裡過夜,你居然可以!」柯雅如狠狠地盯著夏言,今早她就收到消息陸正霆今天上午不會來公司,她本想著去陸家看一眼,沒想到居然會讓她看見夏言從陸家出來,她當時坐在車裡簡直氣得肺都要炸了,她和陸正霆認識這麼多年,都不敢要求在陸家在過夜,她憑什麼可以?

夏言輕蹙著眉頭,「柯經理,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不知道?」柯雅如冷哼一聲,拿出手機翻到照片,「難道你這是要告訴我,照片里的人不是你?還是說你認為我眼瞎?」

「……柯經理,現在是工作時間,你所問的問題屬於私人問題,我的確有權利選擇不回答,如果你非要這麼咄咄逼人,我也沒有辦法!」

「夏言,夏言,你!」柯雅如頭一次被人無視得這麼徹底,她瞪著夏言的眼神彷彿是要吃人的老虎,她怒視夏言的淡定,突然用力地把桌面上的東西全部掃落在地。

「柯經理……」

「閉嘴,夏言,我警告你,給我離陸正霆遠點。」

聞言,夏言沉默數秒,不點頭也不搖頭。

「你給我聽見沒有!別在打小晗的主意,夏言,別怪我沒有提醒你,正霆這樣的男人逢場作戲是正常不過的事情,而且,你就從來沒有好奇小晗的母親是誰嗎?」柯雅如見夏言的臉色微變,吸了口氣,抬手捋了捋頭髮,若無其事地補充道,「你就沒有發現小晗和我長得很像嗎?」

「……」夏言頓時一愣,腦海里浮現出小晗的樣子,此時柯雅如的話就像是給她來一個重錘,她望著柯雅如,他們之間的確有些相似。

夏言心裡忽然生出一個念頭,這個念頭很可怕,可怕到她不敢相信。

「我言之已盡,夏言,我知道你和你夏家的關係,也知道你現在急需擺脫夏家,如果你還是這麼不知趣地纏著正霆,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夏言此時的態度對她來說宛如打了一個勝仗,她就不信夏言會不介意自己是小晗的母親。

一向伶牙俐齒的人就像是突然失了聲,夏言瞥了眼睥睨著她的柯雅如,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柯經理,要是沒事我就先出去了。」

見狀,柯雅如有些不可置信地望著夏言的背影,難道夏言沒有受到影響?以她一個女人的角度,她明明就感受到夏言對陸正霆的感情絕不是表面上的那麼簡單。

她坐在辦公室里,望著外面的艷陽,炙熱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照進來,她微眯著眼睛,手裡握著電話,深思片刻,找出一個電話,撥了過去。

夏言一回來,李茹就湊了過來,小聲地問道,「怎麼了?她又為難你了?」

「沒有。」

李茹托著腮,若有所思地望著夏言,「嘁,夏言,你不對勁兒,你今天去了她辦公室回來怎麼就有點怪怪的?不過,我實在是沒有搞明白,柯經理雖然會刁難公司所有的女人,但是她不會針對,唯獨對你,好像格外的注意你的動向。」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真奇怪,哎,對了,剛才有人給你送花了,你還沒有看見吧?」李茹擠了擠眼,笑著說道。

聞言,夏言才偏頭注意到桌面上擺放的一束玫瑰花,她抽出夾在花中的紙條,落款的人竟然是葉大哥,夏言這心裡咯噔一下,看見李茹八卦的樣子,快速地把紙條放進抽屜里。

「工作。」

「別著急啊,說說是誰送的唄?」

「朋友。」

「男朋友?」李茹掩嘴笑道。

夏言搖了搖頭,並不想繼續和李茹糾纏在這個話題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她運氣不太好,極少數會來巡視工作的陸正霆剛好走到他們這裡就聽見這句話。

陸正霆笑似非笑地睨了眼夏言,一言未發地從他們身邊經過,柯雅如是後來知道才立馬下來的,她走到陸正霆面前,冷眸掃了眼夏言,「陸總。」

夏言和李茹連忙起身齊刷刷地沖著陸正霆喊道,「陸總。」

見狀,陸正霆嚴肅地點了點頭,漫不經心地在這裡溜達了一圈,睨了眼夏言桌子上放著的一束玫瑰花,微眯著眼睛,沉聲道,「誰把花放這裡了?」

「陸總,是……」

「你難道不知道公司禁止辦公室戀情?」

站在陸正霆身後的一眾人頓時面如便秘,公司什麼時候有這條規定了?為什麼他們都不知道。

夏言愣了一下,她還有一個問題想要問,結果陸正霆直接嫌棄地瞟了眼,冷著臉離開了他們這層樓。

李茹摸了一把額頭上的虛汗,「我在這裡工作了快三年,今天還是我第一次看見陸總親自下來巡視工作,也是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看見陸總,他,真的是很有魅力。」

聞言,夏言回過神,敲了敲桌子,「注意一點,你是有男朋友的人,我怎麼覺得他和別的男人都一樣,反正男人該有的東西他都有,哪有什麼好稀奇的。」

「夏言,你這話說的,一看你就沒有接觸很多男人,這世界上男人很多,但是像陸總這樣的男人真的很少。」

夏言撇了撇嘴,不可置信地看了眼陷入陸正霆的毒藥里的李茹。

「對了,夏言,你說陸總那句公司禁止辦公室戀情是說給誰聽的?」

「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他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