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54章 自身難保

第54章 自身難保 (1/2)

小說名稱《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作者:小璃子  更新時間:2017-12-28 12:13  字數:3610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寧南攤開雙手打發走面前的美女,端起酒杯笑了笑,「對了,大哥,嫂子呢?」

「我在和你說爺爺大壽的事情,你別跟我扯其他事。」寧東看著自己這個弟弟,從小要的就和別人不一樣,也從小就和爺爺不對盤,本以為長大懂事就會好一點,誰知是更加的變本加厲,居然走上了演藝圈。

「大哥,這裡魚龍混雜,嫂子該不會出事吧?」

「少擔心你嫂子,她那身手對付一般人小意思。」寧東這說起自己老婆,感覺雙眼都在放光芒,特別的自豪。

「秀恩愛是不?欺負我孤家寡人是不?」

「你也老大不小了,遇見合適的人……」

「大哥,你夠了,什麼時候還關心起你弟弟的終身大事了?我還沒有瀟洒夠,這個不著急。」

寧東看著寧南,從小就不安分的人長大也不見得會有多安分,他不惹事都算是給家裡剩了心。想罷,寧東也就不再說這些事。

「楊金寬不是老實了幾年,這幾年乖乖地做起了生意,怎麼暗地裡還是干著強搶良家婦女的事?」徐曉推開門,邊走邊說,後又想了想,「寧南,你認識楊金寬這個人嗎?」

認識,何止認識,他以前還肖想過自己。寧南抿了抿酒杯,「嫂子,這就是你去了這麼久才回來的原因嗎?」

「恩,看了一會兒好戲,只是我沒想到還真的會有這麼傻的女人。」徐曉笑了笑。

「怎麼說?說來聽聽,正好無聊。」

徐曉大致把自己看見的經過說了一遍,寧南越聽越不對勁,暗自琢磨了一會兒,若無其事地望著徐曉問道,「大嫂,你有聽見那女孩的名字嗎?」

「你這小子,怎麼這麼關心那個女人的事?」寧東一腳踹過去,聲音洪亮地說道。

「大哥,我可是你的親弟弟,下手這麼重!」

徐曉瞥了眼寧南,想了想,「如果我沒聽錯,她好像是叫夏言。」

「什麼!?」寧南顧不得寧東踹過來那一腳,倏地站起來,盯著徐曉,「大嫂,你沒聽錯吧?」

徐曉睨了寧南一眼,坐在她旁邊的寧東瞬間就不高興了,抬起一腳又踹了過去,「你大嫂的話還敢質疑!」

「……」他明明記得以前大哥很疼自己,結果娶了嫂子,自己這地位一落千丈。

寧南想起正事,不敢有耽擱,連忙給陸正霆打電話,讓他趕緊來ms酒吧。旁邊兩個人不明所以地看了眼寧南,徐曉問道,「小霆?」

聞言,寧南差點沒被嚇到。小霆?真是個可愛的稱呼。

「大嫂,這個夏言是陸正霆的女朋友,你知道她被帶到了哪個包廂了嗎?」

「小霆有女朋友?怎麼他都沒告訴我?」徐曉狐疑地望著寧南,幽幽地說道。

「大嫂,這個還是等著他來了給你解釋,我就是個打醬油的。」

徐曉直勾勾地盯著寧南看了好一陣,感受到寧東強烈不滿的視線才淡定地收回視線,「我知道她在那裡,跟我來。」

******

夏言來酒吧之前是穿著睡衣,當時出來的著急,就穿了裙子,現在倒是方便了楊金寬,她的衣服已經在和楊金寬的追逐戰里被撕扯壞了,她望著楊金寬氣勢上明顯已經矮了一截。

「夏言,你今晚跑不掉了,你也別指望有人能來救你,就算是陸正霆來了,他也只會看見你在我身下的樣子是多麼的迷人……」

「滾!」

「我會好好疼你的。」

楊金寬不再和夏言玩你追我趕的遊戲,而是快速地抓住夏言的手,搶走她手中的刀,用力地把她甩在那張紅艷的床上,隨即倏地欺身壓下,居高臨下地盯著夏言,粗糙的手指捏著她的下頜,逼著她看自己。

「楊金寬,陸正霆絕對不會放過你。」

「還是讓我們好好的享受。」

夏言的雙手被手銬拷住,又被舉到了頭頂,雙腿也被他狠狠地壓在身下,不管她怎麼掙扎,楊金寬都沒有放開她,他舉起一隻手輕輕地拂過她的頸項,低頭一口熱氣吹過她的耳際,夏言難受地閉上眼睛,那股夾雜著煙味兒的氣息讓她噁心。

「嘶……」

是衣服被撕裂的聲音,這聲音就像是催命符,夏言背脊傳來陣陣涼意,全身上下的神經沒有一處不是緊繃的。

「就是這種表情,我就喜歡看你露出這種表情。」楊金寬坐在夏言身上,笑眯了眼睛。

「嘭!」

包廂的門被人一腳踹開,楊金寬猛地轉身向後望,只見兩男一女站在門口,表情肅殺,他愣了一下,連忙吼道,「人呢?人都給我死哪去了?」

寧南一眼就看見被綁在床上的夏言,心裡咯噔一下,小祖宗,你可千萬別出事,要不然陸正霆一定會殺了自己。

「楊金寬,幾年不見,你怎麼還是喜歡玩這些?」徐曉雙手環在胸前,定定地望著床上還沒有回過神的男人,她瞟了眼床上的夏言,頓時輕鬆了一口氣。

「你是誰?敢壞了我的好事?」楊金寬眯著眼睛,沖著門口的人說道。

徐曉翻了一個白眼,伸手啪的一下把房間里的燈打開,「看清楚你姑奶奶是誰!」

「徐,徐,徐小姐?」

「很好,還記得你姑奶奶。」徐曉邪笑地走到楊金寬跟前,淡淡地說道,「敢動我弟妹?活膩了?」

「這,夏言什麼成了你的弟妹?」

「這是你該知道的事?」徐曉一把推開楊金寬,扯過輕紗遮住夏言裸露在外的身體,瞥見她手上的手銬,頓時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