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48章 來我懷裡

第48章 來我懷裡 (1/2)

小說名稱《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作者:小璃子  更新時間:2017-12-28 12:13  字數:3470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陸正霆即將消失的耐心,夏言即將敗下陣的堅持,最後磨不過出現在校門口來來往往忍不住打望的人群。夏言陰沉著臉坐進車裡,卻暗自和陸正霆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她的坐姿極為的端正,提包平放在大腿上,雙手交叉地放在提包的上面,視線專註地望著窗外一閃而過的風景和建築。

偏偏就是不願意去看陸正霆。

離江大的路越走越遠,夏言知道這條路的最終目的,是陸宅。

陸正霆盯著面無表情的夏言,心底突然生出一絲心疼,他伸手放在夏言的肩上,卻見她倏地一下抖動肩膀,向旁邊挪動了一下。

「陸總,有事說事,別動手動腳。」

「……」陸正霆臉一黑,他不過是想安慰她,卻被她當做是揩油嗎?

作為車廂里開車的司機,在感受到陸正霆陰鬱的心情時,是連大氣都不敢出,下意識地提高了車速,他現在只想快點把這一對鬧彆扭的情侶送到目的地。

陸宅。

夏言坐在車裡死活不肯下車,陸正霆迫不得已地再次用扛肩的方式將她扛了進去,偌大的別墅里除了他們兩個人就沒有其他人的存在。夏言憤恨地將雙手握成拳頭用力地砸在陸正霆的後背上,雙腿用力地撲騰,突然一下,夏言愣住,手腳都停止了掙扎。

他怎麼敢!怎麼能!

陸正霆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見她總算是安靜下來,他才將她平穩地放在地上。

「混蛋!」

陸正霆不可置否,忽然傾身,「你當時為什麼不找我?」

「找你?」這兩個字從夏言的嘴裡蹦了出來,她勾唇笑了笑,「找你做什麼?」

「為什麼不找我?」陸正霆見她弔兒郎當的樣子,氣就不打一處來,他俯身靠近,夏言依舊紋絲不動抱著原有的姿勢,面無表情地盯著他。頓了頓,他那骨節分明的手指突然伸向夏言的頸項,又道,「你不找我是因為有人陪你?」

聞言,夏言皺了皺眉頭,頭一偏,冷笑道,「陸總說的是我媽媽的那件事吧?陸總問我為什麼不找你?可是我想不出找你的理由?不如你說一個給我聽?」

仿若瞬間,陸正霆因為夏言的話臉色驟變,眼中泛起的柔情此時此刻只剩下凌厲。他視線陰鷙就像是一把鋒利的利劍,能在片刻間奪人性命似的,夏言不由得微微一顫,陸正霆放在她頸項的手緩慢地挪到她的下頜。

他第一次心繫一個女人,第一次放下身段來關心一個女人,卻不想被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如此對待。他的心中豈能不窩火?

「再說一遍。」

「不管說幾遍我都可以,不過我很好奇,陸總你和女朋友在一起的時候竟然還能分心來關心別的女人的事情?不擔心你的女朋友吃醋?還是她已經大方到可以和其他女人共享一個男人?」

「夏言,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陸正霆冷聲道。

夏言訕訕一笑,「我當然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在看見新聞的那一瞬間,她才明白自己當時給陸正霆打電話的舉動有多麼的愚蠢,當陸正霆和女朋友在國外度假的時候,她在做什麼呢?哦,她在忙著處理母親的後事,當她聽見電話里傳來冷冰的聲音,她在做什麼呢?她在自我安慰。

她忽然就想起了以前陸正霆問她關於情愛的事,當時不過是表錯情,她竟然誤認為陸正霆是對自己說的,那心底的雀躍現在看來也不過是一擊即散。

她好像明白自己的心意,卻又開始刻意地忽視那種感覺。

在蕭蘭芝追悼會結束地第二天,各大報刊突然就曝出陸正霆和密戀多年的女友出現在美國,有照片為證,有兩人一前一後跟隨為證。撰稿人描述的內容多有甜蜜,照片里他們就有多幸福。夏言就是在那一瞬間明確了自己的地位,以及否決了曾經為陸正霆悸動的感覺。

「陸總,我只不過是個很普通的人,玩不起你們所謂的愛情遊戲。」

「你這是在告訴我,你喜歡我?」陸正霆淡淡地說道,盯著夏言目不轉睛,頓了頓,他似乎想到了什麼,試探性地問道,「你給我打過電話。」

夏言臉色微變,陸正霆就知道自己這是說對了,然而自己並沒有接到夏言打過來的電話,並且手機通訊里也沒有任何和她有關的信息,莫非他的手機被人動了手腳?

「沒有。」夏言反應過來一口否決,既然一直都不知道,那現在也不需要再知道。

「實際上,那幾天我是去美國出差,你的電話我並沒有收到。」陸正霆認真地盯著夏言,話音一落,他微微一怔,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給夏言解釋,只知道這是他心中最想說的話,瞥見夏言緊皺的眉頭和並未完全相信自己的神情,他有些頭疼,當時曝出有關他在美國會女友的事情時,他正在處理項目的事,加上那傳聞中的女人實際上是他的母親,他便就隨著這些人去了。

跟他相關的緋聞,除了和夏言那次他有插手管過,其餘從來都是置之不理。

夏言不點頭不搖頭,沒有任何的表情,「哦,我知道了。」

她不會問,所以陸正霆說什麼就是什麼。

兩人站在客廳里對峙了半天,夏言倔強又愛鑽牛角尖的性格讓他很頭疼。

「小晗呢?」夏言有意轉移話題,今天的別墅真的安靜地讓她有種不安的情緒。

「學校組織了夏令營,小晗跟著去了。」

夏言哦了一聲,「那這段時間我可以不用來這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