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47章 回來

第47章 回來 (1/2)

小說名稱《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作者:小璃子  更新時間:2017-12-28 12:13  字數:3476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柯雅如按照老規矩給陸正霆訂的是總統套房,此時她坐在客廳里的沙發上,她的左手邊是周秘書,右手邊是這次參與會議的幾個公司高層。她微微抬眸望了眼站在落地窗面前的陸正霆,似乎從他的背影里看出一種與往日所不相同的感覺,比如思念……

陸正霆身形筆直地站著,殊不知此時的自己裝飾了別人的夢,窗外的天色已經漸漸地暗了下來,天邊好似燃燒的雲層發著層層霞光,映紅了整片天空。他抬手看了眼時間,夏言

現在已經在睡覺。想罷,剛萌生出來的想法瞬間又被扼殺在搖籃中。

「資料都收集好了?」

「陸總,還在準備最後一份資料。」

「恩,對於歐洲市場,你們還有什麼想法?」

聞言,在座的人搖了搖頭,對於這次陸氏將打入歐洲市場的事情是胸有成足。

陸正霆點了點頭,沉思片刻,這才遣散了他們,最後睨了眼遲遲不願走的柯雅如,淡淡地問道,「還有事?」

「正霆,所有的事情都準備妥當,現在時間還早,要不要去樓下喝一杯?」

陸正霆想了想,並沒有拒絕。

******

江城,夏家。

蕭蘭芝的死亡對夏家來說是遲早的事情,而對其他的人來說卻是突然的事。夏家為蕭蘭芝開了追悼會,夏言和夏思悅穿戴著孝服在門口迎接每一位當場的人,縱然是到了現在,夏言依舊不願意相信眼前的事實,但是看見每個人臉上所表現的沉重,她就覺得自己難以呼吸。

夏言不再流淚,因為最愛她的人已經不在了。甚至於到最後,她已經開始變得麻木,就像是一個木偶人站在門口,沉默地迎接每一個人。

葉雲琛一下飛機就直接打車來到夏家,他穿著一身黑色西裝手裡提著行李箱站在夏家院子外的樹下,目不轉睛地盯著夏言消瘦的身影在不斷的向別人鞠躬。他提著行李大步地走到夏言跟前,在她準備鞠躬的時候放下手中的行李伸手牽住她的手。

「葉大哥?」夏言獃滯地抬起頭,頂著一雙紅腫的眼睛盯著葉雲琛。

「夏言,你還好嗎?」

「葉大哥,你不是要晚幾天才回來嗎?」夏言只覺得自己的嘴在一張一合,卻好似不知道自己此時在說什麼。

見狀,葉雲琛忍不住將她輕輕地攬入懷中,厚實的手掌輕柔地撫摸著她的後背,輕聲低語,「言言,我會一直在你身邊陪著你。」

夏言埋頭在他懷中,像是斷線的木偶動作僵硬地點了點頭,從他懷中探出腦袋,不哭不笑地抬手指了指,「你先進去吧。」

來參加追悼會的人都是平日里和夏家有生意上往來的人,林旭佳來的有些晚,看見夏言現在的模樣,除了無聲地陪伴和沉默,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

直到楊金寬的到來。夏思悅在看見楊金寬的時候早就已經先一步離開,留下夏言一個人面對。

夏言現在好像無所畏懼,好像刀槍不入,她在看見楊金寬的第一眼並沒有膽怯,反而淡然而鎮定,楊金寬摸著戴在手上的珠子走到夏言面前,伸手剛準備觸碰夏言就被她一下閃開。

「你這模樣真是我覺得好心疼。」

「楊總,請你自重!」

「自重?哈哈哈……」楊金寬好笑地望著面無表情的夏言,頓了頓,又道,「今天是最後的期限,我來的目的你應該很清楚。」

夏言定定地望著楊金寬,夏明輝在知道外面動靜的第一瞬間就立馬出來,此時看著夏言和楊金寬爭鋒相對,他心裡頓時一顫,現在的夏家和以前的夏家相比早就不再輝煌,或者說他夏明輝要是這次不把楊金寬的事情處理好,夏家是生存還是毀滅,那就只會是後者。

夏明輝攔下夏言,搓著手走到楊金寬和面前,不知道他和楊金寬說了什麼,夏言也不想知道,隨即便轉身離開,葉雲琛站在人群中看著夏言的身影,連忙鬆開林旭佳挽著自己的手,直徑朝夏言走去。

見狀,林旭佳對夏言才升起的心疼彷彿是這一瞬間就被打破,反而油然而生出憎恨,只要夏言在,葉雲琛的視線里永遠就不會有自己的位置,或者說只要夏言在,他的心中就不會有自己的位置。

追悼會只維持了兩天。葉雲琛就這樣靜靜地陪在夏言兩天。這幾天夏言是搬回夏家住,她躺在床上,雙目無神,神情呆愣,眼睛裡充斥著血絲,她眨了一下眼睛,聽到門外響起的敲門聲,是傭人的聲音。

是夏明輝叫她去書房。夏言本想拒絕,卻想到母親留下的遺囑事情,還是強撐著精神去書房。

書房內,夏言在書桌前站了好一會兒,一直不見夏明輝開口說話,最後倒是她有些沉不住氣問道,「父親,你讓我來書房是做什麼?」

「言言,蘭芝留給你的東西,你能不能退一步,分一半給悅悅,你也知道悅悅這孩子,有點倔強。」

「父親,在這件事情上我依舊很堅決,你讓我退一步?為何不讓她退一步?她倔強我是不是就一定要遷就她?」夏言言辭激動地說道,不等夏明輝說話,她又道,「我媽才離開,我並不希望因為這件事的處理不當讓我媽覺得不開心。」

聞言,夏明輝臉色有些難看,夏言雖然不是他親生,但是也算是從小看著長大的,他還從來沒有看見過夏言這幅咄咄逼人的樣子,頓時有些吃驚,更讓他心驚的是夏言身上有許光的影子。他斂了眼,沉重地說道,「言言,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