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45章 遺物

第45章 遺物 (1/2)

小說名稱《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作者:小璃子  更新時間:2017-12-28 12:13  字數:3502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市醫院。

陸正霆跟著夏言一起來到醫院,剛走病房門外就聽見裡面傳來爭吵聲,夏思悅的聲音無比的洪亮,帶著憤憤不平,另一邊是夏明輝平靜的聲音,蕭蘭芝似乎並沒有說什麼,夏言在門口站了好一會兒,冷著臉直接推開房門,出現在眾人視線中。

「這麼熱鬧?」夏言面無表情地盯著夏思悅,瞥見她臉上閃過的得意,似乎這次她是胸有成足。

「你來的正好……」夏思悅出聲道,看見夏明輝坐在旁邊沙發上一語不發,知道父親肯定是站在自己這邊的,就不由得顯得有些得意。

夏言伸手一攔,「我這叫來得正好嗎?難道不是你故意來醫院鬧,我會以這種方式出現在這裡?」

「隨你怎麼說,總之我就是要確定一件事,那就是媽留給你的東西我必須得到一半。」

「不行。」蕭蘭芝躺在病床上,這些天雖然她的病情在表面上看似好轉,實際上,只有她自己知道身體早就已經一天不如一天,現在自己還沒有死,就看見夏思悅對夏言的東西如此重視,心中頓時升起一絲不滿。

「蘭芝,你別生氣,這悅悅也是你的孩子,你只把東西留給言言,悅悅心有不滿也是情有可原,看著現在鬧成這樣,我身為父親確實也有責任。」夏明輝嚴肅卻又溫柔的盯著蕭蘭芝淡淡地說道,看著她日漸消瘦地面孔,他心裡也難免有些惆悵,想當初他對蕭蘭芝是一見鍾情,中意的就是她身上那股出淤泥而不染的氣質,畢竟是自己愛過的女人,此時見她如此,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明輝,你也知道言言的父親走的早,這些東西畢竟都是他留給言言唯一的東西,所以在這上面我是不會讓步的。」蕭蘭芝幽幽地說道。

「那不如這樣吧,你就讓悅悅去看一眼那些東西……」

「我不同意。」夏言想也不想地直接拒絕,她父親的東西憑什麼要給夏思悅看?

「言言。」

「父親,你不用再多說,我是不會同意的。」

夏明輝第一次看見夏言如此堅決的態度,也是第一次在她身上看見了她父親的身影,想起以前他和許光的兄弟情,想起以前如果不是許光先自己一步表白蕭蘭芝,或許就不會發生後面的事情。

見狀,夏明輝深知自己現在還不到和夏言撕破臉的時候,餘光瞥見蕭蘭芝凝重的表情,壓住心裡的驚慌,他現在也特別想知道許光給夏言留下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會不會和當年的事情有關?

想罷,他頓了頓,將想要說話的夏思悅拉住,望著夏言笑道,「言言,蘭芝現在的身體不太好,我看著監視我們暫時先這樣,過些時候再說。」

聞言,蕭蘭芝有些不可理解地望著夏明輝,她現在正是清醒的時候不處理,到時候要是想要處理就會顯得很麻煩。

陸正霆一直在樓梯間接電話,對於病房裡發生的事情並不是很清楚,等他結束電話來病房的時候,夏明輝已經帶著夏思悅離開了病房,留下慍怒的夏言獃獃地坐在沙發上,蕭蘭芝則不知道在想什麼,很出神。

陸正霆突然坐在夏言的身邊,旁邊沙發的位置瞬間就凹了一塊,夏言回過神瞟了眼進來的陸正霆,眨了一下眼睛,「你不是有事要處理嗎?」

「處理完了。」

「這麼快?」

「你以為需要多久?」陸正霆好笑地看著夏言,似乎在思考她的話。

夏言搖了搖頭,瞄了眼此時正盯著他們看得蕭蘭芝,知道母親眼中的含義,她頓感壓力,默默地低下頭,沉默了許久。

蕭蘭芝想了想,看了眼夏言,「言言,我有些餓了,你去樓下幫我買點粥上來吧。」

「好吧。」夏言不做其他的想法,倏地起身,見陸正霆依舊紋絲不動,她抬起手捅了捅他的肩膀,背對著蕭蘭芝,動了動嘴,比劃著唇語,「你不跟我一起去?」

「言言,讓陸先生陪我說說話。」

夏言疑惑地看著蕭蘭芝,媽什麼時候和陸正霆熟稔到可以兩人單獨聊天說話了?她怎麼不知道?疑惑歸疑惑,她還是收回視線,慢吞吞地走出病房。

病房裡,陸正霆背靠在沙發上,雙手交叉地環在胸前,意味深長地望著蕭蘭芝,「伯母,你還記得當年伯父出事前發生的事情嗎?」

面對他突然提起的話題,還是關於十多年前,蕭蘭芝頓時升起防備,「你突然說起這事到底有什麼目的?」

「你不用緊張,我沒有別的目的,只是想要弄清楚十多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且根據我的調查,當年發生的事並不是意外。」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很明確,很簡單,十多年前發生的事很有可能是人為。」陸正霆認真地望著蕭蘭芝說道,當年許光的事情或許會是這件事的一個突破點。

「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你的話不是假的?」蕭蘭芝震驚地望著陸正霆,這是一件發生在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當時所有的人都說是意外,誰知到了今天突然有個人給她說不是意外,她無法用語言來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

「我有證據,不過可能會在伯父留給夏言的遺物里。」

「陸正霆,你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是說我爸的死不是意外,而是人為?」夏言一把推開病房門,倏地出現在兩人面前,臉上的表情除了震驚就是憤怒,儘管當時她的年齡很小,很多的事情都記得不太清晰,但是她卻深深的記得但是趴在父親身上哭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