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第44章 不走河邊

第44章 不走河邊 (1/2)

小說名稱《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作者:小璃子  更新時間:2017-12-28 12:13  字數:3632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最新章節!

「夏言。」

「到。」

「……」

夏言瞥見陸正霆似笑非笑地望著外面,頓感懊惱,剛才他喊自己的名字,自己一時嘴快,脫口而出地如老師點名似的的答道,很丟臉。她不會承認是因為陸正霆的側顏實在是太誘惑了,她那一小丟丟的抵抗力已經失了功效。陸正霆偶爾滾動的喉結,臉廓的分明,高挺的鼻子,性感的嘴唇,還有他那雙宛如星辰的眼眸,清冽而璀璨……

夏言情不自禁地咽了一下口水,趁著陸正霆沒有發現之前連忙收回自己的視線,裝作若無其事地望著窗外。

「如果一件事希望很小,你會不會繼續做下去?」

「那得看什麼事。」

「恩?」

「如果我明知那件事不管我怎麼都不會有任何的結果,那我肯定從一開始就不會去做。」夏言淡淡地說道,曾經有一些人也問過她類似的問題,在聽完她的回答後,又有許多的人不認可。對此,夏言從來都是一笑而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和處事的方法,她不願意將一些時間花在根本就沒有結果的事情上。

陸正霆抿了抿唇,不可置否。

「比如讓你愛我?」

聞言,夏言心裡一驚,暗暗壓住異常跳動的心臟,訕笑望著陸正霆,「陸正霆,你可真會開玩笑。」

「是嗎?」陸正霆轉身睨了眼企圖轉移話題的夏言,輕聲反問。

「是啊,陸總你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愛慕你的女人猶如滔滔黃河,奔流不息,我呢,就沒必要參與了吧,再說,我不會游泳,不敢下河。」夏言摸著鼻子笑道,今晚的問題真夠犀利,也真夠無聊,難為她姨媽關照期間,路正霆還挑這麼意味深長的問題。

陸正霆勾了勾唇,眨了一下眼睛,「不會游泳,我可以救你。」

「你可別說笑了,我一般不走河邊。」夏言扯了扯肩上的小毛毯,翻了一個白眼,腦子裡突然閃出一句話,愛我你怕了嗎?想罷,她默默地心中念叨,怕。

陸正霆微微一笑,突然俯身在她耳邊,緩慢地吐出兩個字,「別怕。」

「啊……」夏言頓時向後一退,意味不明地盯著陸正霆,今晚他這是抽風了?跟自己討論情愛的問題。

「偏偏,我喜歡挑戰。」陸正霆留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話便朝著大床走去,留下夏言獨自愣在原地,喜歡挑戰,喜歡挑戰,喜歡挑戰……

四個字重複地在夏言的腦海里出現,她打了一個冷顫,心受了點驚嚇。

她慢了一步走到床邊,知道這是在陸宅,她也算是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房間,想了想,沒有一絲猶豫地準備離開陸正霆的房間,卻不想,躺在床上的陸正霆突然起身抓住她的手,用力地把她往床上扯。

「陸,陸……」夏言猝不及防地倒在他的懷裡,剛一掙扎,陸正霆的手臂倏地地將自己圈住,她埋頭於他的臂彎里,瞬間覺得喘氣有些困難。

「別動,讓我抱一會兒。」

夏言很想很想吐槽,不要用抱一會兒的理由來趁機揩油!

「熱!」熱的發慌!

聞言,陸正霆依舊沒有放開夏言的打算,反而還將下頜抵在她的頭頂上,「別動。」

不動?她熱的要死,還不準動!

她還就是偏要動!

夏言扭來扭去,忽然感受到自己的大腿好像被什麼東西抵著,怪難受的,皺著眉頭,剛準備伸手去摸一下到底是什麼東西,卻不想陸正霆的動作比她還快,直接抓住她的手束在背後。

「你做什麼?」

「你別動。」陸正霆那宛如小提琴低沉而帶著絲絲的沙啞的聲音緩緩地在夏言耳邊響起,帶著些許的警告,語氣里又夾雜著凌厲。

「我難受,我為什麼不動?」

「你一動,我就難受。」

「你難受怪我嘍?」夏言白了一眼,幽幽地說道。

「夏言。」

聞聲,夏言的心臟快速地砰砰地跳了幾下,為什麼要在她的耳邊用這麼性感的聲音來喊她的名字?天知道她是個聲控!心裡被撩起層層漣漪,她突然打了一個嗝兒,臉色頓時漲紅。

趴在陸正霆的胸口,聽著他強有力的心跳聲,還有他發出低低笑聲時通過胸膛傳到她耳里的那令人心醉的感覺。夏言默默地甩了甩頭,想也不想地彎曲膝蓋,不管後果直接朝著路整體的下腹一頂!

陸正霆沒有想到夏言會有這個動作,更沒想到她居然敢這麼做!

「對不起,對不起,你沒事吧?」夏言從陸正霆懷中躥了出來,站在床邊,看著陸正霆臉色難看地捂著下腹,她現在可以落荒而逃嗎?

「夏言!」陸正霆咬牙切齒地喊出罪魁禍首的名字,凜冽地盯著夏言,他現在簡直就想想把她吊起來打一頓。這個地方是能亂踢的嗎!

這一腳一感受就知道夏言沒輕沒重。尤其還是在他有感覺的時候來這一下,是想要讓他斷子絕孫?

「聽到了聽到了,你很難受?要不我把醫生叫來?」夏言看著他鐵青的臉和冒著汗珠的額頭,連忙著急地說道。

叫醫生?叫醫生來見他老闆這麼丟臉的一面?

陸正霆的戾氣更重,夏言就更著急,她一著急,這好不容易有所緩解的痛經也傳來隱隱陣痛。

「那你要怎麼樣?」

「你給我安靜一會兒。」

「好。」

一人站,一人躺。兩人乾瞪眼。

陸正霆擰了一下眉頭,陰沉地睨了眼夏言,「過來。」

「你要做什麼?」

「我